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1 , 08:30

最美候机楼:昔日被遗弃,明日变酒店

[-]

六十年代是动荡的十年——但大多数人认为那时是航空旅行的黄金时代。肯尼迪机场开幕于1962年的TWA(环球航空)航站楼,就是这个逝去年代的一个完美例子,但这栋二十世纪中叶的杰作已经闲置了十多年,而现在,它将再获新生。

在废弃几乎15年以后,控制着该建筑的纽约港务局终于正式选择捷蓝将此建筑改建为酒店的提案。今年夏天州长库莫支持过该提案,现在看来港务局最终给亮了绿灯。

现在还没有多少设计细节出来,但我们已经知道这桩1962年建筑里的酒店将会有505间客房和4万平方英尺会议空间,以及多达8间餐厅,而登峰造极的则是一个俯瞰跑道的1万平方英尺观景台。

建筑师、历史学家、和普通纽约人多年来为了保护该建筑和确保其未来用途不破坏原有建筑而斗争。如今很难想象有人会为了一个机场而由衷地兴奋,但由出生于芬兰的建筑师埃罗·沙里宁设计的TWA航站楼就是这样的建筑之一。从建筑到系统,它是一个技术奇迹。

[-]

首先屋顶本身就是一个突破性的结构,由四个薄壁混凝土制成的平衡外壳构成,每个都经由数次30小时浇筑过程建成。它看起来像是一只飞鸟,在它的时代里绝对是激进的。评论家Ada Louise Huxtable于该建筑开放前一年在《纽约时报》沙里宁的讣告中称之为“来自熟悉的形式和技术的建筑学的几乎混乱的释放的明确和令人敬畏的表达”。

[-]
[-]
AP Photo; JR/Flickr CC

然后是使它运转的技术,其中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被应用。

地标保护委员会列举了其中几个:有行李转盘,当时是新奇技术;电子操纵自动打开的门;它是最早利用廊桥把乘客从飞机迎进候机楼,而不是在停机坪上步行的候机楼之一;多亏了瑞士钟表制造商Solari,一个巨型标志牌用自动变化数字显示着出发时间。

[-]
[-]
Kenneth Dellaquila/Flickr CC

那么它发生了什么?嗯,首先,飞机超越了航站楼,它变得狭窄陈旧了——而随着航空旅行经济的改变,它对航空公司越来越没什么用。2001年它正式停止营运,几年之后,国家历史建筑保护信托会把从拆除或改建的命运中拯救下来,然而,从那时起,航站楼会发生什么一直并不清楚。

[-]
[-]
Owen Young/Flickr CC; Seamus Murray/Flickr CC

一个流行的想法是把它变成酒店,而且开发商们在过去三年中(在某个时间还包括了川普)一直在竞争其权利。今天的消息说明这笔交易终于完成了——你将能入住捷蓝在该航站楼建造的酒店房间。但除了酒店项目获准推进以外,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项目更多信息,例如,还不清楚它周边会建造什么类型的结构。

[-]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施工日期(2016年动工)和完成目标(2018年),再加上一个承诺:新项目将“庆祝和保护埃罗·沙里宁的杰作。”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