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7 , 10:00

法医科学也有趣,《CSI》历经15年剧终

[-]

在15个年头和数部高度成功的衍生剧之后,流行得难以置信的犯罪剧系列《CSI:犯罪现场调查》全剧告终,它在9月27日以两小时特别告别节目很有型地落幕。

CSI及其衍生已经达成了一些独特成就:它使鉴证变得有魅力和□□,在观看死亡的同时挑战死亡是禁忌的信仰。打开电视滚过频道,你就一定会遇到一大波尸体。CSI催化了这一过程,鼓励公众对死亡的痴迷。

该剧在全球范围内引领了以娱乐方式描绘法医科学的潮流。早期的法医剧如《无声的证言》或《法医昆西》并没有这样的效果。CSI使法医变得华丽:它用富有创意的专业人员和技术围绕在尸体周围。根据CSI,司法的关键是使用法医学审视死者。

原始CSI剧集的一个结果是,电视电影娱乐节目中对死亡和死者的描绘有了巨大增长。十大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中有七个与法医学相关。

死者甚至被称为“流行文化新星”,在那些经常有扮演死尸的表演职责的罪案电视和电影中,这再明显不过了。在法医剧的片场上,活人演员扮演死人,忍受着演员们翻他们的眼皮或者看他们的鼻孔,很多人演着就睡着了——真的是睡得像死人一样。

于是罪案新闻和罪案娱乐间的界限正被CSI效应所消蚀。在娱乐和新闻频道间换台,区别已经越来越少了。公众对刑事司法、犯罪调查和鉴证的理解可以说根源于CSI效应。而作为结果,公众对死者着迷的主要是耸人听闻的视觉图像。

法医科学

法医科学电视剧中的尸体反映最极端和戏剧化的死亡,从火灾到溺水到木乃伊化和仪式化杀戮。《无声的证言》中有一次著名的尸检显示病理学家检查一名婴儿的尸体,在一个术后伤口内部找到了塑料包装。不管是美丽、丑陋,年迈还是年轻,没有一种死亡或死尸形式能逃过通过作为娱乐的鉴证。

这种影像灌输公众对死亡的迷恋,而虚构电视节目上死尸的恐怖、范围、和数量显示出对观看死者的一种脱敏和正常化过程,而这些往往是在亲近的状态中,比如尸检。法医科学充当了一种柔光镜,它提供对死亡现实和死者的距离和保护,同时纵容对死亡恐怖的着迷。

而法医科学的兴起甚至已经疾速超越了娱乐界。它也是我们对死亡的文化理解的一部分,像Welcome Collection最近的展览“鉴证:犯罪的解剖学”就反映了这一点。法医学的大学学位课程也有了巨大的增长。

[-]
第一个DNA指纹的放射自显影图,由Alec Jeffreys 在1984年9月19日制备。伦敦科学博物馆,Wellcome Images, CC BY

现实打击

当然,这种对死亡的着迷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再被真实的尸体所震撼。法医科学和大众文化为我们缓冲了现实,我们对现实感到不适和不安(以MH17坠毁后尸体处置所引发的争议为例)而同时却被类似的真实性流行文化描绘的暴力死亡所娱乐。

因此死亡一方面令人震惊,另一方面又是一个魅力主题。文化领域提供了一个安全的和可接受的空间,其中尸体和死亡被正常化且可以观看,而它们同时又被庆祝、被推广和被□□化。

这是可以预期的——娱乐一直提供了一个空间,在其他地方禁忌的话题可以被探讨。但是随着公民新闻业的兴起,以及在网上发布真实死亡和尸体的视觉消费图像,你必须质疑这一界限是不是根本模糊了,以及这有多么危险。

通过娱乐中的尸检接触到死亡反映了“尸检□□”的危险争议。电视对如何描绘性、裸体和暴力有严格规定,但这似乎并不适用于角色既裸体又死亡的虚构作品。□□在电视上仍然是个问题,但通过尸检就可以了。

公众对死者的执著正被鼓励,科学的柔光镜让死亡和死者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得到积极拥抱。CSI也许会终结,但CSI效应却才刚刚开始。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