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6 , 17:00
72

为让孩子不打疫苗,家长们考虑发明新宗教

[-]

医务人员绝大多数同意给孩子接种,认为这绝对是一件好事,为自己孩子的健康也为别人的孩子的健康。

在这个科学思想的支持下,佛蒙特州今年早些时候通过一项法律,防止父母因为“理念上反对”而不给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但法律存在一个漏洞,父母仍然可以根据宗教信仰,拒绝接种疫苗。

地方新闻台WCAX报道,一些佛蒙特州的父母都为了不给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正在互相交流寻找办法。

美联社采访了一对夫妇Shawn Venner 和 Aedan Scribner,他们正在考虑采取进一步措施,发明新的宗教来保护他们不给孩子打疫苗的权力。

Scribner说:“我在这里长大的(Cabo),我希望我的女儿可以跟我小时候上同一所学校,可是如果让她进那所学校,我将不得不改变宗教信仰。”

这对夫妻说,他们不反对他们的女儿需要打的所有的疫苗,但强烈要求进行选择。Venner说,他们和朋友们正在讨论建立一个新的宗教,这可以让他们有选择打疫苗的权力。

佛蒙特疫苗联盟提倡父母以哲学,宗教和健康理由拒绝打疫苗。该联盟的领导Jennifer Stella,上个月在写信给州议员时写到,不想喝有毒的水人不是要抵制喝水,就像那些坚持选择透明,安全的疫苗的人并不是要抵制疫苗。当一个政府机构的道德操守受到质疑,我们的孩子和孙子们应该获得全面知情权,并享有自由选择医疗风险承担的权力。

由于今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出现了麻疹疫情,159人被传染了,一些州已经通过法律限制免除接种的行为。但只有加利福尼亚州,密西西比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可以允许有医疗上的原因(过敏等)的孩子免除接种。

本文译自 fusion,由译者 amo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3)

TOTAL COMMENTS: 72+1

[2] 1 »
  1. 2952441

    @码家:这么想讲细节那就讲的明白一点

    花生过敏是一种常见的过敏症。由于会引起呼吸系统肿胀阻碍呼吸进而休克,发病急,病情严重,可治疗的窗口期很狭窄,容易致死。

    拿花生举例是因为疫苗里面不仅仅有作为抗原的病毒,还有其他成分来保持药剂稳定的成分和抗生素等等。这些东西在其他制剂里面也会包含,就像花生在不同的食物里面也会包含一样,是广泛存在的。体质不同,对于不同的成分就会有不同的反应,过敏中毒等等都是有可能的。

    一旦接种疫苗短时出现问题的,医生一般也都是注射肾上腺素,效果也就是促进自身的免疫和代谢。换句话说,到发生问题的时候,医生自己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在短时间内实施有效救助。对于一项接种来说,异常反应只是一个比率;但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就是一段痛苦的经历或者一场悲剧。

  2. 码家
    @2 years ago
    2952433

    @Akai: 谁跟你说花生一旦过敏就要命的。瞎球讲。还“特定病史不能接种xx疫苗”,脑补的也是醉了。

  3. 2952274

    这家长真心不是脑残,一些疫苗未必是好的。他的确可以防治一些病,但是隐含了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国内一些家长花好几千带孩子去打一些国家未批准的国外疫苗,才是脑残!

  4. 2952230

    看完评论觉得首先倒不是考虑信仰的作用,疫苗的群体利益,而是疫苗本身。宗教作为一个借口来对抗强制免疫,只能说明家长对于疫苗有顾虑。
    疫苗作为一种西药制剂,个体之间还是有一定差异的。大概没有那一个家长蓄意想要祸害自己的孩子或者别人的孩子的。有的家系吃花生过敏,家里就会小心翼翼不让孩子吃花生,即使孩子有可能不过敏。因为一旦过敏发作就是要命的。疫苗也是一样的道理。
    就像原始的天花免疫一样,不经历死亡也是会有一定的痛苦。但是有了现代接种,抗拒情绪就不会非常明显。
    因为自己选择让孩子接受免疫而失去孩子的顾虑和保持现状这两种选择下,有特定病史的家系会选择不接种也不奇怪吧。

  5. 金融痴汉
    @2 years ago
    2952205

    @Uniling: 我愿意看着你付出生命,真的我一点都不介意信教的低能都死光,不管是哪个教的= -=

  6. 你好
    @2 years ago
    2952124

    @Uniling: 你直接一点我也直接一点:傻~逼你怎么不去死呢?

  7. 你好
    @2 years ago
    2952121

    @Uniling: 无脑儿你好,无脑儿滚粗

  8. 2952105

    认识的两个素食主义妹子都不给孩子接种疫苗(德国是自愿接种)。有木有论文研究一下两者之间的联系。

    另:去年柏林爆发麻疹死了一个小孩,除了麻疹什么疫苗都打过了。不知父母怎么想的【瀑布汗】

  9. 大喵神
    @2 years ago
    2952044

    @路人①: 人家使用高贵的正体字,简体字根本不屑看吧。

  10. 大喵神
    @2 years ago
    2952043

    @Uniling: 台湾香港的请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使用简体字。

  11. 尾大D军师
    @2 years ago
    2951953

    @alex: 什么该打,什么不该打呢?

