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20 , 16:00
65

外国人吐槽:学习中文最痛苦的地方

相互关联而又拗口难懂的中文是12亿人的母语。在这些方言之中,标准汉语或者人们熟知的普通话共有8.48亿母语使用者,这比世界上任何其他语言的使用者都多。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自然看到了学习汉语作为第二外语的实用性。

但是学习第二外语是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尤其是当你想学习的目标语言和你的母语在本质上差别很大的时候。通过向4位外国人询问他们在学习中文中的经历,最近YouTube上名叫“老外学中文最痛苦的地方”探索的正是这个命题。

不管你在不在苦学中文又或者是正在考虑学习中文,对于想要扩展语言视野的任何人来说,这个小短片看起来都很有趣。

只有区区2分13秒的视频只能简单介绍一下中文的基础语言特点。它就是一个极棒的概述,但是却很好的说明了外国人学习第二外语中文时遇到的典型困难。

直接点开下面的视频(被优酷和谐了就算了吧),或者是看4位老外的采访的截图。

美国

[-]

[-]

荷兰

[-]

[-]

[-]

法国

[-]

[-]

[-]

澳大利亚

[-]

[-]

不幸的是这个YouTube视频的评论大部分都是中文,这使得我们(原文作者,下同)这些不懂中文的外国人难以了解一般大众的想法。我们邀请学中文的读者们在下面的评论栏中分享他们自己的见解。

本文译自 rocketnews24,由译者 仙剑守望者3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44)

TOTAL COMMENTS: 65+1

[2] 1 »
  1. 哎呀呀
    @2 years ago
    3142574

    没有语言环境是学不好外语的,。

  2. mejlong
    @2 years ago
    3095982

    今天我去了了一件事 了了么 ?了了 真的了了? 真的了了 来来吧 两个字弄死外国人

  3. retalk
    @2 years ago
    2940470

    @阿岛: 英语的短句也经常把修饰放在主体前面,求短,但长句时就多放在后面。I have a red phone. I have a phone of red. I have a phone it looked so red just like the fire in the night.说明有考虑到帮助理解的更灵活处理习惯,已流行使用专门连接后缀修饰的词,that it who of which 等等,不象中文基本上都靠“的”字表示修饰对象。
    你的举例在必须一连串表述不允许符号分隔时,不太妥当,有时存在以连串表述来造句的需要。

  4. 淋淋仔
    @2 years ago
    2940265

    挨年近节要意思意思下

  5. 阿岛
    @2 years ago
    2939481

    食狮史和击鸡记,如果离开文字,光听声音怕是没几人能正确理解其表达的含义。语言应该在文字媒介和声音媒介都能准确传达意思,易于理解,减少歧义。

  6. 阿岛
    @2 years ago
    2939471

    @openriced: 汉语可以这样说,我今天中午吃了一碗奇怪的面条,有油没盐有糖…形容放在面条前面虽然能说得通,但是主体都没出现就不断加修饰会让听者很难理解的

  7. 美食家18
    @2 years ago
    2938191

    练字。。。天天打字的我们也不会写字了。

  8. 幫肆
    @2 years ago
    2938004

    千万不要去看原版视频 里面几只台独狗的话太气人了

  9. 绯衣
    @2 years ago
    2937931

    @fml: 闷声作大死

  10. openriced
    @2 years ago
    2937821

    不扯太多先,谈一下英语语法的一个有趣现象,面条法。
    以汉语来做对照的背景。汉语词群排列的模相对属于硬性的“结晶体”,所表示的特定的复杂意思,经常不让相对关键主词进行时间上的优先展示,而更常由其它辅助词的意思来声明具有关键主要特征,造成不能只从展示时间先后顺序的角度来判断相对关键程度,需要兼顾各词在整群当中所建立的时空相对关系总态势(也是模)。
    比方这一句:“我今天中午吃了一碗有油没水有糖没盐有辣椒没陈醋有调羹没筷子还要先给老板唱首歌才能开吃的奇怪面条。”
    压缩内容为“我吃了一碗奇怪的面条。”看看关键主词本来在词群排列体的什么位置,虽然可以运用也能通用的某些子语法把它们摆在前头展示,但通用程度不太高(少用而不习惯),在辅助词很多的情况下,容易把人撑破脑肚,忘记究竟哪些词最关键主要。
    而英语在这方面靠口语交流的主习惯,有如筷子夹面条,更方面把关键主词扯到前头,优先展示了,再提供其它的辅助词,利于交流的对方抓到词群的模的特征,上述长句为“我今天中午吃了奇怪的一碗面条that(汉语缺少这种习惯级的柔性连接辅助词)有油没水有糖没盐…..”

    这应该是英语母语者难学会汉语的最大障碍,遇到很不习惯的关键主词不被在前头展示,需要在按照展示顺序连续解码各个单词时,开启新进程搜索判断各词的整群相对关系,这比汉字以音调表示不同意思(子语法之一)的解码远远更难搞。

  11. openriced
    @2 years ago
    2937774

    语法,也就是表达意思的信号组织结构的“模”,决定大部分难度,因为不同的模会造成结构的不吻合,如果没有中介性能的传递转换结构解码器(也是一类模,只是具备转接指向动作机构的灵活可变性)。
    战术解释一斑:
    特指某种意思的单词,虽然在各种语言中经常具有不同的发音和图形字符,本来是最难学的,但大多在基本意义上都固定指向特定的信息点,知晓并记住就学会了,中文的“人”,英语的“human”,读写都有巨大不同,硬记就好了,等脑神经的自动解码系统建立相应的硬件性条件反射结构,便会促成“下意识地”理解,只学这么一个词时,难度很不大,失败者几乎都是自己很少用到,造成脑神经解码反射处于缺少刺激的不强化状态。
    但只学单词不能做使用词群(在时间空间上以特定排列模式表示更复杂的意思)的日常语言交流,多学一些甚至学全部,也是未被适当排列的积木零件,所以也不能做。
    故而非要学会模这个词群的时空排列形式,也就是语法,语言所用单词的特定化联合建筑法规。
    而语法的学会也是脑神经的解码系统完成习惯化的反射结构建造和维持(含多种相对不同语法之间的转换翻译),如果不加挂其它性能的转换器,就只能也要多用多刺激,让脑神经自动提高相应的解码特化,不经常使用的语法会难以即时应用,就是这原因。

  12. 哈哈
    @2 years ago
    2937694

    蜂就是bee,蜜就是honey。蜂蜜/蜜蜂这种现代汉语词汇就是在原词前加修饰词以缩小词义。

  13. Presto
    @2 years ago
    2937601

    领导:小明,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明:没什么意思,意思意思!
    领导:你这就没意思了啊。
    小明:小意思,小意思。
    领导:你这个人有点意思。
    小明:其实我真没别的意思!
    领导:那我就不好意思了啊。
    小明:是我不好意思!

    请问以上的意思都是什么意思?该对话发生在什么场合?

    [22] XX [2] 回复 [0]
  14. changshengbubai
    @2 years ago
    2937582

    其实国内也有很多半学术的中文难易的讨论。说实话中文的语法还算规整,但问题是特例太多,多的都不好意思叫特例了

  15. 碧海
    @2 years ago
    2937542

    谁能知道乌克兰美女是如何学汉语的?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