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10 , 12:15
58

小话极端金属

[-]
图为“摸逼天使”Morbid Angel乐队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对极端金属的印象还来自上世纪90年代一小群来自挪威的黑金汉子。

1993年时,Burzum 乐队的 Varg Vikernes 因故意刺死竞争对手乐队 Mayhem 的吉他手,也是灵魂人物的 Euoronymous 而被判刑21年。Varg Vikernes 当时还是 Mayhem 的贝司手,因为一点矛盾他在 Euoronymous 的背部连刺了29刀。这件事在挪威以及全球都引起轩然大波,也导致了 Mayhem 乐队的解散。

与此案有关联的其他金属乐手则长期身陷凶杀案,袭击案和强奸案,还有一些自杀了。在这些黑金乐手的众多疯狂举措中,最臭名昭著的要数烧毁教堂——而这个行为在圈子里备受推崇。在1992年至1996年间,这群人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言行一致,共烧毁了20座教堂,这样的规模不仅史无前例,并且直到今天也无法被超越。


Burzum – Dunkelheit

十多年后的今天,极端金属圈还是无法摆脱掉 Vikernes 和他同辈乐手所带来的阴影。当时的诸多事件在流行文化中被持续讨论,最近甚至有一部讲述 Euoronymous 被杀的电影正在筹备拍摄


Mayhem – Deathcrush

金属乐本身受众规模已经不大,而极端金属——如流派的名字所示,是一种更极端的音乐形式,这种极端体现在器乐上,也体现在文字与视觉上。乐手们渴望打破疆界,破坏限制,将“极端”二字发展到更新的高度。

“极端金属”是一系列金属乐风格的统称,它的大致分类有黑金属,死亡金属,厄运金属,激流金属和碾核等,金属乐的分支风格随时都在进化和扩展。


Morbid Angel – Immortal Rites

于上世纪80年代出现的新风格可以说基本上是受到诸如 Slayer,Metallica 和 Anthrax 等老派金属乐队影响而衍生出来的。Morbid AngelObituary 和大名鼎鼎的食人尸 Cannibal Corpse 作为所属风格的先驱,都在前人的基础上将极端金属的概念做了延伸。

对没有或极少接触金属的人而言,极端金属就是密不透风的重型失真吉他噪音,咆哮的主唱和压路机式的高速双踩,以及直升机式的甩头,或者是以 Sunn O))) 为代表的蜂鸣厄运金属乐队所带来的慢速,沉闷与压抑的氛围。


Cannibal Corpse – Sentenced To Burn

极端金属中主唱的唱法也是一个显著的特征。在这些风格中,歌词并非真正被“唱”出来(大部分不是),或是“吼”出来。常见的极端嗓中,有死嗓,黑嗓和水喉等,总之极端金属乐队的主唱们在风格发展的过程中对人声的应用也进行了不断的探索。

极端嗓的唱法让听众基本无法分辨歌词,但对于那些有兴趣研究歌词的人,他们会发现极端金属歌词主题各异,但所探讨的主要是禁忌性内容。死亡与神秘学当然占了其中很大的比重,有的乐队对这些主体进行的探讨到了非常深刻和细节的程度,比如一些残忍死乐队充满尸体,内脏和分尸内容的歌词和封面艺术。


Armoured Angel – Enigmatize

性也是这些禁忌中的一员,不少乐队的歌词主题为奸尸,恋尸癖和虐待等。在澳洲,音乐审查是极少发生的,但来自塔斯马尼亚的乐队 Intense Hammer Rage 的专辑就因为过多描写非正常性行为细节而被海关没收。

总体上来说,极端金属乐队们的行为并没有受到主流社会的重视。由于它小众与地下的特点,平日里也顶多会受到一些道德上的质疑。

很大程度上来说,逃脱了官方的审查对这些音乐人与乐迷而言都是好事——虽然来自斯堪迪纳维亚半岛的惨案震惊了世界,但从分布上讲,并无证据显示极端金属音乐爱好者比其他人更加暴力,充满破坏欲活具有反社会人格。


Sunn O))) – Alice

90年代挪威黑金乐队的恶行展开了人们丰富的想象。涉案乐手们的“言行一致”展示出他们音乐中所体现的思想和信仰确实会影响到他们的日常行为,所以一些人认为,喜爱这些暴力重型音乐的人也更容易拥有暴力的人格特征。

但文化与独立个体间的关系很复杂,很多实际情况显示,听极端金属(例如kb身边有几个金属党)的人现实生活中反而待人温和礼貌


Obituary – Slowly We Rot

著名的金属乐学者 Keith Kahn-Harris 曾经说过,极端金属乐队对于规则和界线的挑战,对禁忌的探讨为现代西方社会中的人打开了新的空间。

在这样的空间里人们谈论“不该谈论的东西”,思考它们在现代社会中的意义——这些内容是现代社会所排斥,不鼓励人们去思考的生活的阴暗面。极端金属为有探索欲望的乐迷提供了一个空间,他们在这里能自由地探讨与交流对禁忌的思考,不受到每日生活的限制。乐手与乐迷之间互相鼓励,传播这种非传统的音乐。

尽管极端金属乐还存在着自己的问题(比如黑人与女性乐手的比例仍然很低),但极端金属乐有着创新与突破的传统,谁也不知道他们突破的下一个限制是什么。

[keep_beating via theconversation]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1)

TOTAL COMMENTS: 58+1

[2] 1 »
  1. 2950805

    顺便问下,怎么正确的@到别人

  2. 2950804

    @eminemtu 可你就是在胡说八道啊,起码我在2000年的时候,还可以很容易买到打口磁带 打口cd。那个时候喜欢听音乐的都会接触到很多各种类型的音乐,而国内的摇滚乐队更是很多,我就去看过一个各种小摇滚乐队的演出。

  3. eminemtu
    @2 years ago
    2929157

    @钢管2号: 有说的不对的你可以反驳我,我虚心接受,丢下一句胡说八道这就没意思了

  4. eminemtu
    @2 years ago
    2929154

    @钢管2号: 摇滚我也听,但这种东西怎么说都是小众,而且国内的摇滚乐队80,90年代一向都喜欢讨论政治,一直是文化部的重点关照对象,你要觉得我胡说八道那我无话可说

  5. 书法
    @2 years ago
    2929016

    金属党飘过。。

  6. 钢管2号
    @2 years ago
    2928254

    @eminemtu: 能别胡说八道了吗?

  7. eminemtu
    @2 years ago
    2928161

    @: 你都说了那个年代,知道89年一过后官方对国内的摇滚的态度是什么样子么?知道后面崔健一无所有,唐朝乐队国际歌在广场传唱开了的后果么?现在不是80,90年代,不要用你90年代接触的打口磁带受众了解如今的人们,你口中说听queens,听led zeppelin的人在当时也是少数,随便拉街上的人问问,如今的真没几个真正听摇滚的,现在的大众市场就是被港台流行乐,日韩歌曲占领了,不管承认不承认,这就是事实,说到摇滚能提到汪峰,beyond的我觉得已经不错了,没有说出流行偶像歌手已经是万幸

  8. Anubis
    @2 years ago
    2927954

    实在话我也就激流最听的来,而且我就是喜欢卖套李卡你咬我啊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