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28 , 10:00
66

干手机简史

[-]

生活处处可见不断推进的技术成果,但在最不惹人注意的地方,有些技术可能在短短几年里就发生了惊人变化。就是这篇文的主题——厕所里洗手之后用的干手机。

经过几十年的概念期,干手机终于成为了现在的样子,应该算得上是比较有新意的现代发明。很多公司都在激烈地竞争想让你离开洗手间时双手干燥。如果你用过之后还是得在裤子上擦才能完全干,那只能说明他们还需要继续努力。

不过看起来简单的干手机居然有着出乎意料的激烈竞争,而且还有更多人想跻身这个看起来不甚起眼的小行业分一杯羹。下面简要介绍一下干手机的发展及公司间的竞争历史。

发明家们历经将近100年时间苦思冥想让吹热气的烘干机取代擦手纸,第一次尝试是在1921年纽约Airdry Corporation公司发明的“电热毛巾”,可惜的是申请了专利的公司却没能把它发扬光大。

[-]

大多数人认为的干手机起源是芝加哥的George Clemens,他在1949年公布了电动吹风机,总共花了30年才发明出来不代表他不擅长发明——他不仅是发明干手机第一人,也是第一个发明电动牙刷的人。

别的不说,Clemens的这项发明直接导致World Dryer公司成立,并在几十年来专业生产干手机。但是公司在打开更大市场时遇到问题,公司的创新速度太慢以至于后起的竞争对手发展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早期的干手机虽然有风吹,也能起到干手的作用。但是一来启动的声音很大,风干效率也很低,几乎要吹一分钟手才能干。所以如果把这样的干手机拿去跟擦手纸比,纸巾占有绝对优势。

不过不少公司都在慢慢引入自动化新理念,让干手机变得越来越好。

第一次跨洋的大变革是在1993年,日本汽车制造商三菱发明了把手伸进干手机里面的方法,基本原理是让风把手上的水吹跑而不是用热气让水蒸发,这个产品直到2005年才到达美国。

2006年发布的Dyson公司的Airblade在这个基本的概念上更进了一步,迅速占领了世界各地的卫生间,虽然它的售价是其他对手的两倍:1349美元(当前汇率约8646RMB)。而它跟三菱的干手机原理类似,竞争自然也很激烈,有趣的是Airblade吹的风并没有被加热。

不过最新颖的还要数Excel的干手机Xlerator,它能有效地让双手迅速风干,虽然声音还是很大但是时间只需10~15秒。

[-]

Xlerator的成功故事比三菱和Airblade的更有传统的美国色彩,公司主人拿整个公司冒险全力开发一个市场上最强势的机器。最后商展试用的时候就深受喜爱,得到了热切回应。Excel公司老板Denis Gagnon在2013年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诱哄每个走道上的人过来试试我们的干手机,当他们把手放到机器下面时看表情就能知道他们对它的肯定。”结果Xlerator迅速占领市场,也让Excel有点自负过头。

2006年,Airblade发布。Excel董事Simeon Barnes自称都没考虑过有新的竞争产品出现,不过2012年的时候还是起诉了Dyson的虚假广告。Barnes说:“这个产品看起来好像并没什么创新和独特之处,我不认为它会给我们造成大威胁。”

当然,他们的努力相对于Ignaz Semmelweis的成就来说并没那么重要。在19世纪40年代,匈牙利妇科医生Ignaz Semmelweis就倡导正确的洗手方式,讲究手部卫生。但可悲的是在他活着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现在客观看来,Ignaz Semmelweis确实有点礼节性问题,某种程度上说是太自负。但他也仅仅是态度傲慢,关于洗干净手能阻止病菌传播却没有说错。

[-]

Semmelweis当时是为了找到孕妇在医院分娩的死亡率比接生婆到家接生更高的原因,最终发现可能是医生对病人的操作方法有问题。

不过他对原因了解得也不是很确切,不过已经认识到了基本问题并用短语“致病物质”来解释(现在学医的人都知道根本原因是A组溶血性链球菌的传播)。结果发现,医院的学生在接产妇进医院之前刚刚做过尸检。

有了这点发现之后,他马上叫这些学生在护理其他病人之前用氯石灰洗手,产妇死亡率果然就降下来了。

然而就算Semmelweis的方法已经有了成果,他的理论在医学界还是有争议,尤其是在维也纳。那里的医生认为他的理论都是胡说八道(虽然他其实是遵照科学操作的),还有部分原因可能是医生在不知情的时候让年轻产妇处于危险之中。

