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7 , 09:00
18

水蛭新身份:雨林动物普查员

当Thomas Gilbert发现安南条纹兔的时候,他并没有在这个极其罕见的生物生活的越南丛林中四处搜寻;他也没有检查陷阱或者通过望远镜凝视;他甚至都没有去看看相机捕捉到的照片。相反,他在研究这种兔子的DNA。从一条水蛭中提取出来的DNA。

世界上有700多种水蛭,其中许多水蛭会吮吸哺乳动物的血。它们这样做为科学家们解决了大难题:科学家们要在雨林中收集罕见的、难以捕捉到的生物DNA。通过这些小型吸血鬼并对它们体内的DNA进行测序,科学家们能廉价而又快速地拿到丛林中动物的快照。

[-]

哥本哈根动物园兽医Mads Bertelsen最先开始采用这种非正式普查技术。Bertelsen在马拉西亚进行野外勘察的时候,看到马来貘身上吊着一条水蛭,当时他觉得很有趣。他对Gilbert说起了他的这一疯狂的想法,于是这两个人开始对这个方法进行测试。

首先,他们给水蛭喂食山羊血,结果显示山羊的DNA至少能在蚂蝗体内待4个月之久。接着,他们让同事收集越南安南山脉中央地区的野生水蛭,这个地区出现了5种新的哺乳动物。

该团队从25条水蛭体内,找到了6中哺乳动物的DNA,包括猪、牛、小齿鼬獾和长鬃山羊。他们还在水蛭体内发现了安南条纹兔的DNA,这种在1999年被人发现的动物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见过它的踪影。他们甚至找到了长山麂的DNA,这种小鹿在1997年被人类发现,从此人类再无缘得见它的踪影。Gilbert说:“这表明这些动物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稀有,也有可能是水蛭非常擅长找到这些动物的身影。”

在知道这些动物的生存区域之后,人们会开始采取保护措施,但在雨林等野外场所人们很难直接看到稀有动物的身影。然而水蛭似乎很少放过稀有哺乳动物。收集水蛭便捷、廉价也不需要任何特殊技能。正如Gilbert说的那样,收集水蛭只要把自己作为诱饵即可。在雨林里站一天,幸运的收集者能吸引到上百条水蛭。

[-]

相比之下吸引投资反而是更大的问题。Gilbert在丹麦拿不到研究水蛭的投资。来自东安格利亚大学和中国昆明动物研究所的Douglas Yu积极地投入了进来,带来了资金和大量测序设备。他的加入让整个团队人心振奋。

他们现在与在越南的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一起工作,希望找到中南大羚的踪影。这种才被发现的罕见濒危羚羊别称“亚洲的独角兽”。Yu还与云南林业部一起合作,训练出了一支水蛭收集大军。这几百号人组成的大军每个人都要将他们身体里的水蛭拔出来,藏到橡胶袋里,并用他们的GPS沿路定位这些水蛭的发现地。

通过他们的努力,Yu收集到了2万条水蛭。团队分析后发现了貂、熊、树鼩、老鼠、獴、猴子、鹿和猫等动物的基因序列。现在,该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开发出一个参考数据库以便比较结果。

水蛭是徒步旅行者的阻碍,也是医生的工具。现在,它们又有了新的身份,即DNA收集者,雨林动物园的普查者。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TOTAL COMMENTS: 18+1

  1. 2933796

    如果水蛭吸的是脂 我会爱上他的

    [54] XX [5] 回复 [0]
  2. 2933802

    水蛭们,出来配合普查了

    [41] XX [2] 回复 [0]
  3. 帮主
    @2 years ago
    2933803

    打小有一个梦想,就是带上农业喷壶,里面装上浓盐水,在雨林里蚂蟥最多的地方,一路喷洒过去,然后看着蚂蟥们欢快的扭动着,并慢慢变成一团黑迹,但一直不知道这时候它们是不是真的死了,会不会雨水一淋就又活了?

