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09 , 15:00

美国一大学斥巨资寻找世界上最好的人

[-]

我们花了许多时间和经历担忧人性之恶,理由也很充分:骗子、恶棍和极端反社会的人会造成严重的问题,个人的生活和社会都会受到影响。那么道德谱上的另一个极端——那些一直都特别好人呢?美国维克森林大学的研究人员们最近获得了390万美元的资助,他们要在一项为期三年的研究中找出他们能找到的、其周围人公认的最正直之人。研究人员们称这样的人为“道德的超级巨星”,他们将教会我们剩下的人如何成为一个好人。

维克森林大学心理学家Will Fleeson领导这项研究,他希望能将那些日行一小善的人和做出过巨大牺牲的人(比如捐肾)都囊括进这个研究。Fleeson说:“这些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得到称赞;他们通常不会再次见到他们曾帮组过的人。他们从未被人当面道过谢。”

但这样也会出现一些明显的问题:在这里我们将使用怎样的道德标准?抵抗住诱惑的人更加道德亦或者真正超级道德的人从不会在一开始感受到这种诱惑?对Fleeson来说,这样复杂的问题正是令整件事更加有趣的所在。Fleeson表示:“我们开始会赋予道德常识性定义——同情心、公正、慷慨和诚实。但即便基于这种标准,人们也会各不相同。什么是同情?什么是公正?就连我们自己的团队都没有就道德的定义达到统一标准,我们的团队中既有思想开明者也有保守的人。 ”

Fleeson利用生育权的不同意见来解决道德定义难点。那些支持提倡堕胎合法的人,比如俄亥俄州妇产科医生David Burkons最近开了一家提供堕胎的诊所(在这里堕胎有条件限制),是某种道德巨星。另一方面,那些持有相反观点的人,比如反堕胎运动家们也是特别道德的人。Fleeson说:“从他们各自的角度来看,他们都是英雄,而在相反的阵营看来,他们都是坏蛋。”他希望研究两边的想法,一边观察他们在心理和认知程度上的区别。

Fleeson表示大约一半的资金会被用来奖励学者——心理学家、哲学家和神学家,他们提出了有趣且创新的方法来研究道德。Fleeson说研究人员们是时候将道德研究看作是与认知能力研究同等重要的东西了。他说:“我们花费很大精力来定义认知天赋,而道德是与认知能力一样重要的东西。”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