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4 , 22:00

精英才不会为消除财富差距而牺牲整体效率

美国经济失调已经引起了人们对精英态度和行为表现的注意,这些在顶尖大学接受教育的人可能会首先成为富人,并对美国的未来带来不相称的影响。为了了解精英阶层将如何管理社会资源,一项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研究调查了一组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学生。

[-]

研究发现比起增加收入平等,他们更有可能从提升美国整体财富的角度做出决策。因而,美国人有可能选出不大可能解决收入平等问题的决策者。

在研究中,研究人员选择了208名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和一些多样但相对来说成为精英的可能性较小的人。研究对象分别是2007年、2010年和2013年入学的学生,这样的分段意味着每一个试验将选取完全不同的耶鲁大学法学院学生。

研究作者根据耶鲁大学法学院在研究所机构的地位选择该院学生作为社会和政治精英。耶鲁大学法学院只接受经过其大学教育11.3%的学生申请,其中学生大多来自小康家庭。几乎一半研究对象的父母双方均拥有研究生学位,一大半研究对象的家庭收入高于一般家庭。典型的是,法学院的研究生毕业后能挣到16万美元的年薪。

这些法学院学生被拿来与309名在人口统计、地理和社会及经济特征上更具代表性的美国成年人作对比。这309人的学历普遍低于法学院学生。第二个控制变量组包括非耶鲁精英,即拥有研究生学位且家庭年收入高于10万美元的网络样本。最后一组控制变量组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本科生组成,这个顶尖大学招收学生的社会经济和文化背景更加多元。

参与者们在玩决策游戏时,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会给他自己和一位匿名玩家带来影响。参与者们要在这些游戏中积累财富。有些选项会提升公平性并最终减小他们自己和另外一名匿名玩家的财富差距。其它选择则会提升效率并最终增加两位玩家的参附,但并不会重新平衡他们的财富。

实验数据显示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参与者们选择效率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其它组,他们会选择提升整体财富,忽视他们和其他人之间的财富差距。比起非精英控制组,那些非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精英们也显得不那么公平,不过这种差距在统计意义上可以忽略不计。

不仅仅是耶鲁,比起非精英控制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们选择效率的可能性也更高,但他们并不会像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学生那样做。在所有研究对象中,非精英控制组最有可能选择促进公平,消除他们自己和其他玩家之间的财富差距。

研究作者认为这些结果非常重要,它们为我们提供为何美国采取越来越多的政策手段来消除收入差距的潜在洞察力。这些发现表明也许由于精英接受的训练和他们倾向,这些人不太可能为了消除财富差距而做出牺牲整体效率的决策。这一研究为公众关于收入不平等的讨论和导致它永久存在的因素提供了有意义的数据。

本文译自 Arstechnic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