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30 , 00:15

你不知道的有益性传播疾病

在我刚刚对男孩有点兴趣时,我常常和他们一起去爬猴栏(monkey bar),或者在放学后去教学楼后面偷偷接吻。不过这正是这个时候,我妈开始给我科普性知识。

[-]

我们谈论一些共识性的东西,男女之间的相互尊重,如何避孕,更重要的是,避免性病。无安全,不爱情(No glove no love)。

他给了我很多好建议,因为距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世界范围内每天越有100多万人感染传染性性病(STD)。其中一些性病会影响我们的生育能力,还有些会影响我们的健康。我想,没人希望这些外来的旅行者入侵到我们的身体中。

[-]

由于性病的恶名,很少有人会关注这些搭乘□□高速公路,在个体之间互相传播的微生物所能起到的有益作用。就在我们保护自己免受这些微生物入侵的同时,我们也错过了利用这些“害虫”带来的益处。

[-]

最近的研究表明,越来越多的证据使得我们必须仔细的研究一番其中的奥秘。

微生物-细菌和病毒-其实对我们的身体健康非常重要,这并非什么新闻了。我们体内就有大量的微生物群落,每个人的身体都和这些小生物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就会出现某些问题。

[-]

假丝酵母属的酵母菌(Candida genus of yeast)是一种生活在□□中的天然微生物,他的数量受到另一种微生物的控制,就是乳酸杆菌(Lactobacillus bacteria)。如果某种情况下这种控制被干扰,酵母菌将不受限的繁殖,导致酵母感染,并引起不适。

我们的身体在漫长的演化中,与各种细菌产生了合作关系。不同的细菌、真菌和病毒与我们的皮肤,肠道和□□结为一体。虽然这么去想我们的体内有这么一群殖民者会有些不适,但是他们在我们的生活中起着很多关键的作用。

首先,要知道微生物所担当的职责,需要先区别出他么。那些随□□传播的微生物被成为性传播微生物(secually transmitted microbes,STMs)。尽管我们对他们知之甚少,但是这里有些有趣的案例,这吸引我们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来自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Chad Smith说道。

先来说说豆蚜虫(pea aphid),他们靠吸食植物的体液为生,并且在世界范围内分布广泛。这种广泛分布有一部分要归功于他们□□时伴随的STMs。在抵抗寄生物的同时,他们对高温的耐受提高了,并且在没有豆科植物可以吸食的时候他们能够忍受更长的饥饿,直到寻找到新的食物。对于一些蚊子,为了在演化中不被淘汰,一些蚊子的肠道、生殖腺和卵上都有通过性传播的细菌,这些细菌的分泌物能够为蚊子的幼虫提供一些营养物质,这能够使幼虫的生长比没有感染的幼虫快2-4天。

[-]

最后,很多真菌也利用STMs来帮助他们增强热耐受,并且能够加速他们的生长。

话说回来,我们人呢?我们现在就有一例STM能够起到益处的好例子。

在庚型肝炎GB Virus C(GBC-C),通常情况下被称为肝G病毒(HGV),这种病毒通过性传播,不过宿主不会因为感染该病毒表现出任何性状,不过这种病毒通常在别的病毒致病之后被发现,比如HIV。

在6例临床研究中,HGV降低了由HIV致病导致死亡率,降低率为59%。科学家认为GBV-C通过降低HIV对人体免疫细胞的损害,减弱了HIV的能力。或者是它刺激了我们免疫系统的其他部分,使得免疫系统在进行免疫的时候变得更强力。

[-]

GBV-C也会通过母婴传染,也就是说,这种情况下能够降低HIV的母婴传播概率。

而最近,GBV-C还被发现能够降低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但是他是如何影响宿主的还不为人所知,搞清楚这一点能够帮助我们挽救更多的生命。

[-]

这一特殊的现象激发我们思考,我们忽视了某些东西。来自密西根州立大学的Betsy Foxman说道。

在过去,我们一直把所有的性传播微生物视为有害的,我们对所有的病毒采取了相关的预防措施,这就意味着我们失去了一些潜在的益处。

Foxman希望在此方向上深入研究,寻找更多的性传播微生物的有益作用,如果我们的身体中拥有了这些微生物,那么他们将能为我们的身体提供健康保障。

[-]

