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7 , 09:00

水蛭新身份:雨林动物普查员

当Thomas Gilbert发现安南条纹兔的时候,他并没有在这个极其罕见的生物生活的越南丛林中四处搜寻;他也没有检查陷阱或者通过望远镜凝视;他甚至都没有去看看相机捕捉到的照片。相反,他在研究这种兔子的DNA。从一条水蛭中提取出来的DNA。

世界上有700多种水蛭,其中许多水蛭会吮吸哺乳动物的血。它们这样做为科学家们解决了大难题:科学家们要在雨林中收集罕见的、难以捕捉到的生物DNA。通过这些小型吸血鬼并对它们体内的DNA进行测序,科学家们能廉价而又快速地拿到丛林中动物的快照。

[-]

哥本哈根动物园兽医Mads Bertelsen最先开始采用这种非正式普查技术。Bertelsen在马拉西亚进行野外勘察的时候,看到马来貘身上吊着一条水蛭,当时他觉得很有趣。他对Gilbert说起了他的这一疯狂的想法,于是这两个人开始对这个方法进行测试。

首先,他们给水蛭喂食山羊血,结果显示山羊的DNA至少能在蚂蝗体内待4个月之久。接着,他们让同事收集越南安南山脉中央地区的野生水蛭,这个地区出现了5种新的哺乳动物。

该团队从25条水蛭体内,找到了6中哺乳动物的DNA,包括猪、牛、小齿鼬獾和长鬃山羊。他们还在水蛭体内发现了安南条纹兔的DNA,这种在1999年被人发现的动物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见过它的踪影。他们甚至找到了长山麂的DNA,这种小鹿在1997年被人类发现,从此人类再无缘得见它的踪影。Gilbert说:“这表明这些动物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稀有,也有可能是水蛭非常擅长找到这些动物的身影。”

在知道这些动物的生存区域之后,人们会开始采取保护措施,但在雨林等野外场所人们很难直接看到稀有动物的身影。然而水蛭似乎很少放过稀有哺乳动物。收集水蛭便捷、廉价也不需要任何特殊技能。正如Gilbert说的那样,收集水蛭只要把自己作为诱饵即可。在雨林里站一天,幸运的收集者能吸引到上百条水蛭。

[-]

相比之下吸引投资反而是更大的问题。Gilbert在丹麦拿不到研究水蛭的投资。来自东安格利亚大学和中国昆明动物研究所的Douglas Yu积极地投入了进来,带来了资金和大量测序设备。他的加入让整个团队人心振奋。

他们现在与在越南的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一起工作,希望找到中南大羚的踪影。这种才被发现的罕见濒危羚羊别称“亚洲的独角兽”。Yu还与云南林业部一起合作,训练出了一支水蛭收集大军。这几百号人组成的大军每个人都要将他们身体里的水蛭拔出来,藏到橡胶袋里,并用他们的GPS沿路定位这些水蛭的发现地。

通过他们的努力,Yu收集到了2万条水蛭。团队分析后发现了貂、熊、树鼩、老鼠、獴、猴子、鹿和猫等动物的基因序列。现在,该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开发出一个参考数据库以便比较结果。

水蛭是徒步旅行者的阻碍,也是医生的工具。现在,它们又有了新的身份,即DNA收集者,雨林动物园的普查者。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