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27 , 15:30

哈佛讲师做出炫酷海滩沙堡

哈佛大学社会学讲师Matt Kaliner会建造一些奇怪的、人们见所未见的海滩沙堡。他说:“虽然我钻研的是与社会学有关的艺术,但其实我花费精力最多的地方仍要数沙堡的建造。我建造这些沙堡的动机完全来自在海滩上玩耍的纯粹乐趣,我在建造沙堡时利用了那天我能找到的一切物品。”

对Kaliner而言,建造沙堡的乐趣的来源并非推翻沙桶。他的创造与传统沙堡外形迥然不同。他建造的沙堡没有护堤、防御炮塔和护城河,他建筑的沙堡更像是脆弱的拱门,它扭曲、伸出、攀爬且有时会悬浮在半空。它们无与伦比,像是你会在梦幻庄园的海滩上找到的东西,或者像是建筑师高迪在梦中设计出了这个虚构的天空之城拉普达岛。

[-]

下面是Kaliner创造出的一些很棒的作品,其中大部分在过去十年内完工,有些位于南波士顿的海滩上。

“虽然我很喜欢看着城堡被海水冲走,但我志在利用木棍建造出更能抵抗住海水冲刷的城堡……它们由我在地下挖掘出来的、精心制作的支柱固定。”

[-]

“看着城堡随着海浪上升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这也是它们最美的时候。”

[-]

“大多数时候它们都会被上涨的海潮吞没,而不是被海浪冲走。在任何情况下,充满好奇心的孩子们都是我沙堡的头号杀手,对此我深有共鸣,在同样的年纪我会做同样的事情!”

[-]

“最近我参加了不可思议的织物艺术家Janet Echolman组织的会谈,她表示樱花绽放就像好的消失性艺术,它们只能维持一周时间反而令它们更加有效地呼吁人们活在当下。我希望我也有这样的思想。”

[-]

“不过,制作沙堡也有无与伦比的乐趣。我非常喜欢建筑师Renzo Piano最近写的一篇《如何制作完美沙堡》的文章,他真的精通于此。”

[-]

“沙堡的空间形态永远令我着迷,我发现在不同的地方建造沙堡时我会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

“在波士顿北海岸大厦里的澡堂中,大人们经常问我是否熟知Goldsworthy、Christo和Gaudi;或者问我是否去过巴塞罗那,还是看过电影《河流与潮汐》?我均给出了肯定回答,但这些并非建造沙堡的要素。事实上,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先研究这些东西,这样我才不会令那些总是想要谈论这些的人失望。”

[-]

“当我在南波士顿或里维尔的工人阶级中间建造这些沙堡时,人们通常会避开我或者在一旁嘲弄地观看。当我在里维尔下方建造这些时,曾有一位老人家走过来问我‘孩子你是做什么的?你□□了还是怎么了?’”

[-]

“许多社会学研究表明我们对艺术的诠释或理解通常与社会阶级有关,有段时间我曾想过在全美的不同沙滩上建造沙堡,看看人们有何反应。”

[-]

“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研究项目,因此我只不过在我想要做沙堡的时候去做一个。”

[-]

本文译自 TheAtlanti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