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1 , 13:20

情怀:在2015年经营街机厅

[-]

八十年代当游戏厂商们生产出街机时,它们被放置在各种街机厅,商场和其他小青年们的娱乐场所。快进到2015年,虽然街机已经不如以往风靡或者受欢迎,它们犹未死去。

而在这些地方,正发展出新的商业模式。许多传统街机厅正在改变模式,远离长期以来一直是街机生态组成部分的投币商业模式。

同时,街机酒吧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带来了他们自己的货币化游戏的方式,以及使游戏机的打开方式更成人、更现代化的其他变化。

例如杯架。早期街机厂商不太有这个先见之明给人们留个放啤酒的地方,而添加这个杯架有望向顾客们说明,这些昂贵的机器上不是放下(或是泼洒)饮料的最佳位置。

“很明显,人们喝了酒,就会做疯狂的事情,我猜酒后打游戏也没有什么不同,”功夫沙龙的首席游戏策划Chris Horne说。

但是对于许多街机厅来说,这是旧技术和现代商业模式间的平衡技巧。为了维持生计,钱总要从什么地方进来,街机厅们正在以不同的方式适应着,以继续在不断变化的经济环境下生存。我们审视了四家街机厅——一家传统街机厅,两家街机酒吧,和一家全国连锁——我们能够看到这种平衡如何维系,或者有时根本无法维持。

[-]

传统的街坊街机厅

一些街机厅业主更喜欢保持东西原样。游戏银河街机厅2008年11月在田纳西州安提阿的Hickory Hollow商场开业。现在有三家分店(2012年开张的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店,和2014年重开的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店)这家街机连锁有近400种不同游戏,任何时候店里都有315种在开机。

游戏银河的业主Jason Wilson(最喜欢的街机游戏:科乐美1984年的Mikie)在把对于街机游戏的激情变为今天的生意之前,开始于一个梦想和一张图画。

[-]

“我一直都喜欢街机游戏,” Wilson说,“我在北拉斯维加斯长大,从5岁到10岁几乎每天都泡在不是这家就是那家街机厅里。我甚至给我自己未来的街机厅的每个房间都画了图画。”

威尔逊远不是唯一一个对街机怀旧的人。对他来说,这一切都归结于街机世代又带着他们的孩子们回到八九十年代最受欢迎的地方。

有些街机厅可能仍坚守怀旧地——也是当年最初地——用25美分硬币填满机器,但游戏银河街机厅以“免费游戏”的模式运营,人们付钱玩一定时间的游戏。目前游戏银河每30分钟游戏收费5美元、1小时7美元、以及10美元玩一天。

游戏银河街机厅避免使用硬币,Wilson还强烈建议有兴趣经营街机厅的任何人不要用硬币。

“不要用25分硬币,”Wilson说,“地方和州的许可和税收都是八十年代制定的,导致这种方式不可能赚钱。”法律没跟上时代,即使收入比八十年代要少得多,业主们注册街机仍然要支付相同的金额。威尔逊补充说,顾客们往往认为一个25美分硬币在2015年还和1983年一样值钱。

“没人能靠美分致富。”

Wilson预测,三家分店今年一共能进账约15万5千美元。去年三家分店收入16万5千美元,没有利润——所有的钱都投回了业务和购买新游戏。

三家分店的租金各不相同:3200到5000平方英尺的街机厅在1200美元至2800美元不等。游戏机的价格根据拍卖和网购价格各不相同。光是弹球机的保养每月就超过200美元,而游戏银河三家分店有超过100台弹球机。

这是一项昂贵的业务,而许多街机厅已在寻找其他方式贴补收入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包括和酒吧结合起来。“大多数人会幻想啤酒配街机是完美搭配,”Wilson说,“如果你不热爱视频游戏,或者你懂得如何维护和修理他们,你一签完场地合同立马就会亏死了。”

但到最后,尽管街机是一项生意,资金流和在今日世界里保留街机的理念相比还是次要的。

“这更是一种给我们创造了工作的爱好,而且我们喜欢游戏,”Wilson说,“没有人会因此变富,所以如果你把它看作‘我们因为xxx理由要开张一家街机厅’,很可能行不通。这是一种爱的劳动,仅此而已——仅仅是为了纳什维尔有一间街机厅,让玩家们能有一个地方像在八十年代一样便宜地享受游戏。可以把我们想象成弹球名人堂,不过是在纳什维尔。”

[-]

烈酒和25美分硬币

经营一间街机厅并不容易,而添加一个巨大变数——醉汉——能使事情更难。

Tiffny Chung和她兄弟Shawn Vergara在2014年12月10日开张了旧金山第一家街机酒吧brewcade。这是Chung的第二间酒吧,六年前她开张了附近的黑鸟。

他们能开张之前的主要障碍?他们想开张的地区禁止经营街机厅。

旧金山的街机厅禁令可以追溯到三十年代,当时城市的街机电玩和赌博混在一起。在八十年代情况变得更糟,当地政客们认为街机助长了学龄儿童逃学和各种问题,于是旧金山制定规则禁止在教堂和学校等公共场所一定距离内开设街机厅。

