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06 , 08:30

奢侈浪费不环保,抛弃婚纱是最好

[-]

几个月前,作为极简主义实验的一部分我正在裁减我的财产。和很多女人一样,我最丰富的财产来源是我的衣柜,连同皇冠上的明珠——我去年的婚纱。

虽然捐赠这件婚纱的决定是相对容易的,但我很快地意识到,我减少浪费的愿望并不为所有的家人朋友所共享。事实上,在记载该决定的一篇博文后面,我收到了来自家人朋友的一些情绪化反应,大部分人都请求我留下婚纱。“除了婚纱什么都行!”他们哭喊道。

我猜我不必大吃一斤。

美国传统结婚礼服是我们社会中最具代表性的罪恶快乐之一,特别是对于中上层阶级成员来说。很少有其他物品社会会告诉我们,花费大量金钱、只穿一次、而且永远不指望再次使用是可以接受的,这是消费主义的出类拔萃代表。

美国传统结婚礼服是我们社会中最具代表性的罪恶快乐之一。

婚礼作为一个整体,往往演变成铺张的装逼炫富,成本随之暴涨到数万美元。为此,婚礼的核心元素(新娘)被期望穿着独特和美丽的礼服——虽然在现实生活中不一定实用。

事实上,现代婚纱的一切都体现着不切实际——尤其是其纯白的颜色。而过去的新娘则喜欢各种颜色的婚纱,以便易于重复使用,但如今白色是严格标准。

[-]

许多人认为,颜色选择代表了一种新娘婚前保持纯洁的过时象征。相反,与白色织物历史相关的价格,使得纯白礼服成为昂贵和排他的财产。史密森尼学会指出,买得起白色礼服至今仍是身份的象征

像一个盲目的好好消费者一样,我对于婚礼后拿婚纱做什么没有过任何想法。我也没有利用如今的新娘可以用来减少浪费的一些机会,从购买二手婚纱或租用,到从零开始自制或从便宜得多的现成礼服中改造。

然而,我认为比在只用一次的衣服上浪费几百块钱更糟糕的,是不给它一个机会让别人的什么人快乐。

对这一决定的抗议声响亮而多变。许多抗议围绕着这个事实,即我剥夺了我假想中的女儿穿母上婚纱的机会。其他人的论点中心是,婚纱的感情价值是无法量化的。

但这么多人对于我自愿放弃我的婚纱都感到震惊的真正原因,更多地是关乎我们在文化上对物质占有的依赖,而不是与假想中的女儿的假象中的互动。物质占有已经成为我们身份的一部分。品牌是新的部落符号,货币价值是我们自我价值的新度量。

现代婚纱特别代表了消费主义理念的一个缩影,连同蕾丝花边、串珠、也许还有美人鱼裙裾。

[-]

现代婚纱特别代表了消费主义理念的一个缩影,连同蕾丝花边、串珠、也许还有美人鱼裙裾。

最终接受我的婚纱的非营利性组织告诉我,它将卖掉婚纱将盈利捐赠给癌症研究。我感到这一系列事件远比主流的购买、保留和弃置要有意义得多。通过从速捐赠,我也希望能避免等待过久,以至婚纱过于过时,没法被别人使用。

与我们许多财产一样,分享我们的婚纱将提供如此多的额外价值——如果不是经济上的,也是环境价值。如果我们能把对占有和拥有的需要替换成分享与合作的需要,会多好啊。

但并不全都是坏消息。越来越多的情侣选择简化他们的婚礼,许多人避开昂贵的白色礼服模式选择更便宜、非传统的颜色和设计。情侣们也在简化婚礼,只邀请一小部分朋友和家人。

同时,一个婚纱礼服经济循环正在形成。Once WedPreowned Wedding Dresses这样的网站正变得流行起来,他们销售用过一两次的婚纱和其它婚礼配饰。在线分类广告充斥着用过(闲置)的婚纱,它们不仅仅是复古风格;事实上,有些新娘会在婚礼前就把婚纱上架销售,希望能在仪式后尽快清算资产。

这些变化是令人鼓舞的。技术正在助力有责任心的人寻找新的方式来购买和出售,以缓解消费。没有比婚礼行业更好的地方来开始这些创新了。也许在未来,婚礼将演变成一个高度公共性和生态良好的再利用、回收,当然还有爱的事件。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