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7 , 00:15
33

性工作者为人父母是什么体验?

[-]
《应招女郎秘密日记》剧照

每个人看待性工作者都有一个观点。受害者还是商人?受剥削还是变强大?所有这些嘈杂观点中,很难记得还有一群人真正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性工作者他们自己。

[-]
Kini Seawright

围绕大赦国际最近投票支持无罪化的所有媒体哄动中,性工作者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却很少在辩论中涉及:他们的孩子们。

一个新形成的群体正在努力聚光抚养后代和性工作的交集,他们有一个博客和一本即将出版的书《红伞宝贝》。

这个项目背后的群体代表了组成性工作者群体的多元化:各个种族的女人和男人,变性人,以及从工人阶级性工作者到高级映照女郎的整个范围。他们的共同点:每个人都有孩子。

《红伞宝贝》背后的性工作者们仍然在收集投稿,希望在明年出版该文集,但与此同时,他们已经在挑战媒体为作为父母的性工作者提供更公平的表现。例如,当全国公共电台(NPR)的Terry Gross在7月21日播出对性工作者出身的影星Mya Taylor (Tangerine)的采访时,Gross以一条内容警告开场:“在我开始节目前,应该让你们知道我们的部分对话将涉及性工作者,因此也许不适合儿童。”

作为回应,红伞宝贝群体成员PJ Starr给NPR写了一封信,说明这样的家长警告在向儿童诬蔑性工作者,而且也延续了性工作者固有地对孩子们不安全的刻板印象。

[-]
《Tangerine》

Starr也为那些反对大赦国际决议的人录制了一条视频回复。视频中表现了一位名叫J的性工作者,毫不含糊地告诉无罪化的反对者:“他妈的关你屁事。”

我与群体另外两名成员谈了在性产业工作同时育儿的独特挣扎和快乐。Kini SeawrightJuliana Piccillo来自不同的世界,但被红伞宝贝项目团结在一起。

“朝九晚五的人,累成狗还不一定负担得起孩子的所有东西,不一定乐于听到作为性工作者父母有多轻松愉快。”

Seawright是一名黑人前囚犯,因为偷窃价值$125的婴儿奶粉被判刑3年。她26岁的儿子在监狱里被谋杀后,她开始了Seawright监狱公道项目。文集项目是Seawright第一次做编辑工作,她称其为“挑战而兴奋”。

她指出从事性工作实际上提供了和孩子在一起的大量时间和自由。Seawright说:“因为你通常在晚上孩子上床后工作,白天就能陪孩子。你有时间给他们做饭,他们放学时能和他们在一起帮助他们的功课。”

Seawright和Piccillo的一个罕见的共同点是:两人都作为有孩子的性工作者公开“出柜”。对此Seawright说她“并不真的在乎人们怎么想。”

[-]

Piccillo是有两个孩子的白人母亲,电影制片人(《我是雏妓I Was a Teenage Prostitute》),前美联社记者。她目前在完成另一部关于好莱坞影片对性工作者的描写的纪录片(《银幕婊子Whores on Film》)。但她作为性工作者的公众形象并非没有代价。

Piccillo在电话里说:“每个我认识的有孩子的性工作者,离婚或分居后,他们的前任都试图利用这点夺走孩子。”她说她的第二任丈夫利用她的工作试图取得孩子的完全监护。“他进行了监视,并向警方和我们监护权法官提交了卷宗,不但要拿走我的监护权,还要让我坐牢。”

Piccillo说很多性工作者都经受了监护权战斗的恐怖,不管是和前任伴侣、法庭,或是儿童保护服务——全都首先是因为他们的工作。

博客《妓女老妈》(Whoremom)的博主Tanaha Koontz只是在一场弗罗里达法庭撕逼中失去她的孩子们的前性工作者中的一员。在博客中她写道被游手好闲虐待成性的丈夫推进卖淫业,然后再用卖淫为由成功取得了完全监护权。在试图争回孩子的多年斗争中,Koontz一直在筹款拍摄一部关于性工作者因为工作而失去孩子监护权的纪录片

“你上法庭为了孩子的监护权而战斗,而他们把你网站上的半裸工作照甩出来传看。这跟你育儿毫不相关,你却得站在那里在这个法官面前为自己辩护。”

通过与红伞宝贝群体成员的交谈,令人痛苦地很明显,当涉及托付孩子给他们时,在性工作者和LGBT人群之间有强烈的类似之处。直到最近,出柜男同性恋者都被禁止担任男童子军领队,并且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把LGBT人群描画成“性行为离经叛道”,对儿童不安全。

