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5 , 10:00

难以置信:日本的残疾人搏击场

[-]

日前,一部纪录片播放了一家由几乎是残疾人士组成的搏击俱乐部,导演Heath Cozens希望这部纪录片会让人们重新思考传统的关于残疾人的正确与错误的看法。

在东京市中心一个市政厅内,一位截瘫男子正用他的前额撞击对方。两位都是截瘫人士,他们搏斗直至回合结束。

接下来是第二场比赛介绍,然后一个46岁的脑瘫男子Shintaro Yano慢慢进入场地。他的对手叫Yukinori Kitajima,他没有残疾,并且明显比Shintaro Yano强大。女播音员介绍Kitajima时说“他是残疾人的克星”然后战斗开始。

视频记者和纪录片制作人Heath Cozens一直关注着选手之间的搏斗超过五年时间。当他第一次观看搏击时,看到残疾人被痛殴到出血的暴力场面的时候,觉得不舒服。

[-]

“开始我很震惊,我几乎想笑,”他说,“然后,我觉得大概觉得嘲笑残疾人糟糕,所以我感到惭愧。我简直不知道这是是剥削、娱乐还是真正的平等”。 最初,他觉得这是虐待,特别是当他发现正常人的对手是那些身体比他们弱得多残疾人的时候。他甚至考虑揭露他们,但等到接近选手进行拍摄后,他的看法改变了,然后他的新纪录片诞生了。

电影名称叫狗腿(Doglegs),电影记录了东京联赛的五名残疾成员在赛场上和生活中的经历。这些人在他们生活的大部分地区都遇到过极端的偏见,但比赛让他们有一个逃避的出口。

影片的主角是Shintaro - 他是搏击组的明星。他因为一个女人与另一残疾男子的打了一架后,他认识到他们俩都喜欢身体上的搏斗。

该俱乐部目前由40个摔跤手组成。数百人观看了他们的比赛和观赛人群大多是其他残疾人和他们的照顾者。这是一个真正由残疾人组成的社区。该社区的人们有许多不同的残疾,包括多发性硬化症到精神疾病等。

[-]

Yuki Nakajima 有严重的抑郁症,目前还在接受癌症治疗。他经常哭着走进搏击场。他们经常开玩笑说彼此的残疾,嘲笑对方的长相,以及忍受的痛苦。Nakajima说“这就像我第一次告诉你们我得了癌症,而Shintaro却抬头说,给我啤酒......”除了搏击之外 Nakajima 还要照顾患有脑瘫的Ohga,在大多数的日子里Ohga待在他的小公寓,因为他的残疾和酗酒导致严重健康不良。

技术上来说,选手分为四级,躺着、坐着、站着和无限制级,无限制级的规则根据对手情况相对不固定,比如绑定下身,或者规定只能头部攻击。

因此,仅重39公斤Ohga对阵他重80公斤的妻子。他妻子属于无限制级,因此她的腿必须绑在一起,这样他们的身体条件更加平等,但她依然能够跳到空中利用重力攻击,或者把Ohga举到空中往下摔。

似乎 Ohga 是不可能喜欢这个地方的,但有一次经过战斗,他取胜了,他拿着话筒感慨说:“这是我们能打赢的唯一的地方......只要我还活着,我会在这个地方继续战斗下去”。

Cozens说:“很明显,这是Ohga感到平等的唯一场所,对于大多数选手来说,也正是这一点,使他们想尽情比赛,不论疼痛与否。不管你你截瘫、有抑郁症、脑瘫或学习障碍都不要紧,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搏斗”。

[-]

他还指出,人们看电影时可能会感到不安。 很多正常人看残疾人的身体一般感到不舒服,但是看看我们的身体,还有我们做得这些事情,

别看比赛非常激烈,而生活中两个成员之间的关系很好,比如Shintaro和Kitajima,他们之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亲近,将对方视为兄弟。但Kitajima对Shintaro比别人更严格,当他训练累了的时候会掌掴他,骂他是个“失败者”,催他继续训练。

随着记录片的播放,时间已经到了他们20年的搏击生涯结束之时。 Shintaro想要更多,并决定从搏击场退休。现在他希望的是快乐,找到爱情,他说。但退休之前,他还要与Kitajima再打一次。我不会是一个可怜的废人,Shintaro说,“我要打败Kitajima”。

人们认为这个搏击俱乐部整体上说有积极的东西,但也有人担心,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残疾人赚钱。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倒退的怪胎秀,而不是平等时代的标志。Cozens说他的这部纪录片的主要目的是挑战人们对残疾人下意识的反应,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当然,这是留给观众来决定。

[-]

本文译自 bbcnews,由译者 amo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