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5 , 00:15

我们为何喜欢受虐

众所周知,他的对手会让他的癫痫和心脏病发作,甚至令他死亡。但Jason McNabb走进竞技场的时候非常镇定。人们为他吹响口哨。攻击来得快速而又猛烈,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流出了泪水,嘴唇变得肿胀,大汗淋漓。

[-]

这并不是一场普通的比赛。McNabb现在是在两分钟内吃印度纳迦辣椒最多的人,他保持着这项世界纪录。他说:“吃辣椒的时候我觉得一下子像是一次性在嘴里塞了一嘴的大马蜂,它们都在叮□□我。坦白地说,这简直就是地狱。”

印度纳迦辣椒,或者“鬼椒”的斯高威尔单位值(辣度单位)超过了一百万——换句话说,它比墨西哥辣椒辣200-400倍。它是世界上最辣的辣椒之一,任何吃下一小口鬼椒的人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现在问题来了:为何会有人一次性吃下这么多辣椒?

常识告诉我们,人们会追求享受,避开痛苦。但现实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人们发明的各种活动都包含痛苦,包括跑步、高温按摩、纹身、穿洞甚至是皮绳愉虐(捆绑play、处罚、统治、服从以及□□的缩写)。

对于McNabb来说,鬼椒提供给他的极度愉悦感类似于食物、□□或者性带来的愉悦感。Jason解释道:“这种痛苦消退得很快,紧接着肾上腺素上升,鬼椒就给予了我愉悦感。”

愉悦和痛苦之间的关系深深地植根于我们的生理之中。首先,所有的痛苦都会导致我们的中央神经系统释放内啡肽,这种蛋白质会封锁痛苦,工作方式与鸦片剂类似,比如吗啡会让人产生愉悦感。

[-]

经常跑步的人对此也不陌生。不断地运动会导致乳酸产生,它是葡萄糖在缺氧时分解产生的副产品。这种酸会刺激肌肉中的痛觉受体,这些受体会利用电信号通过脊髓将它们的困境传递给大脑。这些信号会被翻译为大腿中的灼烧感,常常会令奔跑者减慢速度或者停下来。

那是在神经系统的控制中心海马体干预之前的事情。这个大脑中形状似海马的区域会命令身体产生内啡肽,作为对疼痛的回应。内啡肽会与大脑中的鸦片受体结合,阻止与传输疼痛信号有关的化学物质释放。这能帮助封锁疼痛,但内啡肽做了多余的事情,激活了大脑的边缘和前额叶区域——充满激情的爱情和音乐激活的是同一个地方。这与吗啡或者□□类似,它们也会与大脑的鸦片受体结合。

与此同时,剧烈运动引起的疼痛也会导致身体另一个止痛药□□素含量升高。□□素也被称作“幸福的化学物质”,它与大脑中的□□素受体结合之后会封锁疼痛信号并产生温暖而模糊的幸福感。人体遭受疼痛之后肾上腺素含量也会升高,它通过提高运动员的心率来提升兴奋感。

大腿上的灼烧感可防止运动过度,而“跑步者的愉悦感”也许能让我们的祖先忍受长途狩猎时的疼痛。更通俗地说,这种疼痛之后的愉悦感能辅助人们应对受伤的余波。

但为何有些类型的疼痛会令人非常享受,而有些疼痛就只能让人痛呢?

有理论认为这是“良性自虐”,在保持清醒的同时寻求痛苦并不会造成严重的伤害。这是动物无法做到的事情。

[-]

以辣椒为例。辣椒中的活性成分辣椒素无害,它之所以会令人痛苦是因为它与TRPV1(我们舌头中对温度敏感的受体的一种)结合,警告身体潜在会带来破坏的热或者冷。激活TRPV1时发送给大脑的信号与舌头真的着火时大脑收到的信号一样。

大部分小孩都不能吃辣椒,但他们在反复曝光辣椒后会慢慢享受它。辣椒成瘾者的舌头对辣椒与其他人的舌头一样敏感。

这是人类独有的放纵。科学家们曾尝试让小白鼠发展出嗜辣的爱好,但他们失败了。动物只有在接受过积极强化后才会学会自我伤害,那时它们自我伤害后会受到奖励。宾夕法尼亚大学的Paul Rozin说:“一般而言,当一只动物体验过某些负面的东西之后,它会避开这个东西。”

那些爱好BD□□的人并不觉得良性自虐很令人惊讶。来自伦敦的专业自虐狂Mistress Alexandra解释说:“我们能很好地区分良好的痛苦和糟糕的痛苦。糟糕的痛苦预示着某些东西出了问题,我们必须立即注意它。而良好的痛苦非常令人享受。举例来说,在捆绑play过程中如果肩膀开始拉扯,那么可能说明这样做不安全,所以我们会松开绳子。”

科学家们认为这一理论也能解释为何我们会寻求并享受其它其实并不令人愉快的经历,比如让人恐惧的过山车或者悲伤的电影。Rozin说:“如果一只动物去坐过山车,那么它会很害怕,下次它再也不会去坐了。”

[-]

性和痛苦之间的联系并没有限制BD□□的世界。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们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观察那些□□到□□的女性的大脑,发现在此过程中大脑有三十多个区域被激活,包括与疼痛有关的区域。另外一项研究发现那些脊髓中神经被切断(为了减轻他们的腹部疼痛感)的癌症幸存者再也无法□□。如果他们的疼痛感回来了,那么他们的□□也回来了。

美国罗格斯大学的Barry Komisaruk是观察女性大脑的研究作者,他认为疼痛和□□通道之间有基本联系。他表示:“我们另外还观察到□□时女性的表情与她们痛苦时的表情差不多。”

除了这些之外,一项研究扑热息痛如何影响人们情绪的研究发现止痛药不仅能缓解情绪上的痛苦,还能减缓人们对愉悦的感觉。在该研究中,学生们服下扑热息痛或者安慰剂,并对他们面对的一系列挑衅照片作出评价。服用药物的一组同学痛苦和快乐都在同一等级,这意味着痛苦和愉悦的生物路径一样。

对于人类而言,痛苦和幸福总是掺杂在一起。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