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7 , 16:00

亚马逊到底有多黑暗?

[-]

亚马逊以其残酷效率和严厉手段而知名;而这使你下单买一卷厕纸能在24小时内送到门口成为可能。但其CEO杰夫·贝佐斯对精确和数字的热爱远远超越履行订单和压低竞争对手价格,而渗透进了工作场所的方方面面。

不出所料,毫不留情的优化并不会造就富于支持性的工作环境。《纽约时报》的Jodi Kantor和David Streitfeld采访了一百多名现任和前任亚马逊员工,撰写了一份神奇的报告今天新鲜出炉,披露了它能有多糟糕。在这家西雅图零售巨头的办公室工作,全然不像是在田园牧歌般的硅谷园区上班。

“几乎每个我共事过的人,我都见他们在工位上哭过。”

员工们形容了一个量化和分析他们工作每一方面的系统。任何无法用数据收集的事情,则由告密者——也就是同事员工——揭露。每一个人都能访问“随时反馈工具”,让员工秘密地批评或赞美他们的同事。这些反馈直抵管理上层,还经常被用在亚马逊的每周或每月标准绩效考评里。员工们还常规性地被排定名次,经理们每次都会被迫开除一定数量的末位工作者,以满足指标。

对于一个公司来说,需要知道其员工实际上在完成些什么很难说不是个好主意,但是看完《纽约时报》的报道,亚马逊的标准真是荒谬。该公司企图榨干员工所有的一切,而油尽灯枯后又经常让他们走人。比如,经理们期望下半夜发出的邮件也能立即回复,当员工们在假期旅行时网络连接不畅也会遭到批评。亚马逊自己把其标准称为“不合理地高”,而用一位前员工的话来说,“亚马逊这个地方能让过度成就者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

为了满足指标,经理们给每个员工排名,并开除排名末位者

亚马逊最糟糕之处也许是它对待需要帮助员工的方式。《时报》揭露了这样几个案例,当员工们生病、服丧、或者为现实生活的其他方面所困时,就被一脚踢走。一名怀孕双胞胎的女性在胎死腹中流产的第二天,就被要求去出差,另一名正在乳腺癌中恢复的女性被打了绩效考评低分,并被警告说她有危险失去工作。

你一定要去看《纽约时报》的整篇批揭全文——它对于亚马逊如何运营业务给出了一个精辟而可怕的观察,其中的细节也许能让你下次在亚马逊下单前三思。

让我们希望这不会是未来所有公司的运作方式。如果你还需要任何更多说服才信,只要记住一位亚马逊老员工告诉《时报》的话:“几乎每个我共事过的人,我都见他们在工位上哭过。”

听上去是个很有趣的工作场所呢。

# 看来这篇科幻小说中描写的亚马逊黑暗未来相比现实还是不够黑暗么

本文译自 NYTimes via TheVerge,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