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7 , 16:00
65

人体冷冻根本就是伪科学

[-]
一个年轻女人的大脑被冷冻后的扫描。

星期六早上一醒来,我在《纽约时报》头版又看到一个绝症晚期年轻女人选择冷冻大脑的令人悲伤的故事。她被拉到一个受“超人”原则激励的山寨作坊,在人们死后立即把他们的尸体(或至少是头部)保存在液氮里,指望在一个技术先进的未来他们能被复活或者被数字化复制。

支持者们一直援引神经科学新技术的希望给这一想法添加科学合理性的圣光,特别是在“连接组学”领域的新近研究——这是一个映射神经元之间连接的领域。这个想法是,通过将其上传到计算机模拟中,一个详尽的神经连接映射图可能足以恢复一个人的思想、记忆和个性。

科学告诉我们,连接映射图并不足以模拟,更别说复制一个神经系统,而要达成在硅片中长生不老,还有更巨大的障碍。首先,复制一个人的思想需要什么信息?其二,当前或可预见的冷冻方法能否保存必要信息、以及如何恢复这些信息?第三,也是直觉上最困惑的是,你的模拟真的是“你”吗?

[-]
冷冻前的Kim Suozzi

我研究一种小线虫,Caenorhabditis elegans(秀丽隐杆线虫),这是迄今为止所有生物中被最好描述了的动物。我们知道它所有的基因和所有的细胞(略超过1000个)。我们认识它的302个神经元和全部的突触连接,我们知道这些已经有30年了。

如果我们能“上传”或大致模拟一颗大脑,它就应该是线虫的大脑。然而即使手头上有全部的连接组,这个连接网络的静态模型也缺乏用来模拟线虫思想的大部分重要信息。总之,从突触的神经解剖不能推断出大脑活动。

突触是神经元之间的物理接触,一种特殊形式的电化学信号——神经传递——在这里发生,而且它们分很多种类,它们是由成千上万的蛋白质和专门的脂质结构组成的复杂分子机器。它们的属性是由突触的精确分子组成和它们所嵌入的膜所赋予的。当前连接组学的所有方法只能告诉我们一个突触存在或不存在,表明在两个神经元之间存在可能的功能关系,但很少或并不能知道这种关系的性质,而这正是你要模拟它所需知道的。

[-]
Kim在家死亡后冰镇送往冷冻中心。

此外,大脑中的神经元和其他细胞在不断通过信号通路互相通信,而信号通路并不经过突触。许多这些规范进食、睡眠、情绪、交配和社会关系等基本行为的信号由化学信号介导通过我们不可见的网络自动进行。我们知道,取决于在一个给定时间存在着这些信号的何种组合,同一组突触连接的功能会非常不同。这些问题突出了一个重要区别:模拟任何一个大脑的巨大难题,相较于复制一颗特定大脑的惊人地更艰巨的任务的区别,而这正是承诺中的上传得永生所要求的。

造就了“你”的你的神经元(及其他细胞)和突触的特征并不是一般性的,大量的微妙化学修饰、基因调控状态、以及分子复合物的亚细胞分布都是活体大脑动态流动的组成部分。这些东西并不是会在大型神经系统中被平均掉的细节;相反,它们正是构成记忆印痕(记忆的物理构成)的东西。

虽然在死亡组织中保持这些特性在理论上是可能的,这当然不会在现在就发生。能这样做的技术,更不用说能够从这种样本中把这种信息读取出来的能力,即使在原则上也还不存在。这种把理论上可以想象实际上究竟可行故意混为一谈,正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

[-]
冷冻公司移除头部的手术室。

最后,一份上传真的会是你吗?这是无法回答的,但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无论我们的主观自我意识是什么,让我们假设它来自于大脑物理物质的运作。我们也可以初步得出结论,这种意识是基质中性的:如果大脑可以有意识,一个做大脑做的每件事情的计算机程序应该也有意识。如果你也愿意想象任意复杂的技术,那么我们也可以考虑模拟大脑直达突触或分子或(为什么不呢?)原子或量子层级。

但是这个复制品是什么?它是主观的“你”,还是一个新的、单独的存在?你可以同时在两个地方具有意识的概念违背我们的直觉。从简约性来说,复制会产生两个不同的实体,模拟如果能发生的话,会导致一个新的像你一样的人,但你并不能访问他的意识经验。

