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8 , 08:15

前卫设计师马克·纽森访谈:爱钢笔、恨汽车

对苹果合作者和多产设计师的访谈。他设计喷气机、夹克衫和智能手表。他为什么做白日梦,以及为什么大多数汽车设计让他无感

[-]
前卫思想家|马克·纽森在伦敦家中 PHOTO: JOHN SPINKS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如果说工业设计师马克·纽森的作品打破了分类,那是在轻描淡写。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纽森给Biomega做过自行车,给Riva做过摩托艇,给卡地亚基金会做过喷气机,给G-Star RAW做过夹克衫,给喜力啤酒做过生啤龙头,给路易·威登做过背包。最近这位生于澳大利亚的高人又合作设计了苹果手表。纽森说:“不管我设计什么,总是一个解决问题的练习,你试图给一个东西排错,最终你变成了某种雇佣军。”

纽森的设计也许算是功能性的,但却一点都不流于世俗。在从澳大利亚悉尼艺术大学毕业后不久,他就设计了洛克希德躺椅,这是一个球状的铝质贵妃躺椅,看上去好像是用液态银倒出来凝固而成的。二十年后,它在拍卖会上连续三次刷新了在世设计师现代设计作品成交价世界纪录(在四月份卖了将近380万美元)。

[-]

果断便宜得多的,是他新近与德国品牌万宝龙合作的书写工具:名为万宝龙M的钢笔和圆珠笔,具有圆滑但不同寻常地粗的笔杆,磁性外壳确保笔帽扣在笔杆上时完美对齐,其成果就像魔杖一样光滑,而且没有突出的笔帽。

纽森说:“很多人喜欢拿着笔把玩——不仅仅是用来使用。比如我坐着开会时,就会玩我的笔。”他在米兰跟我们说起他最喜欢的App,被高估的明星建筑师,和世界上最有天分的酒保——手上没有拿着笔。

[-]
左起顺时针方向:卢齐欧·封塔纳的“割破的画布”,伊夫·克莱因的“蓝色地球”,Herzog & de Meuron的VitraHaus,他的MN自行车,万宝龙M钢笔 PHOTO: CHRISTIE’S IMAGES/CORBIS (FONTANA, KLEIN); CORBIS (HERZOG)

20个古怪问题时间:

我的创作流程这样开始:只是想。我想得很多,很多很多的深思。我坐飞机时很少看电影;我就是坐在那里,看着天花板。白日梦就等于是在涂鸦,这是精神上的涂鸦。

我的设计方式是:一组能够在任何事物上通用的原则;改变的仅仅是材料和规模。设计一支笔和一条船从根本上来说没有区别。

世界上最好的酒保是:米兰Bar Basso的Maurizio Stochetto,他调的酒最好。我去那里已经有20年了,但米兰家具周期间再也不去了,因为太忙乱了。

我没它过不了的是:一本A4笔记簿,而且永远是硬壳本和超级普通的,我不能忍受螺旋装订那种。纸一定要足够厚,墨水不能渗透。我以前在巴黎一家叫做Papier Plus的店里购买。家里还有大概30本。

[-]

我喜欢钢笔是因为:它们逐渐适应我,笔尖会变,它们根据你的运笔发展出一个角度。这也是为什么你不能把钢笔借给别写。

我做设计最喜欢的时间地点是:二战后的欧洲,特别是意大利。因为政治和社会大气候,一群人做出了非凡的事情。我对那时发生的艺术和电影也有同感。

我完全无感的是:大多数现代建筑。有一些例外——Herzog & de Meuron一向能做出伟大的东西。但明星建筑师们全是被政治和自大驱动,全都是为了权力。这就是为什么我被设计所吸引——它是自愿的,而建筑是强加给你的。

好设计师需要:拥抱周遭事物。受现代文化——电影、音乐、艺术或时尚——影响比自己去设计要重要得多。

[-]

我发现被高估的一件事:专门化。设计是关于解决问题的;如果你不能把这种技能应用于不同事物上,那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好设计师。

我一直欲求的事:意大利画家和雕塑家卢齐欧·封塔纳的任何东西。当然,任何伟大作品都是完全可望不可及的,但是一件梦想作品是“空间概念”。

我最喜欢的艺术运动是:贫穷艺术。不幸的是,作品现在都非常昂贵。其他的二十世纪艺术家我喜欢Alighiero Boetti和Piero Manzoni,或者伊夫·克莱因。

我喜欢的现代艺术家是:Wim Delvoye,他做了猪形软垫,有一次他还给猪做了纹身,他也做了哥特式自卸卡车。

[-]

我最喜欢的App是:Flightradar24。它追踪世界上每一架飞机的实时移动。它告诉你一架飞机去哪里、什么速度、高度,飞机的型号。它是一件惊人的技术。

我家的设计是:有点疯颠。我夫人是在时尚行业的,所以你懂得,这实在是一种混合。我没法存在于一个无菌、干净的建筑环境里。

我最珍爱的家用物品:来自日本的木雕浣熊。它们叫做狸猫代表着好运。它被放在门口看着我们。

我喜欢的想法是:擦鞋。你花了大钱的好东西就要好好照料,这是一种仪式。

Azzedine Alaïa在罗马博尔盖塞美术馆展出自己作品

我最喜欢的时尚设计师是:我的朋友Azzedine Alaïa,你可以说现在的大多数时尚设计师都是造型师,但他是设计师。他也许是活着的最后一名伟大的高级订做师。

如果我有5万美元闲钱我会:全部花在修复我的某辆旧车上。我大约4年前开始收集汽车。之前,我只是在积攒它们。我最喜欢的是一辆1955年法拉利,或者一辆1929年布加迪。

我设计上的怨念是:汽车行业。曾经有一段时间汽车以某种方式封装了代表进步的一切好处,但现在我们却正处于谷底。

[-]

本文译自 WSJ,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