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2 , 18:00

“肥胖羞辱”真的不管用

[-]

Nicole Arbour是YouTube上的一个名人,她称自己为喜剧演员、唱片艺术家、激励者。最近,她往YouTube上传了一个标题为“亲爱的肥胖人群”的视频。这基本上是一个长达六分钟的咆哮痛骂,她慷慨陈词地支持“肥胖羞辱”。该视频获取了超过100万次的浏览,目前被撤下了。但根据CNN的报道,它将于周一重新上线。

Arbour在视频中说道:

如果我深深地冒犯了你而使你得以减肥,那么我对此毫无不介意。

这十分不友好,并且根本不会奏效。在此温馨提示大家:因为他人的肥胖而取笑对方并不能起到鼓励他们减肥的作用,事实上在许多情况下,它反倒会导致增重。这种“为了你好”的自我辩护在科学证据上根本站不住脚。

举个例子,在2011年发布的一项研究中,佛罗里达州立大学药学院的Angelina Sutin和Antonio Terracciano跟踪记录了超过6千名美国人的体重长达4年(从2006年至2010年),同时他们还会记录下参与者是否曾因体型而受到不友好的对待。结果发现,在2006年时体重为“超重”的男性及女性中,相较于那些没有感受到他人歧视的参与者而言,表示自己曾遭受过体重歧视的参与者在2010年变为“肥胖”的概率翻了一番。另一项去年发表的研究也得出了相同结论:“肥胖羞辱”导致体重增长。

这两项研究都是观察性的,而非基于实验。因此,他们无法证明其中一个因素必定是另一个因素的原因——以及假如是的话,为什么。然而对于康涅狄格州的食品政策与肥胖路德中心的副主任Rebecca Puhl而言,这种联系是十分合理的。在体重羞辱的影响效果方面,她已有15年的研究史。她在2013年说道:

羞辱和歧视都是压力源。很不幸,对于许多人而言,它们是长期压力源。而我们知道,面对压力和焦虑,进食是一种普遍反应。在面对压力源时,人们通常会摄入更多的食物,在饮食方面放纵自己。所以,当你试图处理羞辱所带来的压力时,你会产生一些应对策略是合乎逻辑的联系。

再次声明:“肥胖羞辱”既不友善,也不奏效。请停止这种行为。

本文译自 scienceofus,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