  12. 无浪漫主义者
    @2 years ago
    2951943

    已经有了,著名的
    华德福教

  13. 2951921

    @Francis: 我也提早上学的,体育成绩一直都不错,全校的运动会1500米还第四名。

  14. Uniling
    @2 years ago
    2951851

    @yaguza:

    不說別的 , 單從你的措詞來看 , 我欣賞你 , 你罵我 , 我也欣賞你 .

    我在此聲明 , 網絡言論有大量的謠言 , 誇大 , 文字遊戲 , 真僞自辨 .

    “一類苗必打 , 二類苗有條件儘可能打” 這是專家的說法 .

    關於是吃減活的糖丸 , 還是打滅活的疫苗 , 各位以後都會面臨這種選擇 . 我不多說 .

    我來說我的看法 , 防疫的工作不是爲了個人 , 是爲了群體 .

    黨這個字爲什麼裏面是個黑? 因爲君子不黨 , 黨同伐異 , 結黨營私 ,

    大黨謀大私 , 小黨謀小私 , 執政黨謀國之私 . 共產黨員不稀奇 , 煎蛋有幾個致公黨?

    不打疫苗不讓上學 , 不結婚就不能生小孩 , 強行生下就算超生 .

    有很多類似的情況 , 你經歷的時候感覺如此荒誕 , 但這都是爲了群體的利益 .

    我說的信仰並不是: “你不信我 , 你又不肯去死 . ”

    我仍然堅持我一開始的中心主題 : 不要踐踏別人的信仰 . (稱不上是信仰的就不要提了)

  15. 拖拉机和布丁
    @2 years ago
    2951798

    @Uniling: 我觉得他是以为岛上特别安全,或许还以为大陆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不要因为一个SB而坏了你们全岛的名声!

  16. Fuehrer
    @2 years ago
    2951775

    看见楼上一边倒的评论,我只想说,你们去吃屎吧!

  17. alpha_boy
    @2 years ago
    2951765

    原来外国也有人怀疑GOV和药厂勾结打没有效果,或者负效果比正效果大的疫苗啊~~

    从长远利益上讲,民众多一些,就像前面有人说的那样,纳税人就多一些,只要是个混得下去的GOV没必要在疫苗上竭泽而渔。

  18. 路人①
    @2 years ago
    2951680

    @Uniling: 所以你到底看懂文章了没有,父母是为了不接种疫苗考虑创建宗教,而不是他们所在的宗教不允许,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19. 尼罗
    @2 years ago
    2951667

    我蛋药丸

  20. yaguza
    @2 years ago
    2951654

    @Uniling: 你关于“ 中國的脊髓灰質炎 , 基本都是糖丸導致的 .” 的谣言可能会毁了很多家庭。中国在60年代前每年有数万例小儿麻痹症报道,在广泛使用糖丸后。在上世纪末基本根除了小儿麻痹症。糖丸携带的病毒确实有很小的概率导致发病(1/750,000),但是远小于正常发病率(几十到几千分之一的发病率。以及25-40%的致残率)。目前中国最近一次脊髓灰质炎作为流行病爆发依然是外来病毒导致的(从巴基斯坦到新疆)。目前最大的威胁就是放弃接种,等着小儿麻痹症卷土重来。当然如果国家愿意在极低发病区(东部沿海)转用注射灭活疫苗而非减活糖丸,以去除那1/750000的风险,我个人是愿意支付额外费用的(成本可能约几美元一次)。

    最后,我作为不可知论者尊重他人的信仰。可是就你的所作所为,包括散布谣言祸害众人,鼓吹为信仰而死(ISIS也是这么干的)来说,如果你的信仰之神确实存在,而且他/她还确实是一个善神的话,在贵信仰的地狱里多半是已经有一个包厢了等着你了。

    [34] XX [0] 回复 [0]
  21. Francis
    @2 years ago
    2951653

    @GitS:SAC: 的确,我全家都超后悔早上学的,体育课被坑死了,基本就没及格过……

  22. yaguza
    @2 years ago
    2951651

    这家人提出的那个问题还是mmr三联疫苗和儿童自闭症的那个旧梗。1998年那篇最早发表打MMR与自闭症发病率上升有关联的科学论文(发在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已经被撤稿,主要作者被剥夺行医执照(好像是因为他伪造的支持其论文论点的数据,而且试图从中盈利)。后来医学界重复了很多次检验,绝大多数发现打MMR与自闭症发病率上升没有正关联。同时有一小部分科学家认为自己重复出了最早那篇报道类似的结果,但是并不为主流科学与医学界接受。

    文中这家人提出的选择性的不打疫苗就是指不打MMR疫苗。然后指望自己小孩通过群体免疫效应获得保护,而不用承担打疫苗会带来极小的风险(打疫苗自然是有一点点风险的,包括过敏反应等等)。问题是如果大家都这么干,就不存在什么群体免疫了。人人利己的结果就是人人都不能利己。

    很可能由于那篇最早的不道德的报告(我之所以说是不道德不是说那个家伙的结论不对,而是他不顾大众的健康,通过不实数据为自己谋私利,有悖职业道德和准则),美国目前有1/12的小孩家长选择不打MMR,以后会是巨大的社会健康隐患。希望中国不要步他们的后尘,

    [14] XX [0] 回复 [0]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