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2 , 16:00

你会搜垃圾箱找食物吗?

[-]

这是一个星期天晚上,有时候晚九点以后,我(Shady)在卧龙岗把车停在阿尔迪(德国最大的连锁超市)前面。停车场空无一人,月黑风高。我等着,看看手机,看看街上。警笛在身后响起,我心跳加速,看到后视镜里只是一辆消防车。

一辆车停进空地,然后是另一辆,我点着车尾随在后面。我们开到停车场另一头的垃圾箱边,我挨着这辆小丰田停下,摇下车窗。“Anne?”我问道。

一个二十出头的褐色眼睛马尾女人说:“不是,但是她告诉我们你会来。”她旁边坐位上的乘客笑了。

当Anne停进来时,她比我想象得还年轻:大概也是二十出头。我们是通过面本接上头的——朋友的朋友。我在为写一本小说研究垃圾搜寻,渴望能了解一些内幕。另一辆车加入我们,现在我们大概有六个人。着装规范看来是黑色抓毛衣,其中一人戴着头灯。

[-]

“干这个的全都是女人吗?”我问。

“碰到警卫更容易周旋,跳进垃圾箱也更容易些。”

我大吃一惊。美国的人种学研究表示垃圾搜寻主要是男性,我真是爱死不嫌脏臭的强悍澳洲妹子了。

当我们还在互相自我介绍时,戴头灯的女人已经检查过垃圾箱摇头道:“肉都臭了。”Anne问是否能带给她的狗吃,但再次检查垃圾箱后回答是不。

这些女人都很小心、对场地很尊重。她们告诉我规则是:不要开锁,只翻找停车场边上的垃圾箱,以免无意构成闯入。你看到的是被视为公共领域的东西,而且有一条规矩:不要弄乱东西,只拿你需要的,如果有人叫你走就不要再呆着。

[-]

Anne掏出手机,滚过最近活计中拍的照片:成堆的生鲜产品;饼干和面包;甚至成箱啤酒。开丰田的女人说她曾在垃圾箱里发现了崭新的咖啡机,仅因为包装破损扔掉。他们经常连着捡到很多同一种东西,像是40筐需要马上吃掉的蓝莓——一次垃圾搜寻出击后,将水果做成果酱直到凌晨3点并不稀奇。

他们也谈论消费政治,以及现代生活如何不可持续,而且如果他们能从垃圾填埋中拿走一些东西的话,那将是一件好事。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在下一家郊区超市,我发现了一塑料袋五个熟西红柿。戴头灯的朋友起出了大概一公斤多西兰花。它们的状况好得不能再好了,这让我担忧。“为什么会被扔掉?“我轻声说。

“有时候他们只是用完上架空间了。这太疯狂了。”

[-]

而这就是问题:为什么在卧龙岗我们其实是在把完全好吃的农产品救出垃圾填埋,却要偷偷摸摸地跳垃圾箱?接下来几个月在纽约的垃圾搜寻更为公开。事实上,有地方组织垃圾箱旅游,人们在警官面前翻垃圾箱,路人也会加入打酱油。

当然消费丢弃食物也有风险,澳大利亚每年估计有540万人食物中毒。没有在5摄氏度以下存储的肉类和海鲜等高蛋白食物风险尤其高,往往有被沙门氏菌、空肠弯曲菌、大肠杆菌和李斯特菌污染的风险。我遇到的所有垃圾搜寻员都强调在食用前彻底清洗食物的重要性,而且很少有人吃垃圾箱淘来的肉。

免费族(Freegan)还是拾荒者?

“免费素食主义者”(免费族)这个术语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用来形容“采用替代策略过着有限参与传统经济和最小化资源消耗生活的人”。

也就是说,免费族们有意识地做出选择限制他们的消费——他们不一定负担不起食物。在发展中国家“拾荒者”这个词经常用于那些翻捡垃圾的人,并且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人们自主选择跳垃圾箱和逼不得已间的区别。

[-]

在我(Shady)的经验中,世界各地的免费族们对食物都很慷慨:他们只拿走自己要用的,以备还有其他人要跳同一只垃圾箱,而且他们总是彼此分享。这些人并不是要对垃圾箱产生依赖,事实上,他们游说商店重新考虑要扔掉多少废弃物,即便这会影响到他们的垃圾箱活计:“免费族们设想的未来基于自给自足、可持续发展的社区。”

食品回收的正规渠道

公平地说,许多超市和连锁店都关心减少浪费,在袋鼠国,有数个抢救和重新分配多余生鲜食物给需要之人的慈善组织。

例如成立于2005年的SecondBite,接受来自农民、批发商、菜市场、大型超市,餐饮和活动的捐赠食物,二次分配给支持无家可归者、危难妇女和家庭、危险青少年、土著社区、寻求庇护者和新移民的社区食物计划。

但是这些组织无法跟上每天被倾倒的生鲜农产品的数量。当全球还有12亿人生活在极端贫苦,8.7亿人还营养不良时,这特别令人担忧。

[-]

然而尽管数百万人在挨饿,营养食物却被销毁而不是发给饥饿的家庭。而那些想利用这些营养食物的人却需要在黑暗的掩护下这么做。

不管动机如何,免费族和拾荒者都可以被视为回收运动的关键。例如,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都市固体废弃物最终处置场地周围,每个拾荒者家庭每天能收集约100公斤,占运到该场地的所有固体垃圾的2.8%至7.5%。

在发展中国家人们已经认识到,非正规回收部门应被承认为可持续性废弃物管理的一个重要元素,而不是被污名化。

在澳洲,需要有对家庭、食品店和超市如何处理食物垃圾的更多关注,以便为政策制定者提供证据来针对性地改变个体行为,并挑战社会规范,来取得积极的整体环境影响。

在个人层面上,这是对于什么构成浪费的质疑。仅仅因为有人把这个好好的番茄当作“垃圾”丢进垃圾箱,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会赞同。我们得要做出选择。

[-]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