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5 , 13:00

女生是否该把择校建立在择偶潜力基础上?

[-]

你是不是受过教育的单身寻配偶的直女?你是不是觉得找到一个入得了眼(更别提结婚)的男人都很不切实际?

你不是一个人,这是人口学特征。研究表明,由于高学历女性过剩而相应的能匹配上的受教育男性供不应求,20~30多岁的单身女性很难找到配偶。这种失衡现象不仅发生在一两个地区已经被大量报道,而且单身女性们在交友网站上寻找男士并不会让情况有所好转。

那么要怎么解决呢?据最新的相关书籍财经记者Jon Birger写的《Date-onomics: How Dating Became a Lopsided Numbers Game》中,作者提出既想念大学又想结婚的女孩子应该早点做打算,在选择大学时就考虑到以后的择夫问题。具体点说就是选择男女比例中男生比例较重的学校就读。

和主张妹子们要在年纪太大找不到之前在大学里找老公的“Princeton Mom”Susan Patton不同,Birger的这点看法是基于数据给出的指导性建议。他说,在女性多于男性的学校里,单身女性从大一开始就会面临男人“赤字”问题,基数少自然选择也少了,而如果选择了男性比女性多的学校理论上是可以避免供不应求的。

[-]

约会经济学(Date-onomics)给出了让人信服的实例,Birger之所以写这本书是受一个女性朋友的亲身经历启发。那个朋友聪明、漂亮几乎全能,但还是单身。在电话采访中Birger说:“对这些女人我都是回复说‘这不是你的错,是人口统计学问题’。”

在研究过美国社区调查(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城市男女性别比数据和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大学生男女性别比的数据之后,Birger得出结论说许多女性难以找到约会男士并不是犯了什么错,相反的她们还是做了最正确的决定。

就拿纽约来说,高学历直女远远多过高学历的直男,也就是说更多的女性要去争更少的男人。Birger的给类似他那位朋友的女性的建议是:像一个经济学家一样思考这个问题,基于供需情况做决定。

这个理论放到现实是什么样子呢?如果你是生活在性别比跟你不对盘的城市的女性,那么你就得搬去一个男性更多的地区。美国受过大学教育的单身直女与相应的直男之间比例差距在西海岸拉得比较小,比如加州圣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22~29岁的大学教育程度直男比女性高出11%。

如果没办法搬家的话,Birger还提出建议——可以选择一个男性比例大的行业工作。比如大多数机械工程师、计算机网络 、金融顾问以及科学家都是男性,所以在日常工作中就能了解男同事选择比较青睐的那个约会。

[-]

当然,很多成年女性并不想把自己的职业和生活以找老公为中心,这也是Birger提出要趁早谋划的原因。在Birger的约会经济学著作中,他并不是把它当成约会指导而是在综合各种数据,给出结论让生活中缺少约会和选择的女性找到适合自己的策略。但是在他的这个学说中,除非有时光机能把你带回高中,运筹帷幄把大学、婚姻都计划好。择偶可能不再是一种选择而会变成有趣的概念。

Birger认为少女们如果能早点规划自己的寻找配偶计划让这个事变得更容易,那她们也能自己让约会成功。他说:“我并不站在大多数人的道德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不想因为别人想过怎样的生活对谁有什么判断,但是我信任智慧地应用见识做的决定。”

所谓明智的决定就是选择一个性别比例适合自己的大学,这会对她们有利的,就算不能至少也不会有什么坏处。而且这个比例问题还没想象的简单,比如一个学校如果说自己的男女比例为40:60,看起来好像并没有那么不平衡,但是如果简化成2:3就表示女性比男性多了一半。像这种男女比的学校就是对婚姻比较重视的青少女要避开的。

虽然不是所有本科女生都做好了找丈夫的准备,但在男女比例更平衡的学校有助于让女孩子发现自己的吸引力增加交友自信,也更容易建立稳定两□□而不是寂寞男女的暂时陪伴。Birger采访了在两种男女比例极端的大学女生,发现就读女性比例高的学校女学生很难发展校园恋情。而另一方面,在男生较多的学校的女生认为大学配对是常态。《纽约时报》在2010年的一篇名为“The New Math on Campus”的报道中就已经探究过这种现象。

那么,为什么约会文化不能成为选择大学的众多考虑因素其中一个呢?学院董事会给高中生的择校指南也不局限于大学本身,学生们要考虑学校的地理位置(是想继续在待惯了的地方还是想尝试新的地方?)、校园环境(想不想去个方便体育锻炼的地方?)以及学习环境(更看重社交活动还是学习呢?)。而类似“我想不想去□□比稳定关系更常见的学校?”的问题却没有被列入考虑。

[-]

另外,Birger指出男性偏多的大学对女大学生还有一点好处。许多男性偏多的私立院校在招生时都会对女学生稍微放宽点要求。比如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里面女学生只有34%,男生有66%,在2014年秋,它录取的女性申请学生是41%男生是30%。类似的还有加州理工大学(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学校男女比例为59%的男生,41%的女生,在录取时接收的男学生为6%,女学生16%。

令人沮丧的是,还有部分单身女大学生/毕业生不想搬迁、找新工作,也不是时空旅行者。Birger指出这部分女性就把寻偶目标扩散到没有大学文凭的男性身上,也就是说一群多才多艺的女大学生却并没有什么人稀罕、赏识。他说:“我相信不久就会看到混领(白领+蓝领、金领+白领之类的)婚姻组合,在非裔美国人社区中已经出现了,那里的男女比例差距更是大。”

在电话采访中,Birger分享了一则轶事作为这种趋势正在兴起的例证。这个故事是Birger的妻子和曼哈顿的理发师谈论起Birger的这本新书理发师说的:“我有三个顾客,都是从曼哈顿奋斗上去的成功、美丽的华尔街精英,最后却和纽约市警察或消防员约会。”

Birger认为这些人的选择是值得庆祝的,社会科学研究表明这一类人比其他渣男更顾家,心更安定不花心。

本文译自 Fusion,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