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6 , 23:00

火山爆发对核电站的影响

[-]

上周,位于日本南部九州岛的阿苏山火山爆发了,喷出两公里高的灰烟。目前为止还没有伤亡人员或严重财产损失的报道,进行登山的30名游客恰好躲过了火山喷发的路径。

该地区还拥有一个核电站,尽管公众提出了强烈抗议,但它还是在2015年8月重新启动。在福岛核危机后,日本重新思考与核能之间的关系,这次的火山爆发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在活火山附近建造一座核电站是否合理。

上周一的火山爆发属于三级,危害并不是特别大。但有两个不能忽视的风险:首先,火山喷发形成的火山灰是否会影响到核电站:其次,火山喷发是否会直接影响反应堆——虽然可能性很小,但还是不能忽视。

日本位于太平洋火山带上。这个40000多公里的马蹄形盆地由断层线、海沟、火山带和火山弧组成。全世界1500座火山有110在这个地区。无论日本是否拥有核电站都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

来自伦敦大学地球物理学和气候灾害学名誉教授、火山学家Bill McGuire说:“仙台核电站距离樱岛火山和雾岛火山较远,不会受到火山喷发的直接影响,例如熔岩流或火山碎屑流,但在喷发量较大且有风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McGuire说阿苏山火山的喷发特点是,频繁、喷发量相对较小并且在过去10000年里没有较大的喷发记录。虽说火山喷发量较小,但不意味着它不会影响该地区的核电站。McGuire说,由于距离的关系,九州岛南部的核电站不会受到熔岩浆的危害,但火山灰仍然是一个问题。

他说:“灰很容易被人们忽视,但它可以堵塞过滤器和机械装置,进入电气系统造成很严重的问题。”

从人类历史上来看,10000年只是其中的一个片段,来自南弗罗里达大学的火山学家Charles B. Connor认为,在建造一座强大的核反应堆时需要查阅一段时间内的历史记录。

Connor在电话中说道:“火山学家无法经常观察它们,所以无法知道确切的时间范围和大规模喷发的前兆。在测算火山喷发的概率时是一个问题。”

McGuire和Connor在解释的过程中例举了世界范围内的几座核电站根据喷发与否或大规模喷发的可能性进行建造的。

McGuire说:“有时候尽管发生自然灾害的可能性很大,但依旧无法停止建造。短期效益和利益是主要的驱动力。”

Connor引用美国西北部俄勒冈州的特洛伊核电站(1980年代受Mount Saint Helen火山爆发影响),以及菲律宾Bataan核电站为例。当时特洛伊核电站不受Mount Saint Helen爆发的影响仍然运行,而Bataan核电站在1980年代由于该地区可能受到火山的影响而被菲律宾政府关闭。

九州电力公司的发言人Torahiko Komatsu,这次的火山爆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仙台核电站距离火山有145公里。但依旧存在风险。

Connor说:“就像福岛一样,对九州来说也存在着一个低概率的灾难□□件。即使从人类经验上考虑爆发的可能性很小,但整个核电站的设备是巨大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成为政府的一个艰难决定了。”

也可能是因为,自从福岛以后,日本一直在考虑核能的未来。

本文译自 motherboard,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