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4 , 14:00
52

找不到外星人?可能一直以来的打开方式不对

[-]

“费米立即意识到的是,外星人完全有足够时间把他们的存在撒满银河系。但环顾四周,他没看到任何他们存在的明确指示。这促使费米问出对他来说显而易见的问题:“大家都在哪里?”— Seth Shostak

电磁频谱寻找外星人有意义吗?这种搜索不正类似于前技术部落民试图通过寻找击鼓声或者狼烟来寻找使用手机和无线电的现代西方通信?对于一个太空文明来说,如果受限于光速和需要那么多年时间,不太可能会费事这样来跨星际通信,谁有那个时间啊?

[-]

这个问题当然是非常推测性的,但它给我们一个机会审视我们自己的技术进步,并考虑它在宇宙中别处会如何上演。

[-]

通过富兰克林的研究,电的机制仅仅到了18世纪末才开始被理解。到了19世纪,电的力量才被利用来运行电气线路和其他电动设备,而与经典电磁学相关的现象仅仅到那个世纪下半叶才被理解。第一次用于通讯的电磁信号传送直到1895年才发生,而能够扩展到行星际和恒星际的无线电广播功率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达到。

[-]

光速也是一个限制:如果我们的无线电信号已经在星际空间中传播了80年,这意味着只有80光年内的文明有机会能接受这些信号,而且只有40光年内的文明有机会接收并发回一些我们目前为止会收到的答复(不要回答!外星人)。如果费米悖论是“大家在哪里”的问题,那么回答就是“不在离我们40光年内”,关于宇宙中的智慧生命这根本就没有告诉我们多少。

虽然光在我们银河系中就有数十亿颗恒星,而在可观测宇宙中至少有二千亿个星系,在离地球40光年内只有不到1,000颗恒星。

[-]

让事情更糟的是,从地球进入星际空间的电磁信号有减无增。地球上的电视和电台广播越来越多通过有线电缆或卫星,而不是发射塔来传输。再过一个世纪,我们在二十世纪期间发出去(也同时开始寻找)的信号很有可能整个终止从地球发射出去。也许某个外星文明在这些信号确实到达时,会得出结论,这个遥远的绕行黄星的蓝色含水行星的确短时间达成了文明和技术先进生命,然后随着信号逐渐停止已经把自己玩灭了

当然,情况根本不是这样的。也许一个更好的结论已经隐藏在问题离:也许寻找电磁信号整个就错了

[-]

如果我们从可见光从近距离看地球,对于它是否有人居住会毫无疑问:夜间城市的巨大灯火明白无误地是我们的活动标志。然而,这种光污染相对较新,而且我们终于正在学习如何管理和控制它,如果我们把精力(即时间、金钱、人力和资源)投入进去,没有理由不乐观估计到二十一世纪或二十二世纪末,地球的夜晚看上去会与几十亿年来没什么不同:黑暗,偶尔有极光、闪电风暴或火山爆发。

[-]

但是,如果我们不寻找电磁信号,我们会找什么?事实上,已知宇宙中的一切都由光速所限制,并且另一个世界创造的任何信号都不例外。这些能够抵达我们的信号可以分成四类:

1. 电磁信号,其中包括说明存在智慧生命的任何形式任何波长的光。

2. 引力波信号,如果有一种智慧生命所特有的引力波,用足够灵敏的设备可以在宇宙中任何地方检测到。

3. 中微子信号,虽然在远距离上令人难以置信的低通量,它 会带有不容置疑的依赖于创造它的反应的特征。

4. 最后是实际的、肉眼可见的太空探测器,无论是机器人,计算机化、自由漂泊或有人居住的,正在朝着地球方向前进。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科学幻想几乎完全集中在第四种可能性上,而这恰是远远最不可能的!