    [67] XX [7] 回复 [0]
  4. 昊天通明宫
    @2 years ago
    2933806

    在雨林里站一天,幸运的收集者能吸引到上百只水蛭
    这个是幸运吗?

    [35] XX [0] 回复 [0]
  5. 野马
    @2 years ago
    2933824

    幸运的采集者一天能吸引上百条……细思极恐啊

    [22] XX [0] 回复 [0]
  6. 石川
    @2 years ago
    2933900

    然而用这种方法不是只能发现已经发现过的物种么?新物种没研究过DNA序列怎么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新物种呢,最多只能知道是哪科的动物吧。。。

  7. 2933909

    晒干了了会不会很好吃?

  8. 哈佛教授
    @2 years ago
    2933917

    @石川: 未发现物种,还是哺乳类的,已经几乎没有了吧。。。

  9. 哈佛教授
    @2 years ago
    2933919

    水蛭是最讨厌丛林地带的理由之一,就算给我穿上一套完整的生化防护服,我也绝对不去丛林,因为太热了。

  10. 一只神经病猫
    @2 years ago
    2933929

    满脑子都是水蛭那个漫画😱

  11. himster
    @2 years ago
    2934064

    小时候我是最怕蚂蝗的,也不敢下田,因为插秧腿上总是会爬蚂蝗,穿水鞋也不顶用,这东西只要有水渗入就会贴上脚。所以就跟我哥约定了,其余的活我都干,只要是下水的我就不干,我还帮他写作业。不知道什么诡异基因,插秧基本就没有蚂蝗会爬他,偶尔有那么一两条,但捋下来都发现没多少血,不知道是他发现的快,还是蚂蝗爬了半天都没吸破我哥的厚皮,当时附近的小孩子都很佩服他,叫他口水,因为蚂蝗怕唾液。

    直到他得意忘形开始,我们村旁有座小山丘,半山腰有那么一个小森林,树上都挂满了山蚂蝗,厉害的时候人一过去上面一个蚂蝗球掉下来淋个晶晶凉透心凉,我哥去镇上给亲戚送茶叶,回家已经晚了,他就剪道直接从山腰回来,中二病发,硬是闯那个森林,回来的时候,那个恐怖,身上足足抓了30多条出来。。。

    [41] XX [0] 回复 [0]
  12. himster
    @2 years ago
    2934066

    从那时候开始,他说什么都不要下田,亲眼目睹爸爸给他抓蚂蝗那个惨样,我自然打死也不会下田。于是
    我们都意识到了矛盾的所在——我们需要插秧机。他初二,我小五,那时候周边的小学有一些公益基金要来给我们办图书馆,我们周末去市里收二手旧书,然后卖给其他的村里的小学校,那些公益基金会去买他的书充实图书馆,一年时间我们就挣到了足够钱,足够买插秧机了,他却没有买。在市里,他发现市内餐馆的小龙虾是在里程4小时左右的地方运过来的,而这过程里会死有一些小龙虾死掉,我们村去市内只有1个多小时,他说服了父母把田改成跟别的村一样的虾稻轮作,还叫了别村里的人来帮忙,而在小龙虾卖出的一季的钱,再拿来买插秧机。。。

    我哥成了一名企业家,非洲、东南亚都有他的产业….我的大学学费、生活费都是他资助的,父母也靠他照顾着,一直到现在读博。新年聚餐的时候说起往事,亲戚打趣他还真是蚂蝗克星,蚂蝗都害怕他,为了让他不下田,就让他发达。他笑的很爽朗。只有我知道,他为了到今天,付出了多少。他被蚂蝗爬满全身的那一天晚上,最糟糕的,有一条半条都在他耳朵里,很困难才把它揪出来,他说他要去医院,但父母不让,那是我印象里他唯一一次冲父母发火,经常打我们的父亲,也没有半点回声。

