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3 , 11:00
51

脑洞段子合集:浴室沉思[17]

以下编译自Reddit网友开脑洞编的段子,原发布于微博@浴室沉思

[-]

有些女人不愿意跟那些和妈妈住在一起的男人约会,却愿意跟那些和妻子住在一起的男人约会。

当我还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事,但跟她睡觉却不容易;现在呢,睡一个人不难,却很久没见过真心让我爱上的人了。

那些为了去球场看球而不去教堂的人,可能比那些去了教堂的人祈祷更多。

怀孕中的女人,是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健身者。

肥胖是一种你能仅仅通过跑开就能解决的问题。

TED是属于相信科学的人的教堂布道。

丑是好的,至少你知道大家是因为你的人格魅力才喜欢你的。

非常讽刺的是,在学校路段,我花更多的注意力去注意自己的速度表防止自己超速;而不是注意路面上有没有上学的小孩子。

从「人人都换铃声」到「人人都开振动或者默认铃声」仅仅用了5-10年。

我很好奇我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多少英里了。

老歌听起来总比新歌好听,更大的可能性是因为根本就没有人记得那些难听的老歌。

对于专业扑克手来说,肉毒杆菌毒素(瘦脸针)会不会是一种禁药?

把鞋带换成Apple耳机,我就再也不怕鞋带松开啦!

盲人可以把胶棒当作荧光笔用。

我从来没用我脚趾甲干过什么正事。

如果你变透明了,你很有可能什么都看不见,毕竟虹膜也会变成透明的。

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跟姑娘说「我爱你」,会很蠢;但如果你跟你的妻子说「我从第一次跟你约会的时候就爱上了你」,会很浪漫。

每个人第一个生日礼物,都是他们的名字。

对于未来的孩子来说,我们这些生于2000年前的人已经有点太老了。

买保险就像是买一张不想它中的彩票。

150年前,马牵着盒子,盒子里装着我们;现在我们把马装进盒子里,牵着它们走,真是报应不爽。
[-]

不科学,披萨是圆的,披萨盒子是方的,我们吃的披萨片是三角形的。

全身赤裸,只从窗帘探出个头来张望,是不是能说我穿了整间屋子。

有没有用盲文写成的「眼看手勿动」?

常有人询问「死后去哪里?」而没有什么人问「出生之前我在哪?」

地球上有70亿人,我的狗最喜欢我。

撸管只能消除饥渴,却无法消除孤独。

当买能防病的套套的时候,人往往会感到尴尬,但买能致病的香烟的时候却不会觉得尴尬。

应该设计一种能通过喊:「我只是在做饭啦!」来关掉的火灾警报器。

人类能去的最远的地方,月球,依然在视线范围内。

条子把你在路上截停然后罚你超速的款,就是成人版本的「不要在走廊上跑!」。

月食的时候站在月球上回望地球,你会看到太阳在地球的背面呈一个环状,你就好像同时看着地球上的所有的日出和日落。

五小时对于醒着来说算很多了,但是对睡着来说并不多。

决定不买任何彩票就像是每天都赢一个小彩票奖,持续一生。

CPR(心肺复苏术)就是人类版本的「对着卡槽吹口气」。

"亲爱的大写锁定键,我真的不会想打sEPTEMBER这种东西的"

作为一个白人男性,「多样性」这个词不包括我。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不要上陌生人的车……然后现在有了Uber。

从统计学上来说,会有那么一些人在看完这篇文章之后,再也没有回到家。

做女人的一大优越性就是不会突然出现一个人跟你说「你是我的妈妈!」。

我并不十分肯定我的年龄,我只是单纯的相信我身边所有人都没有在我何时出生这个问题上骗我。

我们从未停止鼓掌,只是把鼓掌的频率降的很低,很低。

当我们在生孩子的时候,我们其实也是在「生」父母。

要多重要的人被杀,才能将杀人犯称呼为刺客?

能在现实生活中切换第一人称/第三人称视角会是一种非常酷的超能力。

「有谁在下东西吗?!」就是二十一世纪版本的「有谁在用热水嘛!」。

瑞士人一定是对他们的胜利相当有自信——要不然为什么会在军刀上装开瓶器?!

我们愿意花30块买一杯咖啡而不愿意花6块买一个app。

在骑上正确的乘用动物之前,我们人类尝试过多少种不同的动物呢?

发烧就是一种人体对病原体开火的机制。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71)

TOTAL COMMENTS: 51+1

[2] 1 »
  1. 阿卡特兹
    @2 years ago
    2951488

    deep dark fantasy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