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7 , 00:01

海滩游客成灾,非要挤着看海龟产卵

9月12日在哥斯达黎加,上百名游客挤在圣克鲁斯的Ostional海滩上(大部分人由付费的导游带领而来),以便亲眼目睹雌性海龟从水里爬出来,在哥斯达黎加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产卵的场景。但相比静静地观看这个地球上最古老物种之一的行动,大部分赤膊的游客挤在海滩上,完全破坏了这个被保护的栖息地,使得海龟没办法穿过海滨,游客甚至践踏了海龟们脆弱的巢穴。

[-]

当地政府发出了警告,派遣三名国家警察增援公园的两名园林管理员,但他们没办法令人群退后。《哥斯达黎加时报》报道称游客为了自拍,在怀孕的海龟旁泼水。园林管理员Carlos Hernández表示他从未在海滩上见过这么多人。他们抚摸海龟,不少父母还让他们的孩子坐到海龟背上拍照。

环境与能源部工人联合会的成员指出这种特别的阿里巴达现象(准妈妈们大规模迁徙的现象)发生已有一周,游客人数已达到高峰。在这次人类入侵中,自然母亲也有部分责任。这里在9月和10月会迎来最大雨量,导致人们拥挤在河流和海滩上。今年尤为干涸,因此游客才能亲眼目睹这些怀孕的爬行动物排队行进的场景。

[-]

看起来这种事情发生得还不少。海洋自然环境保护主义者Jonathon Miller-Weisberger指出这种情况是全世界的通病,只是此次事件更加极端而已。他与海龟的人类邻居们一起试图改变人类与海龟交流的方式。他的组织4Biodiversity.org旨在教育年轻人该如何保护这些动物并保护它们的巢穴。但他的倡议受到了政府政策的阻挠,当地政策允许人们捡走海龟蛋。

没错,就是你看到的这样。自1987年开始,在哥斯大黎加欧斯逊公开收藏并出售海龟蛋就已经合法化。博主Diego Delfino在Medium上写道:“只有哥斯达黎加的海滩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种全面和可持续模式由当地社区居民研发出来,受到UCR、MINAE和INCOPESCA SENASA的控制与监督。”这表明出售海龟蛋已经形成了体系,海滩上爆发的游客潮显示这种控制有很大弹性操作空间。

[-]

Delfino断言海龟最大的掠食者就是它们自己。他说百分之九十三的哥斯大黎加欧斯逊海龟蛋死于自然原因,包括巢穴被后来的海龟摧毁、被秃鹫和其它动物攻击以及侵入的幼虫等原因在内。他写道:“不论有没有人类干预,大部分海龟蛋都活不下来。”难道这不正是人们应该加紧保护剩余海龟蛋的原因吗?

海龟自恐龙时期就出现在了地球上。它们出现在世界各地温暖且气候温和的水中,它们会在觅食场所和巢穴之间移动,有时候它们需要移动2253公里才能回到它们出生的那个巢穴中。

怀孕的雌性海龟上岸后会利用它们的鳍肢在海滩上挖出巢穴,接着将蛋产在里面(约有10-190颗,数目视海龟种类而定),之后回到海洋中。小海龟需要花一周时间才能从巢穴中钻出来,夜间出行的它们会尽力回到海中。这种自然现象已经持续了一亿多年。在没有比基尼或者自拍杆的情况下,海滩应该长这样:

[-]

我们到底怎么了?我们已经到了一个不在与自然有真正联系的临界点了吗?我们已经对这个星球上其它生物失去了尊敬吗?我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消耗,产生了数量难以估计的不可回收的废弃物。我们将干净的水这类基本资源商业化,为了追求化石燃料,我们对自然进行剥削。

我(原作)曾在大西洋上一座较为原始的岛上度假,在那里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强大。Peggy Messler Schaffer曾说:“人类制造出各种人工边界,将他们与其它动物区分开,其它动物的困境也变成了能吸引观众的体育赛事。”不可知信仰的我希望上帝能拯救我们,因为我们没办法自救。

本文译自 Greenprophe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