[-]

当你想到恒星之间的巨大距离,多少颗恒星具有可居住的行星(或潜在可居住的卫星),以及从环绕一颗恒星的一颗行星发送太空探测器去环绕另一颗恒星的另一颗行星需要多少资源,认为这种方式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一定是疯了。

很可能更明智的是,建造合适类型的探测器,调查天空的所有不同区域,并寻找可以明确显示存在智慧生命的信号。

[-]
地球日射率

在电磁波谱中,我们知道我们的生命世界对季节的反应。伴随冬天和夏天我们星球发出的电磁信号有季节性(因此是轨道性)的变化。随着季节变化,我们星球各个部分的颜色也都在变化。用足够大的望远镜(或望远镜阵列),也许我们文明的个别标志能被看到:城市、卫星、飞机等。

但是,也许我们可以寻找的最好的东西是只有智慧文明才能创造的自然环境改变。

[-]

我们还没有做这些事情,但也许对一个行星的大规模改变将是我们应该寻找的东西,也应该是我们追求的大型项目。记住,我们发现的任何文明都不大可能像我们一样处在他们的技术起步阶段。如果他们生存下来并发展下去,很可能他们与我们相遇时会处在比我们先进几万年或几十万年的状态。(如果你的脑洞还没打开的话,想想我们比仅仅几百年前先进了多少!)

但这也带来了另外两种可能性。

[-]

也许——当我们的引力波技术开始检测来自宇宙的第一个信号时——我们会发现有能被跨宇宙检测到的微妙效应。也许有一个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卫星环绕它运行、有一个引力波探测器可以认出的特征?我们并没有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一领域尚处于起步阶段,还没有发展到能够检测出这种微小信号的地步。

但是这些信号不会像电磁波一样衰减,也不存在能屏蔽它的东西。或许几百年后天文学的这一新分支将会是一个方向。但如果你想要一个不拘常规的想法,我的赌注会下在选项三上。

[-]
阿根廷反应堆核实验RA-6

一个足够先进文明的动力来源可能是什么?我要告诉你的是核能,最有可能的是聚变能,而最最有可能的是一个特定类型的聚变,已被证明是有效、丰富的,它不同于恒星内核中所发生的,并且发射出一个非常,非常具体的中微子(或反中微子)特征作为副产品。

而这些中微子应该有一个非常具体明确的能量特征,不会由任何自然过程所产生。

[-]
注意“反应堆反中微子”特征

如果我们能预测这个特征是什么,理解它,建立一个检测器并测量它,我们就可以找到任何地方的聚变供能的文明,而不必担心他们是否在广播。只要他们在发电,我们就可以找到他们。

这并不是说我有问题的最终答案;这是关于我们在宇宙中所可能发现的推测(尽管是科学上见多识广的推测)。现在我们可能是在寻找在一个满地手机的世界里寻找狼烟信号的宇宙等价物,但我们不会这样做太久。随着我们的技术不断进步,我们关于寻找什么的知识也会随之发展。也许有一天——也许不久——宇宙就可能会为我们准备最大的惊喜:我们毕竟并不孤独的消息。

本文译自 Medium,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3)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白鹰
    @2 years ago
    2932408

    @sarcophile: 逻辑思维只不过是在自我意识上建立起的思维制度(模式)。如果说人工智能的每一个电原器(脑细胞)以固定的连接数连接其他的电原器,并且以规律的方式工作;这样的思维也可以称为“逻辑思维”,并且人类设计出来的智能机器都是以固定的传感方式工作的。所以现在所有的“机器”都拥有所谓的“逻辑思维”嘛。。。而机器所并没有的,也是人类最迫切想知道其起源的却是物种本身的“自我意识”。。。机器人若拥有了自我意识,就便进入到了达尔文的进化法则(游戏)当中。

  2. 阿岛
    @2 years ago
    2932266

    黑暗森林对不对,不是靠三体粉和三体黑争论得出结论的,闭嘴吧虫子们。只需赶快向宇宙广播一个坐标,真相很快得出。嗯,这个很快也许是几十几百年,相对于地球来说,已经是很快的了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