“一开始我就对Shawn滔滔不绝说我们小时候玩过的游戏。”

Chung与区主管协作解除了禁令,经过一年时间的流程,立法修订通过了。旧金山其他地区也在寻求解除街机厅限制。

“这个概念是如此的有趣和神奇,这货是我们这里没有的东西。而且这并非是个新概念,” Chung说,“但我们认为它超级酷,我们认为在旧金山它能火。”

兄妹和Bob Albritton搭档,他来自已经倒闭的星际基地街机厅,2013年他关闭了圣拉斐尔店。

“结果他就有那么多的游戏机,却没有地方放,而那时候我们正决定要开张街机酒吧。” Chung说。

为了充实街机阵容,这个团队从挑选个人最爱开始。

“一开始我就对Shawn滔滔不绝说我们小时候玩过的游戏。” Chung说,“当然我们想要的是经典……我想要吃豆人。肖恩想青蛙过河、大蜜蜂和诸如此类的。”

与Albritton合作也给了他们一个独特优势:他已经有了所有的机器,也知道如何维护。通过与他合作,Chung不必直接经历淘机和购买的过程。

“我们很受欢迎,这很符合我们的预期。”

“这是命中注定的,” Chung说。

虽然混合酒精和游戏是街机悠久历史中的新体验,brewcade在支付系统上坚守传统:还是25美分硬币,和八十年代人们走进酒吧会往机器里塞的一样。

“我们想保持真正的怀旧,忠于老派,” Chung说。

很多地方都使用支付卡,而刷卡机会很昂贵。Brewcade对每局游戏收费五毛(酒吧不设最低消费),因此在街机世界里要被Goombas(马里奥里的狗)踩扁很多次,才相当于现实世界里的一杯饮料钱,Brewcade就主要靠这个赚钱。

酒吧仅仅才开了六个月,事情进展得很好,尽管Chung拒绝谈及具体细节,她说,旧金山的第一家街机厅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们很受欢迎,这很符合我们的预期。能够玩味那种怀旧,和玩你小时候最喜爱的游戏——并且享受你的另一个消遣,也就是喝酒?嘿,这就像是两个世界最好的部分都齐了。”

[-]

喝酒:第二轮

德克萨斯的功夫沙龙2009年在奥斯汀开张了第一家店,它生意如此之好,两年后该酒吧-街机组合已经扩张到了休斯敦。再一年后,它在达拉斯开了第三家。它的第四家分店今年晚些时候将在北奥斯汀开张。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古怪的想法,而且我们觉得这会是个有趣地方,” 功夫沙龙的首席游戏策划Chris Horne说。(他最喜欢的游戏是美式足球、NBA灌篮、Skeeball和真人快打)“我们并没有期望致富或是超级忙碌或者任何类似的东西,所以这一直是,你懂得,非常令人愉快的,但人们对此概念的接受度也让我们吃惊。”

“我一直是一个游戏迷,但我对经典街机游戏的来龙去脉并没有多少背景,直到我开始这个项目,” Horne说:“我喜欢沉浸在这里面学习了解它。”

[-]

作为游戏策划人,Horne's的工作是为所有分店搜罗机器,并且随着对机器的需求增加——而供应在持续萎缩——这份工作有着独特的挑战。

“寻找它们的下落很有趣,但坦率地说,要找到它们一直在变得越来越难,越来越贵,”Horne说,“我们的顾虑是,如果我们继续扩张……在某个时候这些机器将会变得很难获得。”

找到这些机器可能颇为棘手,卖家往往想要现金支付,而买家则希望机器处于能工作的状况。为了下一家分店,Horne不但一直在德克萨斯各处收购机器,还远到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和纽约。

在寻找这些机器的所有这些工作之后,它们被引进到一个与它们曾经所在的街机厅非常不同的世界,这类似于把脆弱的恐龙化石从博物馆收藏里拿出来扔到派对正中。

“我们在非常高流量、高能量的环境中跑着有20、30多年高龄的视频游戏,”他说,“这些游戏往往会年久失修。”

为了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功夫沙龙每间分店都有技师会在需要时过来——每周至少有好几次——修理机器,保持所有东西运转。

虽然技师可以修复大部分机器,但当你跟能追溯到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技术打交道时,情况并不总是这样。

“有一个非常好的视频游戏修理师是非常重要的……也许是头等大事。”

功夫沙龙的越野车机台的一块主板烧了,但Horne始终无法找到一个替代品。一些早期的任天堂游戏,如超级马里奥兄弟,其系统没法用新的显示器。

“这些东西里真的有一种陈旧因素,”Horne说,“迟早会有一个时候,它们会变得越来越稀少。”

这只是强化了Horne在开办街机酒吧时所强调的重点之一。

“有一个非常好的视频游戏修理师是非常重要的,”Horne说,“非常重要,也许是头等大事。而且在采购游戏时必须要有耐心。”

