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6 , 20:00

《星际迷航》的乌托邦已经实现了

[-]

如果每个人都拥有自己想要或者需要的东西,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

明年将标志着用故事来回答这个问题的两个重大周年纪念日:2016年是《乌托邦》五百周年,托马斯·莫尔的这本书引发出了整整一个体裁流派;明年也是《星际迷航》五十周年。

这些纪念日最好的一面是,我们终于开始看到乌托邦是什么样子,不只是在理论上,而是在现实中:五百年前,这是不可能的;五十年前,这只是一个梦想;今天,它就在这里。当然,不是到处都是,但是我们可以在足够多的地方看到它,以致于值得重温星际迷航的世界,以便找出我们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

即使《星际迷航》最为知名的是其异想天开的技术,星舰宇宙中最有趣的部分是它的经济学。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高兴看到我在Inkshares帮助众筹的书《星舰经济学》已经达到了预售1,000本的目标,将在2016年正式出版精装本。事实证明,协作发布平台再契合这个主题不过了。就像星舰宇宙中一样,Inkshares是一个让个人展示才华的平台,并根据才能予以奖励。决定哪些图书得以出版的是大量读者,而不是少数出版业高管。

《星舰经济学》不是一本显而易见的书。经济学是对稀缺资源的研究,而在星舰宇宙中基本上没有稀缺性。由于有了复制机这个不收取任何货币费用,就能按需就地提供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的神奇机器,星际联邦的人们衣食无忧。

但事实证明,如果你想了解正常的经济学(即稀缺经济学),一个很好的方式就是逆向思考一个不存在稀缺性的宇宙,而思索这样一个宇宙有什么涵义的一个很好方式,就是迫使自己编写几百集电视剧,每集都需要某种冲突和某种解决方案。

[-]

在星际迷航的世界中,复制机不仅杀死了今天为我们所知的经济学;也代表了工业革命的自然终结。复制器排除了人类从事工作的需要,并满足了二十四世纪消费者的所有基本需求。这是《星际迷航》在以它的方式告诉我们,未来机器可以完全取代人类劳动。

可以,但不会。因为人类有着从事某种工作的需求,而且如果他们不是为钱而工作的话,他们会为其它什么东西而工作。在联邦中,这种其它什么东西是声誉。

可以肯定的是,还有数十亿不为人知的联邦公民并没有在咄咄逼人地争着抢着要干星舰舰长的高大上工作,但是,《星际迷航》可不是《机器人总动员瓦力》:如果你给了我们想要的一切,我们是不会退化成为超重的沙发土豆种族的,相反,我们建立了一系列的社会结构,在这里位置商品(positional goods,代表地位的产品,其价值与别人拥有本产品数量成反比,如这几天的肾机6s)是基于声誉,而不是金钱。

[-]

这些社会结构现在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成形。Wikipedia、Reddit、Instagram、Twitter、煎蛋——人们把数百小时非常高水平的工作倾倒在这些平台上,通常是为了零货币回报,而且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们为世界创造了大量价值。

与此同时,我们为了温饱所需花费的金钱数额却前所未有地低。在大部分发达国家,基本的卡路里和住房需求已被满足,而它们的成本趋向于零。在几十个国家里,我们已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马斯洛金字塔底部的生理需求,甚至是更上一层次的安全需求。把这种安全需求满足给所有公民是个政治意愿的问题,而不是资源充足的问题。

因此中产阶级美国人会像《星际迷航》的普通公民一样自问:我要拿我的生命做些什么?目前的答案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积累位置商品——我们自己能够拥有、而他人没法拥有的东西。但是在《星际迷航》中,部分是因为几乎任何人都可以拥瞬间免费有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这种事情就失去了重要性。因此个人代之以专注建设良好的声誉。

[-]

然后,后稀缺经济学并不意味着宙斯的羊角(装满花果及谷穗表丰饶的羊角状物):它不是世间万物的丰饶。人们可以积累大量的物品,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因为没有意义。(就像是你有了免费、终生的Spotify会员,积累CD收藏就不再有意义了。)相反,后稀缺是一种态度,位置商品成为了职业:在《星际迷航》中你被吸引来积累荣誉和认可。最重要的是,你积累声誉,而不是金钱。

如果我们想实现《星际迷航》版本的乌托邦,那么我们主要要实现的事情,就不是技术进步,而是一个社会契约。我们需要转向一个几乎孩童般的看待物品的态度,我们不以成本来判断事情,亦尤其不看重财产,即使是价值巨大的东西,也可以被任何人使用。

好消息是,我们正在这样做,而且并不仅限于维基百科这样的网站。

[-]

看看健康和农业技术在世界范围内以最小代价传播并带来巨大正面效应的方式,或者更平淡无奇地,看看GPS。1983年韩国航空007号航班在迷航苏联领土后被苏联战斗机击落。作为一个结果,罗纳德·里根把GPS免费提供给平民使用,而他并不知道他的决定的最终后果。今天,免费提供的GPS星座已经使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一系列服务成为可能,而对于用户的直接成本为零。没有它,像乌步、自驾汽车等技术将是不可想象的,而且维持系统的边际成本很小。

换句话说,我们现在有一个后稀缺世界的原型,这里以智能手机提供的接近免费的服务可以提供给任何人,甚至(特别)是叙利亚难民。当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办公室发推欢迎难民来德国,从而改变了难民危机进程时,对于星舰迷来说感觉就像是皮卡德船长在进取号星舰上会做的一样。毕竟,这是非常合理的政策:德国人需要更多的年轻人。而且根植于你有多少钱、或来自哪个行星(或国家),都不重要的平等原则,它也是深刻地人性的。

如果你眯起眼睛看,至少几个星期内,德国有点像星际迷航的乌托邦。

[-]

本文译自 Fus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