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3 , 23:00

幕后:《盲点》女主全身精细的纹身是怎么来的

[-]

一个女人赤裸着出现在时代广场上的一个袋子里,从头到脚的盖满纹身。她是一个失忆者,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些纹身是怎么来的。这是新剧《盲点》不可抗拒的剧情预设。几乎和剧中纹身一样神秘的问题是剧组是如何创造出这些纹身的。

影星杰米·亚历山大(Jaimie Alexander)在《盲点》每集中都作为谜一般的无名氏变身为长脚的艺术品。她的身体艺术当然是华丽的,但这些纹身不仅仅是装饰,每一个都提供FBI必须解决的犯罪线索,使之对剧集的叙事至关重要。该剧由Martin Gero和Greg Berlanti执行制片,9月21日开始在NBC首映。

创造错综复杂的纹身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挑战,但这次,化妆和特效艺术家Christien Tinsley和他在加州太阳谷的团队“Tinsley工作室”今年早些时候在试播剧投入制作前只有10天时间来创作纹身。

[-]

“我认为这是最具挑战性的事情,”Tinsley说,“事实上,我们几乎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设计、创造、生产,然后提供这个纹身,但这也非常好因为我们没时间把任何事情想多了。”

Tinsley工作室为电视和电影做各种化妆和特效工作,多年来该公司还赢得了临时纹身的权威名声,给《□□》中的范·迪塞尔、《越狱》中的米帅、以及《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中的加里·奥德曼都做过纹身。

但Tinsley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成为好莱坞知名的“纹身师”。这都是偶然发生的,他解释说,当他在电影《珍珠港》工作时,创造了一个专有的贴花式假体化妆技术来创造看起来逼真的伤口,又可以很容易地施用和去除,然后他很快就开始使用该技术来创造电视和电影中需求很高的临时纹身。他把自己的发明称为Tinsley转印,并在2008年获得了第80届奥斯卡科学技术成就奖。

[-]

定制Tinsley转印已经成为Tinsley工作室的一项大业务。“我们可能为世界各地的各种制作做了接近一百万美元价值的纹身,” Tinsley说。一般公众也能使用Tinsley转印的一个产品线

每个人都对他最近给《盲点》做的作品着迷,NBC也在用预告片和海报大力推广亚力山大的纹身身体,Tinsley最近谈起他设计、施用和去除纹身的流程。

[-]

任务始于一张空白画布

《盲点》的制片们对于纹身有一些想法想要集成进去,包括FBI特工Kurt Weller的名字和一个条码。除此以外Tinsley和他的团队可以自由创作。“在给制片们提交任何东西之前,我们花了六天的时间做研究和设计,前三天只是在研究,我们研究了世界上我们能想到的关于阴谋论的一切,旧世界美国,可以某种方式使用或者足够隐晦可以围绕纹身创作故事的诗歌和短语,”他指出,“请记住,我们是在为尚未写就的故事创作图像,编剧只写了试播集。”

最终,Tinsley和他的团队提出了分层应用的200多个设计。虽然Tinsley最喜欢的纹身是亚力山大左臀的一个螺旋,你也会在亚力山大其它身体部位找到不同形式的手形、一只鸟、汉字(汗,估计要跪)和包括Mandelbrot集等数学公式。

至于配色,亚力山大身上的纹身呈现黑色、绿色和红色。“可能最好用来比较颜色的是一美元纸钞,”Tinsley说,“一美元钞虽然是很单色的绿色和奶油色,但也是柔和的。”

[-]

整体设计可以容纳额外的纹身

鉴于Tinsley和他的团队创作最初的纹身时制片们还没有设定全剧的剧情,很重要的是建立总体设计的流动性。“在设计试播剧的原始纹身中我们必须使用的部分技巧是创造层层叠叠的图像,” Tinsley解释说,“这样做的原因之一不仅是做出一些超越平面图像的广泛的酷的容易辨识的东西,也允许我们有自由添加当时未想到的故事情节的图像。”

[-]

这些纹身被编组在一起,整张地施用

单独施用200多个纹身会太耗费时间,所以这些纹身整张地施加到亚力山大身上——一共有18张,光是背部就有三张。

即使整张施加纹身,还是要花很长时间。Tinsley说如果亚力山大要做全身,需要约4小时。如果她在一个场景中穿着背心,那天只需要上部分纹身,这个过程可以减少到45分钟左右。

亚力山大通常保持纹身二至三天。

Tinsley指出,虽然在试播集拍摄时和各种推广活动中他和他的队员们上手施用纹身,此后制片方接手了施用职责。“他们在纽约拍摄,让我们一直呆在那里是一项不实际的开支。”

[-]

能上能下

全都做上时,需要约一小时来除去亚力山大身上的所有纹身。纹身先涂上一层叫作Betasol的去除剂,等几分钟与粘合剂和墨水起反应,使之可以被从身上擦去。Tinsley说,这听起来虽然很简单,移除临时纹身对皮肤伤害很大。

[-]

演员的态度会影响整个过程

值得庆幸的是,亚力山大在于一坐不动几个小时和应对移除纹身的后遗症上是个大好人。“如果没有愿意参与并帮助我们的演员,我们的工作就会变得非常困难,并且几乎不可能适当地达成。这全靠演员的耐心,忍住不动并享受这一并不令人愉快的过程。”Tinsley说,“有一些演员不喜欢这个过程,如果他们没有纹身,也不会太多影响到故事情节。但在像这样的情况下,它们是至关重要的。”

他继续道:“我不知道他们在第二、三、四、五季将走向何方,但重点是:这是第一季,加上营销和其他附带的一切,这是她所需要做的一大部分,而且实话说我认为她比几乎任何我知道的演员都更好地拥抱这个想法。她喜欢看着镜子觉得自己是另一个人。事实上,这是一个演员成为角色而不是假装是一个角色的巨大动机,这是有区别的。”

本文译自 Co.Create,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2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