机台价格可以疯狂变动,平均来说一台成本约1,000美元。例如,马里奥赛车可以达到2,500美元到3,000美元。迈克泰森拳无虚发能到1,500美元。而真人快打2从Horne开始收购机器以来价格已经翻倍。

功夫沙龙以25美分一局的原始价格运营大部分游戏,而一些机台则是五毛一次。按局收费能保证每台机器都能经常让新玩家玩到,而免费游戏模式里,有人可以在一台机器上坐上一整天,让其他想玩的玩家苦等不到。要求人们每局都付费玩能使流程略为顺畅一些。

食品和酒水占了公司收入的绝大部分。游戏只是整体流量的一小部分,只占酒吧整体收入的百分之四。

[-]

“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想过用游戏赚钱,”Horne说,“酒吧本身就是这个概念的货币化。我们只是想,这些游戏在1980年是25美分一局,那就让我们保持25美分。”

这与把游戏作为唯一赚钱方式的经典街机模式相去甚远。功夫沙龙的成功基础是酒吧,而不是游戏。有鉴于此,功夫沙龙每家分店的年收入从360万到600万美元不等,综合总收入约1,350万美元。各分店从4,200到6,500平方英尺不等,最大容纳人数为200至350人。

租金因位置不同而变——每月一万至三万美元——水电成本每月1,5000至3,5000美元。

取决于机器数量,一家分店的街机机台耗资3万至5万美元。Horne预期功夫沙龙在北奥斯汀的最新分店在开张之前已经要花掉公司多达七位数。

第四家分店开张后,该公司计划继续扩张,一些未来增长目标会在德克萨斯州以外。

“这个概念在酒吧界很受用,”Horne说,“人们的注意力很短暂;他们喜欢逛酒吧。我认为它在这些人中的竞争力就是因为它是不同的。游戏机是大部分其它地方所没有的元素,所以我认为这就使它成为人们晚上逛酒吧的其中一站。”

[-]

全国级别

虽然街机酒吧越来越受欢迎,他们仍然从酒吧业务赚到大部分钱,而不从街机机器。但可能这只是对于较小的本地和地区性街机厅而言的。对于该领域里至少一家全国性玩家来说,情况正相反:Dave & Buster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游戏和娱乐,而不是食物酒水方面。

Dave & Buster 1982年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开张,截至四月七日,在北美有72家不同分店。该公司公开上市,将食品、饮料和游戏组合成一个全国性连锁。D&B的平均可比较单店(“在财年结束时仍开业、并在每财年开始时已经开业至少18个月的店铺的较上年同期销售额比较”)收入为10,793,000美元。

(Dave & Buster代表没有回复关于这个故事的评论请求,但所有的数字都来自D&B提交的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

Dave & Buster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游戏娱乐,而不是食物酒水方面。

在2014财年,餐饮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48.1%,这占了超过3.691亿美元的收入。

在游戏方面,一个典型的D&B的分店有约150台游戏机,包括代券游戏(玩家赢得代券兑换奖品)、视频及模拟游戏和传统游戏,如保龄球、桌球和飞镖。游戏类占公司2014财年整体收入的大多数——具体地说是百分之51.9,这与我们观察的其他公司形成鲜明对比。

当然,这些都是公司范围的利润率,但它们比规模较小做同样事情的公司更为接近,他们的游戏元素占总收入的部分更少。

甚至更进一步,代券类游戏占了这一分类的最大部分。代券游戏占D&B 2014财年“娱乐及其他收入”的79.7%,而视频和模拟游戏仅占到同一分类的16.3%。

D&B还采用了几种不同的方式来向游戏收费,包括吃玩组合选项、无限游戏时间、免费游戏推广和使用力量卡(磁条卡片),玩家可以用“筹码”充值,然后用来玩各种游戏。

2014财年娱乐及其他收入总额超过3.876亿美元,娱乐和游戏占公司收入总额(2014财年为7.468亿美元)的百分比也增加到了51.9%。

展望未来对于2015财年,Dave & Buster预计收入进一步增加,预计收入在8.08亿至8.22亿美元间。

“我们也面临来自越来越复杂的家庭娱乐形式的竞争。”

同时,虽然公司在增长,但看来街机界对于与家用游戏机及手机游戏相比所处的位置仍然有持续的恐惧,足以使该公司在其10-K年度报告中将其列为风险因素:

“我们也面临来自越来越复杂的家庭娱乐形式的竞争,如互联网和视频游戏和家庭电影投放。我们在竞争性的家庭外和家庭内娱乐和餐饮市场上不能有利地竞争,可能对我们的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为了这个目的,D&B已经发布了三个免费手机游戏来在移动应用市场上起步。

虽然街机不再是无处不在了,街机游戏的体验——以及其遗产——仍然非常活跃,即使它转移到不同类型的业务,与不同的财政策略结合。

但不管怎么货币化,还是有足够的空间让各种街机模式存在,尽管支付方式不断改变,而游戏也始终在进化,仍然会有人愿意掏出25美分硬币,花上几个小时回顾过去。

本文译自 Polyg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