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9.04 , 14:00

吃肉也可以做动物权益倡导者

[-]

一天晚上下班后,我去了最喜欢的曼哈顿墨西哥快餐厅Chipotle吃晚饭。这家连锁店便宜、快速,也不牺牲营养品质或口味,对各种饮食偏好都很友好。那一次我点了素食玉米煎饼(一半鳄梨酱配一半豆腐,而不是牛肉、禽肉、或猪肉),但是只吃了几口,我就注意到一群抗议者聚集在点餐区。他们举着苦难的工厂养殖动物的图像,自信而快速地诉说它们受到的虐待和Chipotle在支持这些残忍做法中的罪责。

在60秒钟内,他们就都不见了,明显被惹怒的工作人员们松了口气。周围大多数食客似乎也对此次遭遇感到恼怒。我听到一名妹子议论说这一出只是“另一个理由感恩我们不是脑残素食者。”

[-]

坐在Chipotle里我想起了素食主义者和动物权利倡导者们为了让他们的消息更中听的艰苦斗争。

需要明确的是,我甚为欣赏素食主义者们的激情和勇气;很少有其他人这样致力于不断曝光奶制品、鸡蛋和肉类行业的残酷现实。坐在Chipotle里我想起了素食主义者和动物权利倡导者们为了让他们的消息对主流受众(比如,偶尔喜欢吃个牛排玉米煎饼的老王)更中听的艰苦斗争。(值得注意的是,事实上Chipotle虽然错在过度使用自相矛盾、不诚实的术语像“人道畜牧业”和“负责任饲养”肉类,他家对动物福利标准的坚持,可以说是优于像星巴克或肯德基这些竞争对手快餐品牌。)

作为一个坚信素食者们信仰的许多核心原则的人,如何防止Chipotle妹子那种标志性的反应我想了很多。为此,我已经共同创立了一个全新的运动,目的是鼓励人们少吃肉,而不是迫使人们完全不吃肉。我们把这种新的理念叫做“少食肉者”,认为这是在一个包容性和增强性身份下联合纯素食者、素食者、和只是少吃肉(无论出于何种动机)者的一种尝试。

[-]

我们的想法是从一些简单观察结果中诞生的:

■ 尽管有几十年的积极行动,素食主义者人数很少(纯素食者则更少)。

■ 大多数纯素食者和素食者都弃疗了。

■ 许多素食者实际上并非真的素食者

■ 一般公众对素食者都有成见。(用纯素食喜剧演员Myq Kaplan的话说:“纯素食者们多活15年是因为我们从没被邀请去做任何有趣或危险的事情。所以我们坐在家里哭着喝酒,还要小心不要哭到酒里,因为眼泪是动物痛苦产物。”)

■ 减少消费肉食的人更可能成为素食者,成为素食者的人更容易成为纯素食者。

鉴于这些事实,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动物权益社区目前“吃素食”的非多元化信息是不现实的,而且没必要地疏远了绝大多数(不幸地)不愿意从他们饮食中完全消除动物产品的人。这种增加素食者数量而不是专注于减少我们社会肉类消费总量的偏见,可能是动物解放运动目前为止最大的失败。

[-]

更何况纯素食道德家如Gary Francione所倡导的论点——一个人不是道德的纯素食者,就是凶残的肉食爱好者——因为其直接的两极分化效应,最终对农场动物伤害多于帮助。

值得庆幸的是,公众健康和环境活动,如无肉星期一、工作日素食者、周六前纯素食,在以更细致的方法培育增量的、可持续的行为改变(相应地增加了对植物性替代品的消费需求和供给。)毕竟,我们越多吃无肉类或减少肉类餐,动物伤害就越少。美国农业部的一项研究发现,去年被当作食物杀掉的动物比2007年少了4亿只,主要是因为不断增长的减少肉食人口。

当它、涉及到一个社会运动的成功,包容性和亲和力很要紧,事实上他们很重要。人们不想感觉低人一等,他们不想仅仅因为没有按照别人告诉他们应该过的方式生活而感觉像个坏人。

[-]

所以,各位动物倡导者们,拜托:如果你被破坏性冲动所压倒,不管是在Chipotle或在Chris Christie支持集会或大学讲座,放下扩音器。记住用蜜糖能抓住更多蜜蜂。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