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30 , 17:00

绿色技术的未来愿景不靠谱

[-]

你对于可持续性未来的愿景是什么样的?有些人想像的场景中,技术能解决世界最紧迫的环境问题。

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都开电动车,屋顶上的太阳能板驱动我们的空调和平板电视机。我们购买“生态”产品来给我们提供所有的便利和舒适,而不会使地球遭到退化。我们继续消费和增长经济,而自然母亲也得到双赢。

但我(原作者)和同事Josh(本文共同作者)认为,这种可持续发展的愿景是有缺陷的,并将在事实上推动对世界、生态系统,和我们自身的更严重破坏。那么,这个愿景又是怎么变成主导的呢?

[-]

为什么“绿色技术”如此受欢迎?

“绿色技术”可持续性概念为什么会占主导地位似乎有三个主要原因。

首先,它对生意有好处。可持续性或者被呈现为能被消费者购买的东西,或者是能被绿色企业销售的东西。在消费资本主义和可持续性之间并无矛盾,因此掌权者并不会觉得受到威胁。正如可持续性网站Inhabitat所宣称的:“设计将拯救世界”。

其次,绿色技术的未来合乎政治口味。政客们可以捍卫他们的“绿色”资质而不用质疑消费主义文化似乎期待和需求的富足。从这个角度看,可持续性是绿色经济增长的大好机会,这意味着政客们不必争辩说我们需要减少消费。

[-]

第三,绿色技术未来对我们中那些享受着对自然资源提出如此巨大需求的富裕生活方式的人来说更不具有挑战性。上帝保佑没有人会认为可持续性会要求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方式!正如老乔治·布什所宣称的:“美国生活方式不容谈判。”

幸运的是,对于所有那些效仿美国生活方式的文化,绿色技术未来的主导信念意味着我们知道它和朝着一个公平与可持续的世界过渡是相一致的,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富足消费。我们只需要更好地行使消费主义,鉴于你们人类是那么地睿智,这不是个问题,对吧?

[-]

“绿色技术”未来为什么是有缺陷的?

“绿色技术”的愿景并不会从根本上挑战商业、政治,或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这一事实或许应该给我们理由质疑其正确性。当事情听上去好得不像是真的时,他们通常是假的。

揭穿绿色技术神话的最好方法就是毫不妥协地审视当今世界的现状,这不是为了引发绝望,而是帮助我们更好理解一个适当的反应应该是什么样的。

生态足迹分析表明,全球经济已经处于严重的生态超载。根据最新研究,如果现有文明要能够长期持续,我们将需要1.6个地球

科学能救场吗?尽管几十年来非凡的技术和科学进步,人类的经济活动继续在摧毁地球的生态系统。仅在过去40年中,地球上50%的野生动植物已经被毁灭

此外,气候问题比大多数人认为的远为更糟廷德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的气候科学家Kevin Anderson表明,要阻止全球气温比前工业化水平升高2摄氏度,意味着在未来几十年内富裕国家需要以每年8~10%的速率给他们的经济减碳。

[-]

鉴于能源与经济之间的密切联系,这种快速减碳并不符合传统经济增长。

使得这个“增长限制”分析更具挑战性的,是目前73亿并在继续增加的全球人口。最新的证据表明,在本世纪末我们将趋向于110亿

即使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生态村,也还没达到“公平份额”的生态足迹。

我们还需要继续吗?关键是把西方式富裕全球化到扩张中的世界人口将会是灾难性的。技术和设计改进自身,根本就不能使这种发展议程可持续。

由此可见,如果我们要实现这样一个世界,使全体生命共同体能在星球限制里蓬勃发展,我们需要从一个新的可持续性发展愿景开始。

[-]

美好生活的一个不同版本

我们的观点是,真正的可持续性意味着美好生活的不同愿景——来自于适度、节俭和满足的过时的美德。我们可以从美学角度来考虑:我们认为什么是动人和有吸引力的。

我们必须把降临到我们土地上的风力涡轮机视为文明的最好的方面之一,而不是像我们的政治领袖们所表示的那样是“彻底冒犯性的”荒漠。但比起使我们的能源供应绿色化,更根本的则是减少需求,这也改变了可持续性是什么样子的愿景。

让我们首先确保我们都穿着温暖的毛衣,而不是本能地打开加热器。如果加热器开着,只加热一个房间,只驱走寒气就足矣。让我们创造性地穿着二手衣服或缝补衣服,甚至自己做衣服,而不是被营销和时尚产业引诱到消费主义的仓鼠轮上。

[-]

虽然电动汽车在通往可持续世界的道路上也许作用有限,更重要的过渡将是自行车、步行和公共交通的增长。一次本地露营,我们在星空下与大自然重新连接,代表着一种失落的奢侈,被我们轻易替换成巴厘岛之旅。

让我们挖起维多利亚时代的草坪,改种有机食物,养几只鸡下蛋。甚至我们的餐盘看上去也会不同:提倡低肉类或无肉类饮食是环保运动在某个阶段将必须面对的文化禁忌。

这一切无一意味着回到石器时代,重点是关注刚够过上舒适生活所需要的是什么。

穿上毛衣会阻止资本主义吗?

不,但这并不是真正关键所在。我们不是在试图提出一个新的政治或宏观经济模型(尽管一些想法已经在其它地方勾勒出来)。但我们认为我们需要以不同方式考虑可持续性。

[-]

我们的问题不是:我们怎样能使现有的生活方式可持续?我们的问题是:一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子的?而部分答案涉及拥抱更简单的生活方式

通过重用、减少、再生、回收,我们目前这么多垃圾、我们的花园、住宅和郊区也许都会变得像一个创意DIY区——不花哨,但功能齐全。这不是介绍极其昂贵的百万美元“绿色住宅”的有光纸设计杂志上展示的生态未来。

我们的未来是更谦逊的——并且我们坚持更现实的——可持续性概念。我们坚持储水箱而不是海水淡化厂。

然而,不要误解我们。当我们拒绝以《杰森一家》作为可持续未来愿景,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赞美《摩登原始人》。显然我们需要科学进步和接受适当技术,特别是那些生产可再生能源的。

[-]

但我们的确呼吁一种更谦卑的可持续性美学,让我们在干衣机中看到丑陋,而在晾衣绳中见到优雅。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