最重要的是,Semmelweis拒绝和世界各地医生交流自己的真正研究,因为他觉得结果摆在这够明显了,没什么好多说的。他花了13年,最终发布了《产褥热的病因、概念和预防》(The Etiology, Concept, and Prophylaxis of Childbed Fever),这是医学史上的文学巨献。

他在报告中写道:“由于氯石灰洗手获得了巨大成功,所以即使是临床程序的一点点改变都能导致死亡率降下来。”虽然他公布了自己的研究,但是Semmelweis死前还是没能赢得更多的医疗机构尊重,反而还带来更大的侮辱——他是在与病菌对抗时感染而死的,等于自己抽自己嘴巴。

如果他能多活几年,他就能知道真相,自己完全是正确的,错的是其他人。

洗手的好处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就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干手的最佳方式仍然处于争论之中,许多公共卫生间还是有纸巾和干手机两种选择。

任何事都有两面性,有支持的就有反对的。今年初,俄勒冈州一个参议员Sen. Chris Edwards就提出限制干手机的噪音,并说他患有自闭症的儿子听到声音会有反应。他说:“我差点都想把这条提案吞回肚子里了,因为这不是立法会议最重要的法案,但是我们中还是有不少觉得干手机的声音很惹人烦,尤其是放在家里影响其他家人。”

[-]

但这些设备对公司有好处。2010年,环境保护局在部落的赌场做调查发现,如果使用量够大Dyson Airblades的成本只需要几个月就能回来,因为电费比纸钱要少得多。而且用的纸少还能降低清洁成本,垃圾袋都可以不那么频繁更换了。

从环保角度看,干手机也有它的好处。2014年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University of Buffalo)研究发现,除了节约开支之外,Airblades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比用纸巾少42%,而且也比纸巾更卫生。

不过它的争议并没有停止过,究其原因还是造纸厂在干手机名声大噪之时没有坐视不理。最近几年,金百利克拉克(Kimberly-Clark,全球第一卫生纸制造商)已经花钱请人研究设计看起来更好的纸巾,并且将纸和干手机放在一起竞争找到纸的优点。这项研究发现干手机会滋生细菌,公共卫生得不到保障。Dyson马上叫停了这个所谓的研究,因为赞助商往往是像European Tissue Symposium这样的组织,而他们都是站在纸业那边的。

事情还得回到2010年,Dyson指出像这样的研究根本经不起审核推敲,而且2014年也有类似的造纸集团赞助的研究也面临类似指责。

所以看起来不起眼的地方都有一个产业在竞争,不仅仅是行业内还包括来自替代品的挑衅,绝对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

本文译自 Atlas Obscura,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7)

TOTAL COMMENTS: 66+1

[2] 1 »
  1. 2915861

    马格机。。。我就是进来看看吐槽的

  2. 三更天
    @2 years ago
    2915433

    为啥要干手机?

  3. 九耳
    @2 years ago
    2915170

    看着标题想了30s,为什么手机都可以干,而且都有简史了?怎么我都没学会这个技能..

  4. Leo哥
    @2 years ago
    2915121

    dyson的干手机太破了 吹不干净 然后手又容易碰到外壳 然后手就白洗

  5. jamesstewart
    @2 years ago
    2914985

    Dyson Airblade 用过相当强劲!

  6. 柠檬派
    @2 years ago
    2914953

    恩,我想多了……

  7. 梅杜莎要戴墨超
    @2 years ago
    2914902

    艹,想歪了

  8. 2914887

    干手机,捡屎

  9. 甜甜圈
    @2 years ago
    2914734

    我还真以为标题是在说把手机干了

  10. jasssamba
    @2 years ago
    2914691

    excel公司没起诉微软么?

  11. 2914605

    干物妹小埋

  12. 骑士
    @2 years ago
    2914518

    看了图片还没反应过来

  13. 一土心成
    @2 years ago
    2914514

    文不对题,小编重写

  14. 2914484

    竟然不是千里之外

  15. 路人①
    @2 years ago
    2914465

    我就知道一群人和我一样都看成干——手机

  16. 2914450

    @天才琪露诺: 你不是一个人……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