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0 , 08:15

瑞典社会实验:六小时工作制更好

[-]

绝大多数西方国家的雇员都习惯于花费更多的时间陪伴同事,而非家庭。在美国,员工平均每周要在办公室里待上47个小时,试图取悦上司、证明自己的工作。他们感到精疲力竭。

然而瑞典的一个城市通过引进六小时工作制来挑战这个广为人所接受的观念。

2014年4月,哥德堡政府宣布进行一项实验,通过减少公共机构的雇员的工作时间来提升“工作—生活”的平衡、促进生产力,最终降低花费。目前为止,它被认为是成功的。

在哥德堡的一家养老院里,当工作时间转为每天六小时后,照料的标准有所提升。老年护理主管Ann-Charlotte Dahlbom Larsson说道: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我们的工作量上升了、人手减少了,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由于精疲力竭,护理部的员工生病的生病、抑郁的抑郁。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缺乏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据报告,家庭护理也变得更有活力、更少压力。他们可以花费更多时间陪伴居民,后者则感到更加舒适与放松。

为了弥补减少的工作时间,该机构额外雇佣了14名员工,因此这个计划看上去似乎需要花费额外的金钱。然而尽管经济存在下滑,但瑞典的其他公共机构也开始纷纷效仿这家养老院。萨尔格林斯大学医院的矫形外科现已改为六小时工作制,而默奥大学的两个医院科室里的医生和护士也即将迎来相同的工作模式。

[-]

闲暇颂

这并非人们首次发现更短的工作时间带来更优的工作绩效。去年,斯坦福的经济学家John Pencavel证明了,工作产量并不会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而等比增加。实际上,在一定的工作时间之后,工作产量的增长速度开始减缓。

英国员工的工作时间比法国或德国多,然而前者的工作产量平均比后者低27%至31%。美国的生产效率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卢森堡,但他们的工作时间却比卢森堡多出20%。

1932年,哲学家伯特兰·罗素在一篇文章《闲暇颂》中写道:多亏了科技的进步,工人们可以将工作时间缩减至一半——20小时。

如果普通的工薪阶层每天工作4个小时,那么对所有人而言便已足够,且将不会有失业现象——前提是有适当而明智的组织。

在80多年过后,哥德堡终于将罗素的哲学投入实践中——至少实践了一半。

本文译自 qz,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