这意味着任何可以死而复生的暗示都只是江湖中医。超人主义者有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在我的经验中,这些包括精分地要求我们相信我们对于不存在的技术的直觉(上传可能会凑效),但否认我们对于意识的直觉(那货不会是我)。

[-]
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的冷库。

有过失去亲人的难以接受经历的人们都不禁会同情花八万美元冷冻大脑的人。但复活或模拟是一种超越技术前景的可悲的虚假希望,而凭“人体冷冻”行业所提供的冷冻死亡组织,这果断是不可能的。那些利用这个希望从中牟利的人们应该受到我们的愤怒和鄙视。

原文作者Michael Hendricks是麦吉尔大学的神经学家和生物学助理教授。

本文译自 Technology Review,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27)

TOTAL COMMENTS: 65+1

[2] 1 »
  1. 3354287

    。。。这还不是忒修斯之船的老问题么

  2. 你好
    @2 years ago
    3084016

    www.yaogu123.com

  3. octopus
    @2 years ago
    2939656

    一千年后 一场巨大的核爆摧毁了大地 残存下来的人类找到了一间屋子 里面装满了人脑
    于是他们二话不说一口一瓢大脑浆

  4. asdwyt
    @2 years ago
    2936804

    谁能告诉我冷冻人有解冻的么?还是所有被冷冻的人都在等待科技进步,至今没一个达到解冻要求的?
    网上看了液氮冷冻金鱼再解冻的视频,世界上有人做过人体冷冻再解冻的实验么?

  5. 凸凸儿
    @2 years ago
    2936003

    这是扯淡。死了就是死了,克隆之类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装了记忆的载体,原来的自己已经消失了

  6. 2935088

    @justtestu: 你这个大 傻 逼,那就是伪科学

  7. 丧心病狂
    @2 years ago
    2935003

    看尸体?没问题,只要通上电流,滋滋~蹦,好了,这个尸体复活了,还有尸体要看么?

  8. 2934936

    关于上传的数据是否真的是你,有一个可行方案:对个体生命从出生开始做同步采集,那么问题来了,对遗忘和有意歪曲的部分如何标记?

  9. 星陨如雨
    @2 years ago
    2934908

    @YY:一模一样以为自己就是本人的复制品,和“本体”有什么区别么?仔细想想,对这个复制人自己而言,还是对他周围的人而言,跟本体都一点区别没有。所以复制是不错的永生方式呢。

  10. 2934882

    干嘛来了,壁钩么。就此别过~

  11. 2934877

    @哈佛教授: 既然你也会说“待证明”,为什么就敢把冷冻定性为伪科学?理论可以有对错,假说总是有待验证,是不是伪科学难道不是看它是否遵循科研逻辑?看你这么个id却说出这种没素养的话来,你才是真叫兽呀?!

  12. 小聪聪
    @2 years ago
    2934811

    早啊~~~

  13. 2934797

    文不对题,还有这么多人热烈讨论

  14. 山野之風
    @2 years ago
    2934792

    科學技術一直在進步,通過冰凍技術在未來複製出一個同樣的你也不是不可能,和克隆一樣,也能扯上一些關係,完美複製出來的大腦,應該可以保持本人所有行為思想,但不能夠為今後的各類行為,思想和意識等和本體相同,所以,客觀上講,你也許是兩個自己。排除這些不說,現在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一直被質疑的偽科學【靈魂學說】,如果真的有靈魂,那即使復活了,你的靈魂早在你死亡的那一刻飄往哪個不知名的空間,甚至靈魂早已消亡,那復活后的你還是你嗎?其實這些都說的過早了,你所要擔心的是:會不會有人為或者非自然因素,其他未可預料的事件導致人體冰凍失敗:比如說世界大戰一顆核彈把冰凍公司炸毀,或者公司倒閉,所有遺體廉價處理,像賣豬頭肉一樣幾塊錢一斤……(我真是想太多了)

  15. hongkai
    @2 years ago
    2934756

    @dbx: 那个人还是三体编审呢。。。http://ent.sina.com.cn/m/c/2015-09-17/doc-ifxhytwr2140583.shtml
    其实我觉得冷冻大脑未来能醒过来的可能性和我们世界是模拟出来的身死灵魂不死的可能性差不多,都是现在无法证伪的,万一后者是真的,冷冻大脑的人岂不是灵魂要被禁锢无数年?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