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8 , 16:01

物理自我的未来:控制论、身体交换和基因工程

[-]

在我们未来性技术的第一部分中,我们察看了感官技术即将到来的发展: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直接神经刺激

但这一次,我们将探索人类的血肉之躯上即将发生的,以及事实上性如何将不再只是血肉之躯,我们会研讨性生物技术中三个有希望的创新:控制论、身体交换、和基因工程。

创新四:控制论

[-]

当然,Nathan S. KlineManfred Clynes可能在六十年代创造了赛博人的概念,但通过人工肢体和器官增强人类的概念实际上是古老的。

通过最近直接神经连接、奇异材料和微观传感器的发展,我们正直视一个不太遥远的未来,我们将不仅能用人工取代失去或患病的器官——还很可能比“真货”更偏好它们。

这在我们的性器官中尤其如此。只要看看乳房植入物——人工增强的一种形式——已经如何改变了人类的性欲。现在,乳房植入物主要是装饰性的,但当我们能以我们希望的任何方式改变我们的身体形态时,会发生什么?

这就是真相:我们只受我们的想象力限制。更有可能的是,我们先会看到人们看上去还像是人,但很快,我们会开始意识到,我们可以成为任何我们想要的。凭借即将到来的技术,我们对人工性器官的感觉就能血肉版本一样好——如果不是更好。

更疯狂的是如果你厌倦了你安装的新身体的任何部分,那么你可以换掉它或升级它。

有了人造身体形态,我们就可以把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变成性器官,或者用我们整个身体作为性器。如果我们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和云、洋流、太阳风、或整个行星□□。

但我们仍然会是我们自己。这也是另一个巨大发展之所在:将允许我们成为其他人的技术。

创新五:身体交换

好吧,这个有点远,但其实很容易理解。我们首先从赛博化的基础开始:直接神经接口。与我们上次说过的直接神经刺激不同,这不只是使用我们的大脑去感知,还能够控制我们新的人造自我,一如它们是我们的原始血肉之躯。

[-]

一旦我们有了这个,下一步就是把两个人连接在一起:我通过你的眼睛看,你通过我的;你举起我的手,我举起你的。有了足够带宽——和一些优雅的编程——没有任何理由两个连线的人不能交换身体。

想想看性的可能性:我们会没有任何疑问地知道,肉体地成为别人是什么感受。当你可以穿进世界对面的某个人的鞋,还要骑啥自行车去旅行?想成为任何人——男人、女人、或是一个全新的性别——一个周末、一年、一辈子?

没有理由我们不能有专门设计来进行性play的有独特传感器和完全原创性部件的人工身体。我们可以像分享度假屋一样分享特制的肉欲身体:分时度假性欲!

血肉有其局限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快会看到许多人选择用更耐用、更灵活的替代选择来取代血肉。

许多人会宁愿留在他们出生的身体里。然而,通过即将到来的新技术,他们没有理由不能享受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性的新世界。

创新六:基因工程

[-]

可悲的是这对一些人已经成为一个令人恐惧的概念,但在基因水平上改变人类身体的潜力显示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消除病痛的前途——以及以惊人的方式改变人类的□□。

我们正快速接近能够按我们希望克隆或制造几乎任何人的任何部分的时代。这意味着没有组织排斥的器官移植——因为它们会是用接受者DNA制造的——而且我们也能用人类形态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那些有性别焦虑症的人可以成为他们一直觉得应该是的人。通过重写我们的遗传编码,我们可以行走在任何人的身体形态里,以任何理由改变自己。当我们可以字面上地通过任何人的种族、性别、性取向、年龄来看待这个世界,偏见还会存在吗?

随着赛博化,人类也会接近对身体形态的完全自由——而无需放弃血肉之躯。想体验鲸鱼或大象的□□吗?把你的脑灰质丢进试管培养的任何你选择的形态。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世界,改变我们的身体会就像是换衣服:正装,休闲,或怪癖。

赛博人的困难是,他们仍然有那个麻烦的肉做的大脑。但有了足够的基因工程技术,我们可以看到死亡的……死亡,用新的健康细胞代替死亡或垂死的脑细胞。

这两个创新联合在一起——人造器官以及用我们自己基因生长出新器官——意味着我们的物理自我很快将只受我们的幻想的限制,不管是性或其他。

[-]

但一些最大的变化尚未到来。在未来我们将有能力不仅改变我们如何看待世界(真正的和人工的)或是我们如何与它互动(再次地,真正的和人工的),也能探索真正无限的意识领域。

不管是人类或其他。

本文译自 Future Of Sex,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