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07 , 00:15
10

情感计算:同理心设备如何改变你的性生活

确定某人是否正在经历一种特定情感应该是很容易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同理心,而我们每天都在这样做。虽然在我们使用通信技术所分享的东西中,情绪明显发挥着巨大作用,但这些平台从来没能理解这些“情绪”是什么。

情感科学是对情感启发、情感体验,和对他人情绪认知的研究,它正处在改变这一点的边缘,而且有着一些非常性感的潜力。

[-]

哪些人在做什么?

目前数字情感的领跑者是Affectiva公司,它声称分析了超过二百万条视频中的面部表情,情绪检测的准确率超过90%。后来发现,这成绩比大多数人类还好。

Affectiva的产品之一是Q-Sensor,这是一个测量皮肤电导率、温度、和运动的腕带。Q-Sensor记录这些生理指标,因此佩戴者可以查看在一天中什么时间点上他们感到情绪唤起,这意味着紧张或兴奋(包括,但不限于性唤起)。

竞争公司Emotient则全面专注于面部表情识别技术并声称95%的准确率。它可以检测到七种主要情绪:喜悦、惊奇、厌恶、轻蔑、愤怒、悲伤和恐惧。这些都是基于20个基本的面部肌肉运动。

该空间中的另一个竞争者是夫琅和费。与谷歌眼镜合作,夫琅和费为谷歌眼镜研发了一个应用,通过量化路人面部肌肉运动来检测情绪、年龄、和性别。

该技术也被用于性目的。除了面部表情、皮肤电导、温度和运动,心率是用于表示情绪兴奋的另一个生物特征。

其应用的一个例子是OhMiBod的远程性爱玩具产品线。OhMiBod的心率兼容产品包括阴茎环、G点按摩器,和NEX -1,这是一个扁平的按摩装置,可以放入女性内衣里。这些设备可以同步到智能手机和记录主人心率的手表。

当一名OhMiBod用户的心率增加时,他们伴侣的设备通过加强其运作来响应,这反过来又加快了此人的心率。这创造了共同创始人Suki Dunham所谓的双方身体技术响应“神一般的循环”,技术在双方跳动的心脏间创建了一个刺激反馈回路。

这项技术也许很快会被应用在社会和医疗环境中。Affectiva的创始科学家Rana el Kaliouby已经会见了想赋予虚拟护士看人脸色能力、将情感识别集成进Skype视频电话、在夜总会使用面部识别来优化音乐和灯光的各种公司。

这真的是引发产生《飞出个未来》中刘玉玲机器人的那种技术,这个机器人有能力看出Fry是快乐或是悲伤,这意味着它能够通过响应他的情感状态,与他进行不止于肤浅的沟通。这正是面部识别技术在未来将会允许数字接口做到的。

[-]

在巴塞罗那,一个名叫Teatreneu的喜剧俱乐部决定使用Affectiva的技术对抗观众减少。他们让观众免费入场,条件是装了Affectiva面部识别软件的Affdex摄像机每测量到他们笑一次,就得付三毛钱。该行动取得了巨大成功。

由于Emospeech公司等的工作,语音情感识别也在迅速成为数字现实,他的程序可以检测一个人语音中的抑扬来识别说话人的情感状态。

结合起来,这些在情感技术软件和硬件上的进展对于我们的未来性生活可能会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

情绪技术的未来性场景

随着所有这些新技术的出现,现在可以弥合情绪状态和数字设备之间的差距,在性技术上的潜力是巨大的。

那么,情感技术能如何更好地促进未来的性生活呢?

[-]

▣ 指尖是测量温度变化和皮肤电导率的要点之一。电脑鼠标上的传感器可以分享在线用户相互之间的唤起程度。

▣ Grindr和Tinder等应用可以使用特别识别出的我们的情绪状态来给我们匹配想法相似的炮友。

MEIT(移动情商测验)应用是一个情商测试,它评估情感并提供情商训练练习。在社交媒体和交友平台上,我们可以把情商作为又一种性相容性统计。

▣ 在未来,我们还可以从性体验中分析情感数据,并学习如何更好地满足我们的伴侣(及我们自己)的欲望。

▣ Xbox One的高清摄像头可以检测出玩家肤色的微小变化以计算心率变化。它可以同时对多达6名玩家做到这一点。它使用与Affectiva和Emotient类似的面部识别技术来计量他们的情感状态。但一旦玩家动起来,该系统可以测量单个肌肉如何工作,这种技术可以用来创建跨不同国家的交互式和同时的纵欲群交。

群众高潮,这是之前讨论过的一个想法,可以成为一个全球性现象,世界各地的数千人远程连接和数字化表达情感,人们可以给予和接受来自物理刺激的情感反馈。

在展望情感技术增强的未来方面我不是一个人。Affectiva公司的Kaliouby预测“情感芯片”在所有移动设备中的存在可能很快会像GPS定位器一样无处不在。Raffi Khatchadorian在《纽约客》上称这些总体技术进步为“情感经济的曙光……把我们所有设备连线在一起来创建‘环境智能’——数码知觉的不可见的雾。”

有了情感计算,现实生活、真实体验和真实情感的区别会很快消褪。

你喜欢你的性情绪数字化的想法吗?

本文译自 Future of Sex,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

TOTAL COMMENTS: 10+1

  1. 仰夏
    @2 years ago
    2923626

    我真讨厌同理心这个词,因为有一股浓浓的圣母婊的感觉。

    [5] XX [26] 回复 [0]
  2. sherlockjump
    @2 years ago
    2923629

    所以说以后泡妞也会有外挂了吗。。?可在价格平民化前能用得起的人,大概也不需要外挂吧。。

  3. tzxwww
    @2 years ago
    2923666

    @sherlockjump: 我倒是觉得泡着泡着……就弯了

  4. rebecca
    @2 years ago
    2923671

    发这种没人看得懂的新闻干嘛

  5. raphaelwang
    @2 years ago
    2923679

    @仰夏:
    别担心,三观不正,分不清同理心和圣母婊而已。

  6. 挣脱地平线
    @2 years ago
    2923690

    可是我还是想从人过渡道机器啊

  7. 2923893

    可怕,机器人比人类更了解人类
    “hi,siri,我的女友心情怎么样”
    “您好,根据面部测试,生气可能性为%76,一般可能性为%20,其余可能性为%4”

  8. 美食家18
    @2 years ago
    2924307

    疑犯追踪的宅总看了要唾弃这种AI使用方法吧

  9. 2925762

    @仰夏: 你不如说“自私自利损人利己的人才是最高尚的”。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