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1 , 08:30

老年人应该和年轻人隔离生活吗?

[-]
老年公民生活在年龄特定的社区也许不是坏事。Steve Nesius/Reuters

人口统计学家经常提醒我们美国是一个迅速老龄化的国家。我们预计从2010年到2040年65岁及以上人口组的规模将翻一番多,从约4千万达到8千2百万。超过五分之一的居民将处于晚年。体现着我们更高的预期寿命,这个年龄组中超过55%将至少有70多岁。

虽然这些数据导致了诸如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支出等问题的激烈争论,但却很少引起老年人口应该生活在何处,以及为什么他们的住地选择事关重大的讨论。

但是这种日益增长的老年人份额将导致主要由老年人占据的建筑、街坊,甚至整个社区的激增,可能很难找到老年和年轻人口在同一个地方一起居住的情况,这种居住上的年龄隔离是好事还是坏事?

作为一个环境老年病学家和社会地理学家,我一直认为在某些地方变老比其它地方更容易、成本更低、并且更有益和愉快。这关系到我们的老人们的幸福。在我最近的一本书《在正确的地方变老》中,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当老年人主要和同龄人生活在一起时,好处比代价大得多。

[-]

为什么老年人倾向于远离其他年龄组居住?

我的重点是美国93%年龄在65岁及以上,居住在普通住房和公寓,而不是住在高度年龄隔离的长期护理选项中的老人,如辅助生活房产、寄宿和护理,持续护理退休社区或养老院。他们主要是房主(约79%),并且大多占据老旧独栋住宅。

老年人不像其他年龄段的人那样经常搬家。通常情况下,只有约2%老年房主和12%老年租户每年搬家。强大的居住惯性在发挥作用,他们可以理解地不愿意从有强烈情感依附和社会关系的熟悉环境中搬走,所以他们留在原地。用学院术语来说,他们选择了就地老化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居住决定导致了被称为“自然发生的”年龄同质化街坊和社区。这些老人城中村现在遍布我们的城市、郊区和农村。在经济变坏的一些地区,年轻工作人口大规模出走去别处寻找更好工作前景更进一步解释了老人的聚集——留守老人。

[-]

甚至当老年人决定搬家时,他们也经常避免靠近年轻人。1988年的《公平住房修正案》允许某些房屋供应商歧视有儿童家庭。结果,大量老年人就能搬到这些故意排斥年轻居民的“年龄限定”地方。最著名的例子是那些提供高尔夫、网球和照顾美国老年人享乐主义生活方式的休闲活动的活跃的成年人社区。

其他人可能会选择搬到 “年龄针对性”的住宅小区(许多是封闭式的)和高层公寓,它们的开发商主要向偏好成人邻居的老年消费者进行营销。在美国55岁或以上家庭中近25%住在这种类型的规划住宅环境中。

最后,另一个较小的搬迁老人群体转移到各种联邦和州住房资助项目的老年廉租公寓楼,以摆脱之前难以承受的高住房成本。

[-]

这是一件坏事吗?

那些哀叹老年一代和年轻一代之间缺乏社会联系拥护者们视这些居住集中化为一道绝望的风景。

在他们可能像田园诗般的世界里,老人和年轻一代应该和谐地一起生活在同一幢建筑和街坊中,老年人会照顾孩子和忠告青年,年轻群体会觉得更安全、更睿智、更尊重老人,老年群体将从他们照顾者、知己和志愿者的角色中得到满足感。但问题是,这些美化过的社会效益仅仅代表着对我们的过去的理想化愿景。

对于评论家们为什么反对隔离老年人的另一个不那么大度的解释是,它们使老龄化人口面临的问题更加明显,因此更难忽略。

[-]
佛罗里达州柏尼塔泉的居民们在菩提树公园打沙壶球。Steve Nesius/Reuters

更好的社交生活

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期待老年人能生活在年轻一代之中呢?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一般会被处在和自己类似生活阶段的其他人所吸引。看看夏令营、大学宿舍、面向千禧一代的出租楼或者有很多年轻家庭的社区。然而,我们很少听到呼声要打破和整合这些年龄同质居住区。

事实上,研究表明,当老年人与其他同龄人住在一起时,他们有更满足和享受的生活。他们践行退休导向的生活方式时不会感到羞耻,当有周围有共同生活方式、经历和价值观的友善、同情和乐于助人的邻居围绕时,即使是最内向或不擅社交的老年人也会更少感到孤独和孤立——是的,还能为他们提供亲密关系和积极□□的机会。

而且,明天的技术特别是站在这些老人的一边。由于在线社交媒体沟通,老年人能与年轻人打交道——作为家庭成员、朋友、或作为导师——却不用住在他们有时觉得是吵闹的婴儿、可憎的青少年、冷漠的年轻人或麻木不仁的职业人身边。

[-]

年龄特定飞地能延长独立生活

生活在这些年龄同质化的地方能帮助老年人避免去住养老院吗?

研究认为是的——因为在这里他们有更多的机会来应对他们的慢性健康问题和障碍。现在他们作为弱势消费者的更大能见度成为一个优势,因为私人企业和政府管理人员两者都能更容易地识别和应对他们的未满足需求

这些老年人集中化产生出一种不同的心态,重点从服务困难个人消费者变为服务弱势群体或“临界数量”消费者。

考虑一下家庭照顾工作者省下了前往散布在多个郊区或农村中的地址所需的路途时间和费用,他们能多帮助多少客户,或者认识到物业或业主协会要决定购买服务于老年居民交通需求的客车或设立现场诊所来解决他们的健康需求会容易多少。

[-]

还可以考虑老年人寻求去哪里得到帮助和辅助的良好信息所面临的挑战。即使在我们的网络时代,他们仍然基本靠可信个人的口碑传播。这些知识渊博的人就更有可能住在他们附近。

这些老人飞地也一直是称为老年村的高度重视的居民组织社区的催化剂。

他们的关心和积极的老年领导者雇佣工作人员并协调一批他们的老年居民作为志愿者服务。支付了年度会费,这些社区主要是中等收入的居民得到买菜、送餐、交通和预防保健需求的帮助,居民们也受益于得知哪个提供商和供应商(如家庭维修工人)最靠谱,还经常收到他们商品和服务的折扣。他们还享受有组织的教育和娱乐活动,使他们能够享受其他居民的陪伴。今天这样的老人村有约170个,还有160个在规划阶段。

[-]

偏好问题

年龄歧视者的价值观和做法确实是可悲的。然而,我们不应该视老年人和年轻人的分离居住必定为有害和歧视性的,而是视之为欢庆老年美国人的喜好和在培养他们过幸福、尊严、健康和独立的生活的能力。与他们的同龄人生活帮助这些老年人弥补他们居住地点的其它缺点,并尤其为私人和公共部门的解决方案提供了机会。

[-]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