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8 , 10:00

我将在半夜两点尊严地死去

[-]
鲍勃·科尔(Bob Cole)将离开英国切斯特前往瑞士的一家自杀医院

68岁的鲍勃·科尔患了一种恶性度很高的肺癌,他表示:“我不愿意毫无尊严地在痛苦中死去。” 他呼吁制定新的法律允许身患绝症的病人可以在家中平静地死去——不要再把这种的行为定性为刑事犯罪。他请求《太阳报》记者记录下他从切斯特前往瑞士的这一最后旅途。

在瑞士协助自杀机构——尊严(Dignitas)诊所里,鲍勃说:“我多么希望能够在自己的国家躺在自己的床上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们如何能够更改法律,除了忍受之外无能为力。因此,我做出了这个无奈的抉择。”

[-]

最后一站……苏黎世的尊严诊所

鲍勃是位手艺精湛的木匠,热爱登山,几周前他被告知患有严重的间皮瘤,医生告知他最多只能活三个月,真是祸不单行!此时的他还没从丧妻之痛中走出来。去年2月,妻子安·豪尔(Ann Hall)选择在尊严诊所为人生划上句号。安不幸患上了进行性核上性麻痹,这是一种致命的大脑疾病,她清楚她等她最后的日子一定充满着残忍和痛苦。

鲍勃决定将在今天(8月14日)夜半2点结束生命,他决计在描述这一可怕的绝境时不流一滴眼泪,他轻声讲述着往事:“我看着安离开,一年后我自己也面临这样的决定,真是双重打击。病发伊始,我就开始这样盘算。”

[-]
微笑……鲍勃和妻子安在瑞士一座山上的快乐时光

5月份,鲍勃感觉到肋骨下方令人不安的疼痛。两个月之后,在利物浦心胸医院做活组织切片检查后,发现在他的肺部长了个肿瘤。也许多年的木匠生涯接触木棉诱发了疾病。医生告诉他,他的癌症是“最严重的一种”,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鲍勃退休前经营一家招待所,他健康乐观,还经常组织徒步旅行,但他在医生宣告病情几天后就觉察到了身体情况的极速恶化。没过多久,他就得靠注射大量的吗啡来抑制疼痛,再也不能骑自行车、开车了。剧烈的疼痛蔓延到了脊柱。鲍勃意识到自己的病情越来越糟糕,7月初他鼓起勇气联系了尊严诊所,他告诉对方:“我不希望在痛苦中没有尊严地死去。”

之前,鲍勃住在一个有着无障碍通道的公寓里,当我(笔者)第一次登门拜访时,他看上去强忍着病痛,但脸上还有一丝生气。但仅仅两周之后再见他时,他已经明显衰老了很多。现在,在瑞士,他的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更深,人也更加消瘦。鲍勃告诉我:“上周末开始,疼痛加剧,我像只狗一样痛得缩成一团,真是生不如死,你都不忍心看到一只动物经历这样的痛苦!我一直努力生活,爬山钓鱼,开公司,享受美食。我不愿意成为医院病床上那么多等死的人中的一个。”

[-]

只有爱……结婚日

“我不想在疼痛中慢慢死去,那样的生活没有质量可言。” 自从安在那儿结束生命后,瑞士的这家诊所对鲍勃来说并不可怕。他回想到:“这种死法很优雅,平静,保留了尊严。安决意要这样做,她当时太虚弱了甚至不能喝东西,药物必须通过静脉注射。护士手中拿着遥控器,当她问安是否准备好了,安微笑着接过护士手中的遥控器,轻轻摁下。一分钟不到,她就与我们天人永别。” 退休社工、67岁的安就这样离开了人世。鲍勃回想安患病之初的情景,他说:“刚开始医生诊断安患了帕金森症,得知病情后,我们一路流着泪开着车回到家。后来,我们意识到还要让生活继续下去,安决定勇敢面对生活,她加入了帕金森症俱乐部,去健身房努力地生活着。没想到不久后,我们了解到医生诊断错了,情况更加糟糕,她的身体状况恶化得更快,很快便走不动路了。2013年9月,医生告诉她患了这种绝症。”

[-]

抉择……上个月所拍的鲍勃

这对结婚34年的夫妻,开始上网到处查资料。他们了解到,很快患者就会不能控制肌肉,只能坐轮椅,再后来,不能说话,连睁开眼睛都感到困难。几天后,安就报名入住尊严诊所。鲍勃说:“我们决定于10月份去澳大利亚,去完成安的心愿,去航海,去划独木舟,去看一下她的前夫大伟。我询问医生是否可以这样做,他沉默了一会儿,严肃地说, ‘去吧!’” 安用自己的双脚踏上了澳大利亚,但离开的时候不得不借助轮椅了,很快,不得不穿上有失尊严的失禁裤子。就这样,安也去航海,去体验独木舟,没什么可以阻止她。直到她不能自己吃饭了,他们才缩短了旅途。

他们卖掉了镇上的房子,鲍勃曾是这儿的一名镇议员,搬入了切斯特的一家老人社区。然后,安要求鲍勃安排她在尊严诊所接受辅助死亡。鲍勃说:“我们谈论过死亡,但我脑子中一直以为我会先死,男的通常会先死,不是吗?而我那时却在安排着她离开世界的一切,那是种怎样痛苦的心情!”尊严诊所确定了三个日期——2月9日,16日和23日,安毫不犹豫地选了第一个日期。星期四,他们坐飞机出发,身边陪着两位忠实的朋友,这两位今天也陪在鲍勃的身边。夫妻俩没有孩子,也没有亲友可以出席。医生对安进行了检查确定她的意志清醒后,安乐死注射程序开始实施。

[-]
开心……夫妇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周日,安入住尊严诊所。她的房间像家一样,有着起居室,厨房和花园。医护人员再次检查确定她准备好了之后,人们帮她躺到床上,做好输液准备,输液瓶里装着致命剂量的巴比妥类药物。安听着她选择的歌曲——克里斯·蒂伯(Chris De Burgh)的《这儿就是你的天堂》,微笑着压下遥控器让药物流入她的血管。她的丈夫和朋友们注视着她离去,悲痛不已。那晚他们离开了瑞士,让安留在了她想要的宁静里。

[-]

自杀不是犯罪,但在英格兰和威尔士,不管自杀发生在什么场所,鼓励和支持自杀都是非法的行为。鲍勃说:“回去时,我原本以为警察会过来询问,但他们没有过来。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有尊严地死去,就像安做过的和我将要做的。”

最后一顿饭鲍勃在苏黎世一流的素食餐厅里点了蔬菜咖喱,喝了当地的啤酒。然后和四个友人一起去了酒吧。今天,他们一伙人将离开市中心的酒店,打出租需要25分钟就可以到达的位于郊区的尊严诊所。它位于在工业区的中心,这座外墙蓝色没写名字的建筑看起来更像是修车场。但在里边却是温馨家庭氛围的小天地。

鲍勃将于约好的时间到达诊所,再经过一系列手续,包括谈话,他还要回答很多问题。最后,他将喝下致命的药剂。整个过程会被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记录下来。他们监督每一个过程,留下来处理警方的事务和安排善后工作。

最令人悲伤的排行榜——去年各国辅助自杀人数
德国位列第一:80人
[-]

本文译自 The Sun,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