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5 , 16:00

诺贝尔研究的暗黑密辛

[-]

一想到诺贝尔奖你就会想到改善人类的开创性研究,但该奖也授予了一些比较不那么人道主义的发明:如化学武器、DDT和脑叶切除术。

多年来诺贝尔奖已经爆发过众多争议:那些被忽视的作者,声称他们才是首先发现的科学家,或者是分裂了公众意见的和平奖。

但有些科学奖在事后看来是委员会作出的令人尴尬的选择。

当2013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这或许是对1918年颁发给德国化学家弗里茨·哈伯的“诺贝尔战争奖”的某种方式的弥补。

哈伯因他对合成氨的研究被授予化学奖,这对于研发生产食物的化肥是至关重要的。

但被称为“化学战之父”的哈伯还开发了毒气,在一战期间用于伊普尔战役的堑壕战,他还亲自监督了战斗。

在德国战败后,“他没想到会得奖,他更害怕军事法庭,”写了一本哈伯专著的瑞典化学家Inger Ingmanson说。

[-]
弗里茨·哈伯指导战斗

“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亲德派奖项,有人曾希望瑞典加入德国方的战争。”

该奖项仍是史上曾颁发过的最有争议的诺贝尔奖——评审团必定知道哈伯在氯气用于战壕中的作用及其后果,但但他也给世界带来了革命性的肥料。

法国化学家维克多·格林尼亚也开发了毒体,也获得了诺贝尔奖,但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的1912年,在毒气用于战事之前。

奇怪的时机

1918年的争议可能推动了斯德哥尔摩评审团在冲突后仔细考虑他们选择的获奖者。

然而在1945年11月,仅仅在广岛和长崎被核平后三个月,诺贝尔化学奖被授予核裂变的发现。

获奖者又是一个德国人,奥托·哈恩,他的1938发现对原子弹的研发至关重要。

然而,哈恩从未效力于他的发现的军事应用,而当他在英国作为战犯关押期间,得知原子弹已被投下,他告诉其他俘虏:“我很感激我们(德国)没有成功”建造炸弹。

[-]
奥托·哈恩

瑞典皇家科学院的选择是令人困惑的,特别是考虑到在原子弹刚刚造成破坏后显示出的急迫性。

诺贝尔档案显示该学院在1940年就已经想要给哈恩颁奖。在1944年,他被同事们认为是“秘密的诺贝尔奖得主”,他只需要等到战争结束去领奖。

根据科学期刊《自然》的一篇1995年文章,哈恩的提名受到了认为无论政治考量如何他也配得上该科学奖项的学者的支持,他是1944年化学奖的唯一候选人。其它评审团成员宁可等待找出更多美国在原子弹上的战时机密研究,但他们只占少数。

哈恩最终赢得了1944年诺奖,虽然直到1945年战争结束后才授予他。

遭鄙夷的获奖者

哈恩这样的发现本身并不太有争议,只是它的后续应用有争议。

另外一些诺贝尔研究就不能这样说了,包括葡萄牙神经学家埃加斯·莫尼斯,他因“发现脑白质切除术治疗某些精神病的价值”而获得1949年诺贝尔医学奖。

今天被称为前脑叶白质切除术的脑外科手术只有在罕见情况下才被使用。诺贝尔基金会网站上清楚地指出该手术是“争议性的”。

[-]
Sucker Punch (2011)

精神病学家和前医学奖评选委员会成员Bengt Jansson写道:“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对四十年代所做的表示愤慨,那时候又没有别的办法!”

精神疾病的化学治疗方法后来被研发出来。

然后还有被环保主义者所抨击的得主。

在莫尼斯的前一年,评委会 把医学奖授予瑞士科学家保罗·穆勒,表彰其发现了可以用来杀死传播疟疾昆虫的DDT。

DDT后来被发现对人类和野生动物造成威胁,在世界范围内被禁止。

[-]
DDT被喷洒在模特Kay Heffernon周围,表明它不会污染食物,纽约琼斯海滩,1948年。

尽管如此,农药继续在另一个诺贝尔奖中扮演角色。

1970年,美国生物学家诺曼·布劳格因把包括遗传选育在内的现代农业生产技术引进墨西哥、巴基斯坦和印度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本文译自 Phys,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