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25 , 12:00

对自私的人公平,就是给他们机会利用你

如果我们诚实一点,那么我们中大部分人至少都有某些自私的目标——赚钱或在工作中获得晋升等等。重要的是,我们在追寻这些目标时遵循了基本的礼仪。举例来说,如果有人帮助了我们,那么就算花费时间或金钱我们都会回报他们。

[-]

但有极少数人不遵循这样的规则。这些自私的人将他人当做实现目标的工具。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背叛或者暗箭伤人,他们还相信其他人也和他们一样。

心理学家称这种人为“维利主义者”,有份调查问卷可稍微测试这种特质(这种特质是所谓的自恋狂和心理变态的“黑暗三性格”之一)。看重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人更有可能赞同这样的言论:奉承重要人物是英明的;处理人际关系最好的方法是说人们想听的话。称他们为权谋者还是太客气了。这些人基本上就是混蛋。

现在匈牙利佩奇大学的研究人员们趁看重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人做简单的信任游戏时,给他们做了大脑扫描。他们的研究被发表在《大脑与认知》杂志上,研究人员们发现权谋者的大脑在遇到那些表现出公平和有协作精神的同伴时,他们的大脑会负载过度。为何会这样?Tamas Bereczkei及其团队表示这是因为权谋者们正在迅速找到怎样才能更好地为自身来利用这种情况。

该信任游戏包括四个阶段,学生参与者(他们的马基雅维利主义得分有高有低)会与不同的搭档玩几次游戏。刚开始,参与者们被给予价值5美元的匈牙利货币,并决定要在他们的同伴身上投资多少。参与者们会以为他们的搭档会是另外一名学生,但其实他们的搭档是计算机,该搭档将选择该回报多少钱。计算机编程会选择回报差不多的金额(比原始金额高百分之十或者低于原始金额)或者回报不公平的金额(大约为原始金额的三分之一)。因此,如果参与者们选择投资1.6美元,其同伴回报的公平投资应为1.71美元,不公平投资为1.25美元。经过这些交易之后,角色会转换,参与者们会变成委托人。他们的搭档进行投资,他们选择该回报多少,给他们一个报仇或者报恩的机会。

正如你猜测的那样,这些权谋者最后获得的现金比他们的搭档要多。这主要是因为虽然所有人都可以惩罚不公平的搭档,但权谋者不同于非权谋者,他们不会对搭档的回报或者投资进行公平的回应。这使得权谋者和非权谋者的神经在互惠这一社会规范上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反应。具体来说,当搭档公平地玩游戏时,比起非权谋者,权谋者的神经活动上涨更急剧。非权谋者身上则出现了相反的模式,当他们的搭档不公平地玩游戏时,比起权谋者,他们的神经活动上涨更急剧。当非权谋者的搭档公平地玩游戏时,他们的神经活动并无太大变化。可能是因为对他们以及大多数人而言,这种互惠是第二天性,会无意识地流露出来。

让我们来看看其中包含的特殊大脑区域。当权谋者的搭档公平地玩游戏时,他们大脑与抑制(位于大脑前方的背侧前额叶皮质)和创造(位于耳朵附近的颞中回)相关的区域异常活跃。研究人员们认为这证明权谋者正在抑制人类回报公平的本能并同时算计出利用搭档的最好方法。

有些脑科学家会避免过多解读这些大脑活动模式。神经科学不推崇所谓的“反向推理”(根据大脑不同区域负责的功能来解读大脑活动模式)。

然而,研究人员们的描述似乎与他们先前的研究一致。举例来说,虽然心理学家们说权谋者普遍缺乏同情心(也不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但有证据表明他们在社会环境中常常会监控其他人的行为以便他们出人头地。另外,一项早期的脑部扫描研究发现权谋者们在玩信任游戏时大脑多个区域的活动都会增加,解读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永远在思考该怎么利用他人。

简而言之,这些新的神经成像结果表明当你对混蛋自私的时候,他们的大脑根本不会有任何反应,因为这就是他们对人们的期许。相反,如果你对这些混蛋展现出公平和合作的迹象,那么你会令他们激动不已,此时他们会找到最好的方法来利用你。这是我们能在反社会行为拼图中找到的新的有趣证据。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3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