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9 , 17:01
53

安心睡觉成奢望,令人心碎的难民儿童照

又冷又惊地躺在陌生的床上,或者只是一张肮脏的床垫上,重温着家人死亡的记忆——这些令人心碎的照片显示了逃离叙利亚的儿童如何睡觉的状况。

自从2011年,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政府和反叛团体包括ISIS和叙利亚自由军的战争已夺去20万人的性命,造成约4百万的难民。

在这其中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很多都还很小,还不记事的年龄只记得战争了,而另一些曾经生活在宁静的城市,如阿勒颇和胡姆斯的孩子则只有短暂的童年记忆。

这些令人心碎的照片,记录着那些因叙利亚战争流离失所的孩子,他们在逃离这个国家以寻找更好的生活时的入眠。

许多孩子和他们的家人一起踏上了前往欧洲的冒险旅程,而有的则是亲人在冲突中被屠杀后,与其他人在街头风餐露宿。

照片往我们窥见到那些生活在留扣区和难民营的人的悲惨生活。很多孩子患了病,比如脊髓灰质炎和肺炎。还有的哭着想回家。

[-]

Abdul Karim,17岁,睡在雅典(希腊)街头。这个少年用他最后的欧元买了到雅典船票,身上一分钱都不剩。Abdul 其实可以借部手机给他还在叙利亚的母亲回个电话,但是他不敢告诉她他现在的境况是多么糟糕。他说:“我做梦都想着两件事:能再到床上睡觉,抱抱我的小妹妹。”

[-]

Ahmad,7岁,睡在匈牙利和奥地利边境的人行道上。他的家在伊德利卜,只是一枚炸弹袭击了他家的房子,尽管被弹片击中了头部,他还是侥幸躲过一劫,而他的弟弟则去世了。自从被迫逃离叙利亚后,Ahmad和他的家人一路上都是睡在公交候车亭、路边和森林里。 

[-]

Abdullah,5岁,睡在贝尔格莱德(南斯拉夫首都)中央车站外的一张脏床垫上。他患上了一种血液疾病,在德拉的家中亲眼目睹了姐姐的死亡。他的妈妈没有钱付药费,他仍处于震惊中,遭受恶梦的折磨。

[-]

在过去的每天晚上,7岁的Ralia和13岁的Rahaf和她们的父亲睡在贝鲁特(黎巴嫩一港口)街道上,身下只垫着纸板。他们来自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一颗手榴弹炸死了她们的妈妈和哥哥。

[-]

Ahmed,6岁,睡在霍尔果斯(塞尔维亚城市)的草地上。他一路上带着自己的包和家人完全靠走的向欧洲进发,寻求安全。Ahmed的家乡在叙利亚北部的戴尔卓尔,他的爸爸被杀后由他的伯父照顾着他。

[-]

Gulistan,6岁,说她想念在Kobane老家的枕头。现在住在土耳其的Suruc,她很害怕睡觉,因为每晚都噩梦连连。

[-]

照片中的是11岁的Esra,8岁的Esma和6岁的Sidra,和他们的妈妈睡在一起。这些孩子们现在住在黎巴嫩的Majdal Anjar,但他们经常梦见自己的父亲,他被绑架后就失踪了。

[-]

Sham,1岁,被她的母亲抱在怀里,在奥地利和塞尔维亚的边境。这对母女一天前跟随一大群难民越过边境,不顾一切地到达了欧洲。 

[-]

Shehd,7岁,喜爱画画。但是叙利亚内战在她的成长中留下了累累的伤痕,她只画关于武器的图,因为它们无处不在。 她的家人在前往匈牙利的路途中很难找到食物。

[-]

Moyad,5岁,和他的妈妈走向市场时,经过了一辆装有炸弹的出租车。炸弹爆了,他的母亲当场去世。这是他在约旦安曼的医院的照片,为取出卡在他后背、头部和盆骨的碎片。

[-]

尽管只有20个月大,Amir 总是笑,但从未说过一个字,他的妈妈觉得自己的儿子是怀着的时候受到了创伤。

[-]

Fatima,9岁,是少数幸运到达了瑞典的。但是,她一直被一路上看到的暴行所折磨。在逃离伊德利卜后,两年来一直和她的妈妈及兄弟姐妹生活在黎巴嫩的难民营。之后他们乘上了拥挤的船,在途中,她亲眼见到一位母亲产下了一个死胎,这个死胎随后被丢到了船外。

[-]

Shiraz,9岁,三个月大时她发烧,后被诊断出患有小儿麻痹症。她睡在Suruc难民营的一个摇篮里,她的父母没有钱来付她的医药费。

[-]

Iman,2岁,患上了肺炎和呼吸系统感染,躺在约旦一家医院的床上。她19岁的母亲Olah说,她以前最喜欢玩沙子,是个快乐的孩子,但现在白天黑夜地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

Fara,2岁,在约旦的阿兹拉格,一张凑合的床,一条薄毯,就这么睡着。她是大大的足球迷,她的父亲每晚和她说晚安,希望他能找到一个足球让她以后能玩。

[-]

Tamam,5岁,还能回忆起家乡霍姆斯的总是发生在晚上的空袭。虽然已经远离家乡两年了,她仍然没有意识到她的枕头并不是危险的来源。照片中她正躺在约旦的阿兹拉格。

[-]

Juliana,2岁,过去两天走过塞尔维亚,试图越过边境进入欧洲。她白天睡觉,因为晚上的时候她的家人们要试图穿过边境。

[-]

Maram,8岁,睡在安曼的一张临床上。她的家被一枚火箭弹击中,当时她正好放学回家,一块屋顶砸在了她的身上。随后被空运到约旦进行治疗,头部受伤造成了脑出血。最开始的11天,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虽然现在她清醒了,但是下颌受损,根本说不了话。

[-]

Mohammed,13岁,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一名艺术家。图中他正躺在尼济普(土耳其)的新床上,做着白日梦。

[-]

Walaa,5岁,很害怕她的枕头,因为就是在她休息的时候,炮火袭击了她的家乡阿勒波(叙利亚城市)。

[-]

Lamar,5岁,来自巴格达,在霍尔果斯 (塞尔维亚)的树林中改着毯子睡着了。当一枚炸弹落在她家附近的时候,她和她的家人正在去买食物的路上。他们被迫离开家,在两次试图乘着小橡皮艇从土耳其穿越海后终于成功登陆,到达了匈牙利封锁了的边境。

本文译自 Daily Mail,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TOTAL COMMENTS: 53+1

[2] 1 »
  1. ftgh法国把h
    @2 years ago
    2947534

    @Yu: 不干涉当然有罪,申张正义,人人有责

  2. 哦哦
    @2 years ago
    2947098

    战争残害的永远都是人民

  3. 2946996

    @Kka:
    不过白左作死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刷存在感也是为了自身利益,也有可能阁下只是伪装成圣母的绿绿。细思恐极啊!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