甚至有些微生物能够帮助我们针对某种特殊的感染起作用,如果真的存在的话,能够帮助我们减少对药物(如抗生素)的依耐性。我们常常使用广谱抗菌素来消除所有的细菌,这就让我们错杀了不少潜在的有益微生物。虽然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抗生素是必要的,但是我们希望在治疗时能够更加明智,更加有针对性。

我们目前还不确定哪些通过人体传递的STMs是对人体有益的,不过乳酸杆菌,就是酸奶中的那些确实是对人体有益的。我们有一大批尚待确定的有益菌等着我们去研究。

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一条好消息,现实中有一堆潜在有益的STMs。问题就在于,如果我们要通过性传播他们,但在此同时我们会感染其他有害微生物。不过一旦这些益生菌被确定,我们将在未来能够独立的获取他们,公共卫生领域的科学家就是为此而研究的人们,他们会寻求如何获得并使用这些益生菌的方法,并且取出性传播这一过程(不过想想要治病,先□□还是挺带感的)。

大多数性传染病,如衣原体和□□并不会直接杀死宿主,有一些甚至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他们只是寻求一条生路而已。

那些微生物引起的性病,首要能够保证通过人体传播。如果发生一次传染,那就说明新的宿主是更加良好的生存环境,换而言之,如果从生物进化的角度而言,病毒不会去更加恶劣的环境去繁殖,而是选择更加健康的宿主。

在我们的进化过程中,我们所使用的避孕套可能使得我们避免了某次危险的性病,但是也同时错过了很多有益的STMs,这是一种净化成本-收益的分析方法。

而那些携带益生STMs的人将无法被确定,事情将变得更加复杂。益处将不仅局限于生理,比如那些能够帮助免疫其他病和提高热耐受度的STMs,他们可能潜在的影响宿主的其他行为。

寻找这种功能的STMs将是一个新兴的研究方向,比如某些肠道细菌被认为可能影响小老鼠的大脑,减轻他们的焦虑。

还有些微生物能够改变宿主的化学型号,比如在研究果蝇时,果蝇通过摄入不同的食物感染了不同的细菌,结果果蝇会优先与有着相同微生物的其他果蝇进行□□?(那么,我的先搞清楚女神体内的各种微生物,然后让自己感染以提高□□概率喽)

[-]

这些都只是肠道细菌的例子,他们通过改变宿主行为然后改变了择偶的倾向,但是STMs能否做到这一点呢?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有类似功能的STMs。Smith说,这一研究将十分有意义,如果男性在获取某种益生菌之后能够提高女性对自己的选择概率,那这将太美妙了(所见略同)。

有着大于一个性伴侣的个体,将有更大的概率获得有益STM,这就是乱搞一气的好处了。

在比较常见的蜥蜴身上,与多个性伴侣保持□□的雌性蜥蜴体内能够发现更加丰富的生物群落。对此进行研究的科学家推测,这可能意味着□□丰富的女性和无性繁殖物种个体的健康差异会很大。

一些鸟类通常已有一个伴侣,而那些有多个伴侣的鸟可以通过感染有益STMs来获取更多的能力,比如提高免疫力,杀死有害细菌等。

这也将限制有害微生物的影响,有益微生物能够产生抗生素,也能有助于提高对现有感染的抵抗力。这是一种合理的鸟类婚外□□的解释。

不过说到这,我们好像在鼓励大家去乱搞一气,不过这所谓的益生菌的作用仅仅是让体液分泌的更旺盛一些。

Foxman 说在这一事上,可能还男女有别,因为□□的反馈机制还不一样。我们都是饮食男女,如果□□和谐,也会让我们生活的更美好(受到10000点伤害)。

看来无论是蚜虫,鸟类,蜥蜴,乃至是人,如果不只拥有一个性伴侣将是一件潜在有利于进化的事。另外,世界上成千上万的其他物种也在等待着某种神迹发生。但是我想,这并不是□□绵羊的合理理由。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邻家乖蜀黍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