    [40] XX [4] 回复 [0]
  13. aimingoo
    @2 years ago
    2934080

    @himster 真的写了一个好故事。

  14. Joyxia
    @2 years ago
    2934083

    小时候就看到大人们从田里插秧回来腿上一大片血迹,一直觉得蚂蝗生命力很恐怖,遇到水就复活

  15. 哈佛教授
    @2 years ago
    2934225

    @himster: 现在看到这种故事都不敢相信了,虽然是个好故事。

  16. 2934244

    童年阴影…

  17. maybee
    @2 years ago
    2934528

    @himster: 吓人锦标赛啊!那我也搀和一局。
    我小时最初不怎么怕蚂蝗,因为只听别人说可怕,自己下水也注意提防,做到从没被蚂蝗咬过,怕度停留在觉得需要躲避之上,直到围观了一场蚂蝗咬人。
    那是一个深夜在农村,突然听到乱糟糟的,我就赶热闹去看究竟,是一个大人下田劳作,抢季节直到天黑如漆才回家,发现脚板心有一条蚂蝗粘上很久了,已钻进深处紧紧吸着,只露出后半截,周围鲜血猛流,滑溜溜手抓不牢扯不下,赤脚使劲跺地搓磨也不脱,涂口水洒盐也没用,就去厨房取火钳烧热,烫扯那条蚂蝗。
    当时情景实在可怕,没有电灯的农居中,一人坐在灶台口,被灶中红黄的火照成漆黑剪影,翘起一脚勾头看着,一手拿着热得冉冉冒白烟的火钳,小心瞄准夹扯脚板心的蚂蝗尾巴,每次一夹到,蚂蝗就猛扭,ti一声滑脱了,再夹,又ti一声滑脱,想烫死蚂蝗又没有好的角度面积,只能继续努力夹扯尾巴,并且不断滑脱,而鲜血不停涌出脚板心,淌下脚跟滴落。围观到这里我吓跑了,不知道后来多久才解决问题。
    之后几年有次独自在河边钓鱼,突然看见一条俗称的金边蚂蝗,超级大,估计长达20厘米,带着纵向黄纹,从脚边不远的石缝出来,斜向前方游过河,顿时激起记忆联想,吓得过度恐惧,一扔钓杆转身就跑,回去平静了些觉得鱼具可惜了,但不敢返回寻取。

  18. 爸爸
    @2 years ago
    2934918

    @himster: 你们那把水里和山地上的都统称蚂蟥了,我的老家把山上的称为山蛭,咬人之后,口子是三棱形的,愈合期间奇痒无比。

    可爱的是它们一般不会下水,更不会跑到田里去(田里太脏了,有化肥农药、它们的体质受不了)。山蛭害怕一切刺激性的东西,盐、驱风油、白酒等等,进山之前,把这些撒一点在鞋子上。如果是没这些东西,香烟泡水、山上一些重口味的中草药比如三丫苦之类的也有奇效,搞点叶子搓成汁,涂上,他们就不敢靠近了。

    反正我是很难理解,你所说的会怕蚂蟥,甚至都没方法对付他们,还要用手抓。

    像我们从小就见惯了的没有人会觉得怕,至少蛇和山猪比他们更可怕,黄蜂比他们更可怕,大粉蚁比他们更可怕(一种会群攻的蚂蚁,蛰人的时候,会在尾部喷出白色的泡沫,不小心踩在他们的窝上,一秒不到你就杯具了,它们会成群冲上来,速度极快,然后蛰你几十下,你的脚马上就感觉不到存在了,因为先是不痛,过了几秒钟后,疼痛就开始来了,你控制不住开始颤抖,满地打滚,抽搐感觉大冬天掉进河里一样冷,大概两分多钟后,又觉得脚开始肿,其实外观是不肿的,然后是发烫,再然后是麻,就像是久坐忽然间站起来那种麻,然后就不能碰,轻轻一碰就象被针扎……这种痛苦是难以言表的,号啕大哭都不管用,不过还好这种痛苦二十来分钟就能消褪,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后来,我们搬到另外一个城市,那里的田里河道有很多蚂蟥,我们也是照样下田干活下河游泳,咬就咬了呗怕什么。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