@ 2015.10.06 , 16:00
52

禁止吃袋鼠其实是感情用事

[-]
吃袋鼠是可持续的。

自1984年以来,在澳大利亚政府批准的管理计划下,澳洲大片地区都在为肉和皮毛采收四个袋鼠物种——红大袋鼠、东部灰大袋鼠、西部灰袋鼠和岩大袋鼠。反对这种采收的批评人士们声称这是不可持续的,并会置袋鼠于危险中。

批评家们可能正赢得这场辩论。他们的最新胜利是通过一系列游说和社交媒体运动说服加州恢复对进口袋鼠产品的禁令

但证据表明这项禁令是没有道理的。

[-]

袋鼠采收是可持续的

事实上,澳大利亚的袋鼠产业是世界上管理得最好的野生动物采收之一,这有三个理由:

首先,它基于对袋鼠生态的健全了解,特别是其种群在澳大利亚多变气候下的波动方式。采收受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领导的研究监管,他们开发了袋鼠种群动态的鲁棒模型,并用来模拟采收对丰度的长期影响,许多研究已经扩展了这方面的知识并测量了收割的影响。

其次,采收策略适应变化中的环境并对不确定因素有鲁棒性。许多对野生种群的采收都使用固定配额,这意味着如果种群数量下降,采收的相对影响就会增加,可能会迅速把丰度推低至危险水平。

相比之下,袋鼠配额每年都调整以代表种群规模的固定比例(10-20%),如果丰度下降,采收配额也就减少。

[-]

还有别的内置保障措施:国家公园等避难所作为禁捕区;在远离道路或处理厂的地区采收率远低于配额;作为监管机构的政府保护部门的首要目标是维持种群存活,而不是支持一个行业;如果种群数量降至预定阈值以下,采收就会终止;而且种群数量估计是保守的。

第三,采收物种的种群规模受到监控。通常,野生动物采收项目使用采收统计本身来间接推断种群规模的变化,但袋鼠种群规模是使用独立于采收的可靠调查方法直接确定的。

这使我们能够测试采收种群是否处于长期下降。它们没有。采收的物种仍保持丰富和广泛。虽然数字有时戏剧性地波动,但这主要是由于干旱对生存的影响。种群规模和物种采收配额的数据是公开访问的。

[-]
澳大利亚南部红袋鼠的种群、采收和配额。南澳大利亚政府

袋鼠采收与生物多样性保护

确实,一些袋鼠面临着风险,但它们都不是商业采收的物种。

欧洲殖民时期澳大利亚有袋鼠及其同类动物(袋鼠科和鼠袋鼠科)共58个物种,其中8个现已灭绝,另外14个面临灭绝威胁。这些物种的损失是一个灭绝浪潮的一部分,其间澳大利亚的独特哺乳动物群中至少有29个物种永远消失了。

虽然这是一个可怕的问题,但开采并没有导致这些损失,而现在受威胁的物种也没有在被收割,它们是因为被入侵的狐狸和猫捕食而减少的中小型动物,而在某些情况下,则是因为栖息地退化。

在袋鼠采收可持续性上的不断争论是误导和不了解状况的,干扰了阻止更多此类物种灭绝并帮助幸存者恢复的真正紧迫的任务。

更糟糕的是,如果这些批评人士成功终止了袋鼠采收,濒危物种的栖息地质量会进一步下降。

[-]
[-]
袋鼠(上)和袋鼠制品(下)

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的大袋鼠数量自从欧洲殖民以来已经增长,其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澳洲野狗被抑制,它是强大的袋鼠猎人。为牲畜提供水和牧场空地也使栖息地更适合这些大袋鼠。

在许多地区,袋鼠导致的过度放牧现在已经降低了其它物种的栖息地质量。高丰度的袋鼠减少了植被覆盖,使本土小动物更容易受狐狸和猫捕食;稀有物种更难生存。

澳大利亚面临着生物多样性危机。除非增加公众对保护的支持并改善保护管理,更多本土物种有可能会灭绝,而这应该通过良好的科学而不是感情用事的运动来达到。

我们欢迎商业袋鼠采收的反对者们对澳大利亚野生动物表达的关注,然而,这既错位又误导。如果这种关注是导向澳大利亚许多真正陷入困境的物种,生物多样性保护将会更好。

本文译自 The 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9)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2954841

    狗狗惊恐的眼神

  2. 2952202

    超级难吃,干嚼没盐的腊肉的赶脚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