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4 , 15:00

非洲人造大坝导致数百万人患上疟疾

[-]

每年约有一百万人死于疟疾,这种由寄生虫引起的疾病的受害者大多数是5岁以下的儿童。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称,全球范围内每年死于疟疾的儿童约两倍于麻疹,死于它的人约四倍于破伤风。疟疾是一种致命杀手,而且发现,人造建筑物对这些死亡有很大促进作用。

新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今年有超过一百万人会因疟疾而生病,而这仅仅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大型人造大坝附近。同样令人沮丧地,新的数据表明,因为78个主要的新大坝将在该地区兴建,每年将会预期56,000个额外的病例,这是根据《疟疾杂志》上发表的数据

“在这些大坝投入使用后,这一数字可能会显著增加,因为过去经验表明,人们往往会因生计目的向水库沿岸移民(主要是农业)。这些水坝对该地区的疟疾负担的贡献是巨大的。”

“大坝是非洲许多发展规划的中心。虽然大坝显然带来了很多好处——促进经济增长、缓解贫困和粮食安全——疟疾不良影响需要加以解决,否则将破坏非洲开发驱动力的可持续性,” 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的生物学家Solomon Kibret解释道。Kibret是研究大坝相关疟疾风险的论文的主要作者。

[-]

这项研究是CGIAR(国际农业研究咨询小组)的水、土地和生态系统研究计划的一部分。它声称该地区几乎三分之二的水坝位于疟疾易发地区。研究小组比较了大坝水库附近社区的疟疾病例数,并与附近那些与水坝距离较远而不影响病例数的社区相比。他们的研究的涵义是严重的,每年超过110万例疟疾都是由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水坝建设引起的。

“我们的研究表明,大坝周围人口的疟疾风险比以前估计的至少高四倍,” Kibret解释说,在他们的估计中,研究人员确保保持非常保守,所以现实中水坝对疟疾死亡和疟疾病例的冲击会更大。

由按蚊传播的疟疾是在这个物种蔓延的地方出现的。水库为这些传播疟疾的蚊子提供了完美的繁殖地,因为流经它们的水流相当迟缓停滞。该文章的共同作者国际水资源管理研究所(IWMI)的Matthew McCartney,质疑让这么多人受到这个重大杀手的威胁以换取社区开发是否道德。

“水坝是急于发展的政府的重要选择,但它是不道德的,生活在其附近的人民通过更多的病痛,而且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因病失去生命而支付发展的代价。”

作者提出的一个建议是未来的水坝可以重新设计,所有的水坝都可以设法减少蚊子的繁殖。根据科学日报的报道,可以改变运营时间表,使已知繁殖区的水岸能有干燥时间。某些鱼类物种也可以被引入到水库来吃蚊子幼虫,还可以考虑分发蚊帐。

[-]

国际水资源管理研究所的共同作者Jonathan Lautze说疟疾问题绝对需要解决,因为政府不能光建设人造大坝而不确保住在附近社区的人的死亡率不增加。

“底线是大坝的不利影响经常受到环境影响评估的承认,大坝周围的地区经常被用于密集控制工作。我们研究的发现再三强调了这一事实,这种承认和努力——尽管出发点可能是好的——还远远不够。鉴于非洲的水资源开发的需要,水坝附近的疟疾控制需要跨学科的合作,特别是在水务和医疗界之间。在规划、设计和运营非洲的大坝的同时,必须解决疟疾问题。”

本文译自 Inquisitr,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