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3 , 09:00
13

古怪狂野的互联网AFK跳蚤市场

[-]

白纸黑字的招牌被贴在支撑帐篷的杆上,上面写着:“Rinzo Shimizu Gazing。”只需付费1美元,你就能“实时注视着睡在东京的Rinzo Shimizu(招牌主人的父亲),没有时间限制。”可接受刷卡。Rinzo Shimizu的儿子、出售者Qanta Shimizu戴着厚厚的眼镜,他穿着的超大T恤上印着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字样,你可以想到这件T恤肯定是他免费获得的。他在帐篷前来回踱步,检查着好奇的游客的货款是否到账。他在这样做的时候,时不时地否认,“这真的非常无聊,真的。”人们耸了耸肩,还是走进了帐篷。

网络离开键盘(AFK,away from keyboard)后还存在吗?(除了一个屏幕之外)它是什么样子的?给人什么感觉?散发出什么气味?听起来是什么样子?尝起来是什么味道?它就是坐在纽约市一家工厂改造成的艺术空间的一顶帐篷里,通过直播看着一名男子在他东京的家里睡觉吗?我(原作)也不知道。

[-]

9月12日,在Knockdown Center举办的Internet Yami-Ichi(可免费参加的跳蚤市场)令人们有许多疑惑。这个由艺术家exonemo、负责人Chris Romero和艺术管理服务Eri Takane组织的集会是美国第一个互联网跳蚤市场,它最先出现在三年前的东京,由IDPW.org赞助。此次共有一百多名小贩(人数最多的一次)参加,他们填满了皇后区麦斯佩斯的这个工厂。他们出售的物品有艺术作品、贴纸、临时纹身、表演、处方药、书籍、杂志、衣物、罐头肉、定制的虚拟现实体验以及一系列令人困惑的东西。

[-]

比如,Annie Malamet和Darla Bell的桌上就摆着“互联网内裤”,这些彩色的蕾丝内裤(还有一套泳衣),对此Malamet的形容是“在网上穿了很长一段时间”。她自信地看着摆满了她内衣的桌子,对定价解释道:“我越郁闷,在app之间切换的时间和睡着之间的时间越长,价格就越昂贵。”(10美元至30美元不等。)在距离Malamet不远的地方,你可以花1美元让两名自称The Human Printer(人类打印机)的男子帮你画肖像;再花2美元他们会给你寄一封真正的、油腻的邮件(国际邮件需3美元);或者花5美元买一本“一名日本商学院学士的午餐和晚餐INS”翻页书(奇怪的是封面上画着P. Diddy);或者你也可以买Glitchhaus提供的价值75美元的、仿照一种臭名远扬的电脑病毒织成的华丽围巾。Qanta Shimizu的帐篷也在附近。

[-]
[-]

Shimizu说:“我只是想让我的父亲商业化。”他旁边的桌上摆着吸引人的仓鼠自拍轮。Shimizu表示他曾参加过东京举行的互联网跳蚤市场,们可以付钱与他的父亲交谈,但他发现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中这样做的局限性太大。而纽约客的认知多元化,对新事物的接受度也很高,他的想法在这里很容易实现。

[-]

尚不清楚帐篷与互联网有何关系,而Shimizu也并非唯一一个携带帐篷进场的人。艺术家Michael Sarff也带了帐篷,他在帐篷中即兴演奏伊诺的《机场音乐》,不收钱。但带专辑回家的价格高达800美元,据我的非官方研究这应该是全场价格最高的东西(仓鼠自拍轮也才200美元)。

[-]

场上还有其它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NoPhone,一块iPhone大小的塑料,毫无用处,售价9.99美元。

[-]

一般来说,小贩们似乎对卖东西并不感兴趣,他们更注重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向他们廉价兜售一些听起来有趣的东西,相当于一种AFK众筹网站。有趣的是,他们吸引人的最终目标并不一定是卖东西,而是经历本身。比如,你可以买一个上面有图案的钥匙扣,艺术家Sessa Englund会将图案传到INS上,你买下钥匙扣之后可以盯着她将图案删除。

[-]

作家Dylan Schenker和Corinna Kirsch创造并卖出了一份“网络百科全书”杂志,Dylan Schenker说:“作为一种美学,在这些东西上面谈论互联网非常奇怪。不过这就是事物存在的方式,它变成了一种语言,一种通用语。”事实上,除了病毒围巾之外,互联网跳蚤市场的统一特点已经不再是一种像素化外表,而是一种深沉的人类感情:快乐、陶醉在移除掉互联网本身之后的可能性之中、以及不得不穿上裤子离开房间的感觉。

[-]
TH CH Meme Traders

最后,我们是否应该为我们能真正记住的经历付账或者仅仅为共享亚文化买单依旧存在很大争议。不过我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是买了一些原先我认为自己不会买的东西,我还在TH CH Meme Traders减价出售的时候花1美元买了一个U盘。回到家,我将它插上电脑,检查里面的内容:动画片、故障视频、奇怪的屏幕截图与一个名为“poop collection”的文件夹等等。文件夹里是业余人士拍摄的不同动物在大便的视频。有些东西最好还是留在屏幕里。

本文译自 Hyperallergi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6)

TOTAL COMMENTS: 13+1

  1. LegendOOO
    @2 years ago
    2939873

    先杀!

  2. 五爷
    @2 years ago
    2939878

    我记得潘家园2008年(左右)的时候在西区划出了一块地,交10块钱可以摆摊卖一天自己的东西,早期时的玲琅满目匪夷所思感很是类似文中场面,中学生卖课本,儿童卖玩具,阿姨打算卖狗等等,如今再也不是了

    [33] XX [0] 回复 [0]
  3. 2939888

    霍,这不就是电商么。

  4. SAIHDOAS
    @2 years ago
    2939891

    @night: 黑的漂亮

  5. angelababy
    @2 years ago
    2939894

    看成跳蛋市场……

  6. kakatris
    @2 years ago
    2939906

    internet不应该是一个带着红色指示灯的黑盒子吗?

    [12] XX [0] 回复 [0]
  7. 野生土直男
    @2 years ago
    2939956

    什么鬼

  8. 银之
    @2 years ago
    2939958

    非常有意思

    离校之前曾在学校摆摊,卖课本、杂志、笔记本散热器、收音机等杂物,旁边放上一块标明自取由你定价的萌化牌子,下面摆上纸巾做成的兔斯基收钱箱。

    学校周围治安不算太好,没想赚钱,也知道可能有人拿走钱,但是那种期待不同可能性的感觉非常妙

  9. 哒哒哒
    @2 years ago
    2940003

    @银之: 结果如何?

  10. 银之
    @2 years ago
    2940043

    @哒哒哒:
    没有发生同学怀疑的会被偷也没有被阿姨收走,觉得这个世界没那么坏;第二天附近多了好几个模仿的摊子;卖书过程中还有同学把不要的书放在摊位上,比如整套崭新的《子不语》, 我寄给异地网友了,整个卖书的过程很开心

    收入的话,连续3天(其实第二天就卖的差不多),300多块,平均每本书卖了8块

  11. 脑残
    @2 years ago
    2940081

    可以zhuangbility了

  12. 一等上流
    @2 years ago
    2940170

    看成跳蛋市场

  13. 哈佛教授
    @2 years ago
    2940300

    这种传统的跳蚤市场最有爱了,很久以前还有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但最近摆摊的基本都是打着二手名义卖廉价品甚至假货的,人越来越坏。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