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20 , 09:00

水深火热:美国警察的培训缺乏实际科学

Michael Brown因盗窃小雪茄被警察拦了下来,Sandra Bland则是因为在变道的时候没有打出信号灯,携带弹簧刀的Freddie Gray也不能幸免。这些都会将他们送上西天。猜疑流淌在警察和他们要保护的社区之间,有声音呼吁称要改革以预防执法暴力。然而这些对话中均缺乏科学。

[-]

这是因为科学常常不存在。警察很少与户外研究员合作,尤其是那些被称作改革家的研究员。布鲁克林大学社会学家Alex Vitale曾研究过警察对待反抗的回应,他表示:“在纽约我做了很多研究,但没人想要同我交流。”就算社会科学研究指出有必要改革,使用新方法来训练警察,但实行起来却非常缓慢。

自1994年起,美国司法部已投入超过140亿美元来训练国家和各州的警察,但收效甚微。以社区为导向的警察服务项目起源于接触理论,该理论认为减少偏见的最好方法就是接触那些不同的人。警察(尤其是在黑人社区中服务的白人警察)在接到报案时只能接触到不同于他们的人。他们很少看到这些群体积极的一面。让警员们走入社区的日常交流中,他们会减少对这些社区的戒备和消极的看法。这更多地存在于科学之中。

但最大的问题在于当警察真正在街道上被袭击意味着什么。要增加更多步行巡逻?要挨家挨户敲门唠嗑?乔治梅森大学的犯罪学家Charlotte Gill说:“我们仍在试图找到答案。”Gill研究了65个社区警务,发现没有明显证据能证明接触能减少犯罪。部分说来结果有些混乱,因为社区警务并无具体定义。美国已在一个未定义的目标上花费了140亿美元。

[-]

这令人非常沮丧,因为科学存在偏见。许多心理学研究显示人们对非裔美国人持有隐性偏见,他们也许不会承认或者意识到自己有这些偏见,但反应时间出卖了他们。警方统计资料在现实世界里也证实了这一点:弗格森司法部调查发现警方在人们停车时搜查黑人的次数是白人的两倍,而在黑人车上搜查出来的走私品概率比白人少百分之二十六。

当这一偏见延伸到致命武力时,结果往往非常严重。2007年一项针对丹佛警方的电子游戏模拟研究发现警察射击黑人的速度比白人更快。研究作者指出至少比起未受训练的普通人,警方失误射击无武器黑人的概率更小,这得益于警察接受的高质量射击训练,也被称作武力训练的使用。

但什么样的训练能真正起效,该训练又是否能减少种族偏见带来的影响仍是另外一个公开的问题。武力研究所是提供武力训练使用的机构之一。其创始人Bill Lewinski是前明尼苏达州州立大学的教授,最近他是纽约时报的热议人物,批评称他是受雇佣的、让那些致命枪击案中的警察脱身的心理学家。

[-]

这一领域很少有研究存在,现有的不过是特权阶级实行的策略。拿Lewinski来说,他认为怀疑会令警察以更快的速度拔出枪并击中目标,因此他们有正当理由在看见枪支之前作出反应。美国心理学杂志的一位编辑认为美国司法部的这一研究无效且不现实。

随着美国各地爆发出针对可预防警察枪击案的抗议,美国各部门已对警察采取降阶梯思维训练。这一措施同样缺乏同侪评审研究的支持,就连训练警察的人也常常依靠个人经验。前警察队长Gary Klugiewicz目前负责冲突处理,他说:“我们做的大部分事情仍处于个人层面。许多事情需要依靠我们的个人经验进行处理。”当被问及降阶梯思维训练的有效性时,他则表示武力科学研究所的Lewinski才是领导研究员。

警察的个人经验常常是有效维持治安的关键,但警方常常不认可研究显示的教训。伊利诺大学芝加哥校区的心理学家Carl Bell在研究精神病患者的降阶梯治疗中承担重要角色,他表示他试图想芝加哥警方推荐其方法,但从未落到实处。

[-]

即使在训练中,警察们可能也不认为训练时教授的降阶梯思维方法的使用很重要。警员执法时普遍认为这不重要,他们可能会很生气。在Bland被逮捕的视频中,她拒绝交出小雪茄时警员拍照后对她大吼,并将她拽出了车。

警察训练员和科学家们一致认为改变的时机就是现在。Gill表示警方最近找到她要求研究,她感到很诧异,因为以前很少出现这样的事情。

科学无法独自为执法找到答案,还需考虑文化和社会因素。但如果我们想要我们改革所需的实例,那么让研究人员们走出象牙塔无疑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