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06 , 12:30

针对无鸡蛋蛋黄酱的无耻阴谋

[-]

汉普顿溪食品科技公司显然是美国鸡蛋委员会(AEB)很多讨论的话题,这个委员会由美国农业部监管,负责鸡蛋的研究和推广计划。

新公布的文件显示,美国鸡蛋委员会的高级成员们、一名美国农业部雇员,和一间外部公关公司在讨论如何应对Just Mayo的策略。Just Mayo(不一样的蛋黄酱)是汉普顿溪的植物性蛋黄酱替代品,比尔盖茨等都看好并投资。

在一封2013年8月的电子邮件中,美国鸡蛋委员会□□Joanne Ivy将Just Mayo称为 “对鸡蛋制品业务未来的危机和主要威胁。”邮件以这样的措辞结束:“我们AEB对于这个竞争产品在做什么?我们需要有个答案!”

该记录是由麻省理工学院公共记录专家Ryan Noah Shapiro和他的FOIA律师Jeffrey Light根据信息自由法(FOIA)要求披露的。美国鸡蛋委员会未能立即回应记者的评论请求,但Ivy 说该委员会在对鸡蛋替代品越来越浓厚的兴趣中,“已努力增加鸡蛋和鸡蛋制品的需求”,并且它所采取的行动“在消费品行业中是常见的。”

汉普顿溪和食品律师及活动家Michele Simon在网上晒出了几封获取到的邮件。它们显示,蛋委会提出了一些策略来对付Just Mayo——一位评论家指控道,其中一些可能是非法的

[-]

策略#1:找FDA来处理

在2014年1月,美国农业部的Roger Glasshoff就Just Mayo的标注声明向FDA提出质疑。他写道:“我会把信息转发给负责该产品营销地的FDA区域办事处。” Ivy回复了绿灯放行。

FDA在2015年8月发出了一封警告信,FDA拒绝了对其动机作出评论,但信中列出的违规行为包括作出未经授权的健康声称,以及使用“蛋黄酱”的“蛋”字和一张蛋形的图片来误导消费者,而产品实际上却并非标准化的基于鸡蛋的蛋黄酱。

原文发表后的更新:美国农业部的发言人说,“根据法律,美国农业部农业市场服务(AMS)负责监督,保证财政责任,程序效率,以及利益相关参与者的公平待遇。AMS不会容忍在商务上限制竞争产品的任何努力……AMS的全国带壳蛋主管Roger Glasshoff经常性解答寻求监管和标示指导的问题。全国带壳蛋主管对美国鸡蛋委员会没有监督作用。在这个案例中,他接到一个关于监管的电话,并且只是把查询者转去了正确的监管机构。在文档审查中,AMS没有此名现已退休的全国带壳蛋主管有任何滥用职权的不当行为。”

策略#2:把Just Mayo弄出Whole Foods有机连锁

但电子邮件显示,这只是多管齐下策略的一方面。2013年12月,美国鸡蛋委员会还要求一名外部可持续性承包商Anthony Zolezzi致电Whole Foods有机食品连锁超市,单单要求把Mayo下架。美国鸡蛋委员会内部文件暗示,让他这么做是付了费的。Ivy写信给一位同事说:“我确信他希望为此获得酬劳。如果真那么容易的话,我会联系Anthony让他打这个电话,除非他的要价太高。”

Whole Foods仍然在销售Just mayo,并说它没有关于此类通话的任何信息。

Zolezzi没有立即回应记者询问。据美联社报道,Zolezzi说他愿意帮蛋委会这个忙,是因为他认为Just Mayo的包装是误导性的,并且不认为从人们饮食中去除鸡蛋代之以植物性食物是一个好主意。

[-]

策略#3:买通公关公司让美食博客们传达消息

在2014年1月,还有一个营销活动讨论,让博客们在帖子里植入对鸡蛋的推广。Edelman公关公司的一名客户主管给蛋委会发邮件,告知他们博客们会“植入他们的博文”的 “美国农业部批准”的消息,以“鼓励他们的读者在通向健康生活方式的道路上,做出有意识的决定,选择真正的和可持续的食物,如鸡蛋。”

正如Simon在她的博客“饮食政治”(EatDrinkPolitics.com)上指出的,至少有几个博客上钩了:她发现两个美食博客上的帖子以“惊人相似”的调子给鸡蛋唱赞歌,两者都提到了美国鸡蛋委员会。(这个这个。)标榜健康饮食的博客和应用Fooducate让蛋委会在其网站上发表赞助文章。一些读者不开心,称其为不负责任。当然Edelman很开心

一个服务承包商描述为此活动向Edelman支付了4万3千美元。

更新:Fooducate代表告诉我们,它既不不是“反汉普顿溪的阴谋同谋”也没有被“美国鸡蛋委员会愚弄”。该代表说,“我们从创立Fooducate之初一直在写鸡蛋有益健康……作为我们广告销售活动的一部分,我们接触了各健康品牌和日用品委员会,花他们的广告经费来影响我们的受众。”

Edelman没有立即回应评论请求。

策略#4:帮助一家大公司打官司

等等,这还没完:Ivy2014年11月的邮件还显示,蛋委会在幕后与Hellmann's品牌蛋黄酱的制造商联合利华合作,试图对付所谓的Just Mayo“危机”。联合利华在当年十月已经起诉汉普顿溪,指控Just Mayo因为不是用鸡蛋制成的,事实上不是蛋黄酱。几个月后,它撤回了起诉。

[-]

联合利华没有立即回应评论请求。

策略#5:派出刺客

此外作为添头,食品公司Hidden Villa Ranch和蛋委会两者的高管在一年多期间开玩笑道要刺杀汉普顿溪的CEO Josh Tetrick。

美国鸡蛋委员会高管Mitch Kanter 2013年12月说:“与此同时,你要不要我去接触一些布鲁克林老朋友,让他们拜访Josh Tetrick一趟?”

“我们能凑份子钱雇人做了他么?” Hidden Villa的Mike Sencer在2014年10月31日问道。

美国鸡蛋委员和Hidden Villa都未能立即邮件回应评论请求。

根据Simon的说法,美国鸡蛋委员会试图碾压其无蛋竞争者时,可能已经触犯了一堆法律。她说:“法律规定蛋委会的钱要用在推广鸡蛋上,而不是跟竞争者撕逼。”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