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30 , 15:00

Aphantasia:没有“心灵之眼”的人生

闭上你的眼睛,想象着自己走过沙滩的时候,看到太阳从海平线上升起。这幅景象在你的脑海中有多清晰呢?

大部分人能够轻而易举地召唤出他们脑海中的景象,这被称作他们的心灵之眼。但今年科学家们发现一种名为aphantasia的现象,即有些人无法将这些意象可视化。

[-]

来自兰开斯特的Niel Kenmuir,一直以来拥有失明的心灵之眼。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他说:“在我睡不着的时候,我的继父告诉我在脑海中数绵羊,当时他还详细解释了他的意思,我试图去做,但我做不到。我看不到任何羊跳过栅栏的场景,我没有任何东西可数。”

我们的记忆通常与图像有关,试试回想一场婚礼或者第一天上学的场景。结果,Niel表示虽然他的某些记忆非常差,但他仍然能记住某些事实。同其他承受着aphantasia的人一样,他很难记住人们的脸。现在他不再将aphantasia看作一种残疾,反而将它当做一种体验生活的不同方式。

参加aphantasia测试

人们不可能看到别人脑袋里在想什么东西。心理学家们只好利用视觉意象鲜明性问卷,让你给不同的意象评分,从而来测试你的心灵之眼强度。你可以点这里参与测试。

盲的心灵之眼

出乎意料的是,Niel现在在一家书店工作,不过他坚持要在非小说类过道中工作。他的情况回避了他那缺乏意象的脑海中正在发生什么事情这一实质问题。我(原作)问他当他试图想象未婚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说:“当我想到事情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发生了什么是最难形容的事情。当我想象未婚妻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根本没有任何图像,但我真的就在想象她,我知道今天她扎着头发,我也知道她是深褐色头发的白人女子。但我形容的并不是我正看到的图像,我记得她的一些特征,这是最奇怪的事情,这也是令人有些遗憾的来源。”

他的同事则对他报之以同情:“你真是不可思议。”虽然Niel对他无法看到意象一事早已释怀,但其他患者却因此遭受了诸多不幸。一名参与aphantasia研究的人表示当他发现其他人都能在脑海中看到图片之后,他觉得自己与世隔绝了,非常孤独。他的母亲去世之后他也无法在脑海中想象她的样子,这令他尤为发狂。

超视觉特效师

[-]

另一种极端则是儿童书籍插画家Lauren Beard,她正在画《童话故事理发师》系列,许多六岁的孩子应该对它耳熟能详。她的职业主要依靠她在阅读作者文字时,她脑海中浮现的栩栩如生的图像。

我在她那位于曼彻斯特的工作室见到了她,她正在为下一本书创作戏剧性场景。文字描述的是一位婴儿爬到水晶灯上的场景。

她说:“我能很快想象出这是一盏位于某种法国舞厅中的大型玻璃水晶灯,小宝宝正在上面荡来荡去,旁边挂着厚厚的窗帘。我觉得我拥有很丰富的想象力,所以我才能创造出这样的世界并让它在我的脑海中变得越来越大。我无法想象脑海中没有图像是什么感觉,不过我觉得那实在有些遗憾。”

[-]

Lauren正在将她想象的图像变为现实

并非所有人脑海中的图像都能像Lauren这样栩栩如生,也不是所有人的意象都如Niel这样是一片空白。他们是可视化意象的两个极端。

认知和行为神经学教授Adam Zeman想要比较承受着aphantasia与其极端hyperphantasia拥有者的生活和经历。他那来自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团队今年创造出了aphantasia这一术语。

Zeman教授说:“人们联系上我们,并表示这种疾病终于被人注意到了他们感到很开心,他们多年来一直试图向人们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但别人根本无法理解。”

我们如何进行想象是相当主观的一件事,一个人脑海中栩栩如生的场景可能是另一个人脑海中模糊的场景。

Zeman教授确信aphantasia真实存在。人们常表示能以图片的形式做梦,也有人在经历脑损伤之后失去了想象图片的能力。他坚决表示aphantasia并不是一种疾病,每50个人中就有一位受到aphantasia的影响。

不过他表示:“我认为aphantasia能给人们的生活经历带来很大影响,毕竟我们常常会去查看徘徊在心灵之眼中的图像,这是人类经历的一种波动。”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aphantasia或者hyperphantasia,可通过邮箱a.zeman@exeter.ac.uk与Zeman教授联系。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