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27 , 14:30

在亚马逊丛林野外测试纸制智能手机显微镜

[-]
花瓣细胞

在野外工作中样本是一大负担。徒步、采集、装瓶、打包、编目,然后全部拖回实验室,这个备受推崇的长期传统能追溯到自然哲学最早有了显微镜的那些日子。

[-]
寄生虫造成的叶瘿

去年,研究者们推出了口袋尺寸的折纸显微镜,他们把一万套折叠显微镜(Foldscopes)发给全世界的科学家、学生,和科学爱好者,他们中有人把他的折叠显微镜用在了亚马逊研究中,并与我们分享了他的野外数据。对于压力测试来说,比起徒步穿越泥泞雨林的同时把虫子压在载玻片上,没有更激烈的了。

[-]
被冬虫夏草感染的蜘蛛

显微镜如此笨重、易碎,以至于在野外工作行李清单上很难有其位置,更糟的是,显微镜在热带地区被湿度所持续攻击,会导致镜片和微小的移动部件上长霉。“研究中心里曾有过一台显微镜,但是被雨林的湿度给毁了,”Aaron Pomerantz这样说道,他在秘鲁雨林中的Tambopata研究中心里研究昆虫。

[-]
折叠显微镜组件总价不到1美元

为了避免这些问题,科学家们通常只把看上去最有趣的样本寄回家——但是这对于在发展中国家试图追踪、治疗、和控制疾病暴发的医疗专家们来说是个严重缺点。

[-]
昆虫鳞翅

惦记着这些问题,斯坦福的几个科学家发明了折叠显微镜,它使用磁铁扣在你的智能手机摄像头上,放大其图像。它用纸制造,毫不费力就能携带,而且足够便宜(单台显微镜的原材料不到1美元),如果弄坏了也不算个事,从塑料袋里再开一个出来就能继续研究。

[-]
乳草植株

Pomerantz说利用他的智能手机收集数据使他能轻装上阵,徒步更远,并编目更多虫子。这是极好的,因为热带雨林里最多的就是虫子(你以为我要说雨对吧,呵呵)。例如,就在同一片森林里,2012年Pomerantz的同事们发现了一种蜘蛛,会用叶子、碎屑和昆虫尸体部分建造蜘蛛假人

[-]
蚜虫

尤其是对于活的样本,显微镜甚至还能拍视频:
[-]

他的型号有两个镜头,一个放大100倍,另一个480倍。不过因为它是用纸做的,你的期望值要合理一点。Pomerantz说:“它不会取代几百美元的显微镜,但对于快速鉴定虫子,和察看几毫米大小的东西来说,它非常有用。”研究者们也在测试折叠显微镜另一个旨在帮助诊断疟疾、美洲锥虫症和利什曼病等的版本,其放大倍率还要高得多。

[-]
蜜蜂和它的刺

你想要一个,我想要一个,每个人都应该想要一个。想想如果你口袋里有一个折叠显微镜,所有那些你想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的东西。但你还有世界人口中的绝大多数,都必须等到发明这个显微镜的斯坦福实验室对他们的发明扩大规模才行。不过我觉得如果你有心情进行一些科学研究重现,你可以按照原版折叠显微镜用于同行评审的制作步骤自己做一个出来玩。

[-]
蚂蚁和粉蚧。这是亚马逊虫虫科学家们的生计。

[-]
拟蝎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