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1 , 19:00

英国女子乔装成男人,性侵其女性好友

一名25岁的女性被她的女性朋友用假□□侵犯,该受害者在法庭上表示还不如被男性□□。

25岁的Gayle Newland在脸书上自称是Kye Fortune,资料上写着性别男。她与受害者成为了朋友之后,这两人越走越近,之后在柴郡切斯特的旅馆内发生了关系。

Newland将她的胸部缠了起来(后来她解释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她的心脏监护器),并戴着羊毛帽穿着泳衣来伪装自己的外表,她告诉受害者他(#这个他表示Newland所伪装的Kye这个角色)在医院受过治疗,对自己的外表比较在意。受害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她意识到自己的男朋友其实是Newland之后,觉得很恶心。这两名女子当时都是切斯特大学的学生,几乎在受害者遇到Kye之后的同一时间,她们成为了朋友。

2011年,Newland用假名注册了一个脸书帐户,并给受害者发送了好友申请,告诉她说他从他们的共同好友那里知道了她。

随着他们关系的进展,受害者多次要求见面,但得到的只有Kye没完没了的借口。 而他们打电话的时候Kye辩称由于自己的菲律宾血统导致他说话的音调略高。最后这对情侣终于在2013年2月22日彻斯特沙丘旅店见面了。打扮成Kye的Newland坚持让受害者戴上眼罩,称自己曾遭遇过意外,对自己的外表不自信。接着这两人发生了关系,同时Newland在受害者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假□□。

[-]
被告Gayle Newland

原告称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假体,侵犯了她。

之后在6月30日受害者又在被告的公寓里见到了被告,这对情侣再次发生了关系但这次原告(即受害者)产生了怀疑,头一次拿下了她的眼罩。

来自柴郡的Newland被控在2013年2月至6月期间犯下5宗性侵犯罪,当时原告与被告均在彻斯特大学读书。

如今受害者承认Kye的行为很奇怪但由于Kye的缺乏安全感,她还是开心地去见了Kye并戴上了眼罩。她说:“他来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事情不对劲。我坐在床上,但我的内心驱使我摘下眼罩。”受害者摘下眼罩之后看到了Newland,当时Newland从脸上拉下帽子并对受害者说:“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这名受害的女子表示她现在感觉“Kye”已经死了。

受害者说:“我只是深感震惊,我居然让这样的人进入了我的生活并分享我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你谷歌这个人的时候能找到他的推特帐户、脸书帐户和多年前用过的Bebo帐户。他似乎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这些帐户看上去也真实可靠。我没有理由去怀疑。如果我那天没有发现真相,那么这种事情现在依旧会进行。我现在依旧处于震惊状态,现在我会努力走过这段路。我的眼前常常闪现出一些巧合,比如Gayle和Kye的生日在同一天。”

受害者称在最后一次侵犯发生前,她曾告诉Kye她不想再见到他了,但Kye以死相挟。受害者在法庭上说:“被男性□□听上去很恶心但我觉得我宁愿被男性□□。我回想起她对我做过的事情,比如前戏,都令我感到非常恶心。”

Newland在法庭上辩解称受害者其实知道与她发生关系的是女性,并表示她们是在玩某种花样,而她的任务就是扮演Kye。Kye与受害者之间共有1859条短信往来,且在2013年3月的二十天时间里,她们给彼此打过上百通电话。

Newland的辩护律师Nigel Power质疑为何受害者在与Newland打完电话之后立即与Kye通话时没能听出二者声音的相似之处。受害者则回应称:“他们的口音非常相似,只不过Kye的要更低沉一些。”

受害者表示2011年5月他们成为脸书好友并发过四五条消息之后,受害者才开始与Kye通话。受害者看到Kye的脸书帐户上有许多照片,其中还有他的家人和朋友所以并未起疑。另外,也是Kye将Newland(也就是Kye自己)介绍给受害者认识,并告诉受害者他们来自同一个地区,在同一所高中上学。受害者还表示她与Kye交谈百分之九十的内容均与Newland有关,但其实虽然Newland与她是朋友但她们并不是最好的朋友。

但Power先生在法庭上展示了一些脸书动态,这些动态能证明所谓的受害者与Newland的关系及其亲密,并且已经见过对方父母。Power先生认为受害者在缩小她与Gayle之间关系的重要性。

[-]

受害者说:“我在感情上非常容易受伤害。我这么愚蠢且缺乏自信,会出现这种事情我也有错。”

原告对检察官Matthew Corbett-Jones说,在他们见面之前,Kye曾寄给她一个永恒戒,她也因此认定他们订婚了。她发现真相之后,曾发短信给Newland说她非常“恶心”。还告诉她:“你怎么能连续两年对我做这种事情?你一直都是假的,你操控了我。虚假的生活,虚假的爱。”

Corbett-Jones先生问原告为何要发这样的短信。

原告回复称:“因为我非常愤怒。我发现我曾爱过的男朋友不仅不是我爱的那个人,她还是个女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原告还曾发短信问Newland:“你是认真的吗?你应该为你所做的事情坐牢。你真是个人才。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何是我?”原告说Newland曾试图联系她并解释这一切,但她只回复了一句话:“唯一的解释就是你是个纯粹的恶魔。”

Power先生表示Newland曾在2012年初表达过她的感情并确信她并非一个完全的同性恋。原告则表示她想不起来她们之间还有过这样的谈话。Power先生继续询问到:“现在看来你绝不觉得这样有点蠢?”

原告则表示:“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我那时处境不妙。我这么没自信、这么愚蠢,我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Power先生继续说:“所以也许你希望Kye为你扮演这样的角色,所以其实你知道Gayle正在做这样的事情只是你们没有一个承认罢了。”原告回答说:“自始至终我想要的只有一种正常生活。”

审判仍在继续进行。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