Piccillo就这个同性恋比喻说道:“有这样一种想法,LGBT人都是变态,好像只要你是同性恋,你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你一旦跨出对于性向非常局限的这一理念,人们就以为任何事情都会发生。我不认为现在还有同性恋者会因为是同性恋而被夺走孩子,但性工作者会因为作为性工作者而被拿走孩子。”(值得一提的是,BDSM从业者在历史上也有过同样的子女监护权斗争。)

[-]
Juliana Piccillo

但失去监护权不是性工作者的孩子的唯一危险。由于全美国的法律都刑罪化卖淫,父母经常因为逮捕和入狱而与子女分开。Seawright回忆在监狱中遇到很多因为性工作指控而入狱的女人,而且很多是有色人种女人。她说:“我认为她们被判入狱是冤屈的。在我看来她们没有触犯法律,她们的身体她们作主。”

但声称所有的性工作者父母都在不停地痛苦和害怕也是不准确的。据Piccillo说,真相是很多人因为在行业工作所提供的财务稳定、时间安排灵活、以及容易跟孩子在一起而过得更好。当群体开始阅读向《红伞宝贝》文集的投稿文章时,他们遇到一些讲述绝望的单身母亲进入性工作的故事。但是,Piccillo解释道,他们看到更多故事是关于从事性工作如何使父母的生活——以及孩子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Piccillo说:“我们看到人们谈论性工作对于单身父母来说如何有效:这让我的孩子能去国外读书,或者上马术课,这能让我给自己负担心理治疗,这对作为单身母亲来说很重要。很多故事都讲述作为性工作者育儿真是太好了。”

[-]
Brooke Magnanti博士,《应招女郎秘密日记》作者,科学家,性工作者

当然,在文集中,或者在性工作者权益运动中,也不是每个人都满意他们的工作。有些人被剥削、被犯罪化、和孩子分离。但看来也有同样多人想要表达性工作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缓解和机遇。

Piccillo说,如何向主流受众展现性工作者的问题是复杂的。经过几十年的羞辱和犯罪化,以及关于所有性工作者都是毫无自尊的瘾君子的传说,有些人不得不推出有“有博士学位的快乐妓女”形象,只是为了平衡负面形象。但刻板印象仍然持续,Piccillo对于针对性工作者歧视的根源是什么有一些明智的想法。

鉴于很多性工作者——取决于经济和市场状况——能在少得多的时间里赚到比拿最低工资,甚至中等、高等收入的人更多的钱,羡慕嫉妒恨可能是一个因素。Piccillo说:“朝九晚五的人,累成狗还不一定负担得起孩子的所有东西,不一定乐于听到作为性工作者父母有多轻松愉快。我能够供养孩子,而且能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所以我很高兴。”

性别角色甚至性别歧视也可能是人们对性工作者顾虑的根源。女人被认为组成了性工作者的大部分——而女人能自己作主赚很多钱可能让某些人难以接受。Piccillo说:“人们不喜欢的部分原因是我们不守成规,而且我们因为打破这些规矩而收获奖赏。人们特别不喜欢看到别的女人赚很多钱,自己却嫁了个蠢货,还得给他做猪排。人们更喜欢苦难的妓女的故事。”

红伞宝贝群体的部分小编:
[-]
Page Campbell,第二代性工作者,演员,导演,戏剧教育者

[-]
Yola Gomez是酷儿女权主义者、活动家、前性工作者。非洲和中东研究、性和妇女研究双学位。

[-]
Zoe Hansen做过站街、发廊、应招、推油技师、女王、女奴、MTV造型师、服装店主、作家、老鸨。住在纽约东村,正在写她的第一部长篇《Going Down in Gotham》

# @超载鸡:看看别人家的小编

本文译自 DailyDot,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1)

TOTAL COMMENTS: 33+1

  1. 小弟阿莫西林
    @2 years ago
    2901365

    @韦春花

    [19] XX [3] 回复 [0]
  2. 2901366

    看看别人家的小编

    [65] XX [3] 回复 [0]
  3. 世无其二
    @2 years ago
    2901368

    有博士学位的快乐妓女

    [101] XX [5] 回复 [0]
  4. 燃星者
    @2 years ago
    2901376

    想了很多,也打了一点草稿,但最终还是不想发出来。总结自己的观点:只要能让孩子快乐的成长,做什么工作都是最次要的关系。多多支持吧(不是那种支持)。

    [14] XX [25] 回复 [0]
  5. 胡安
    @2 years ago
    2901378

    @燃星者:
    = =比如能让孩子快乐成长,就把其他人的孩子或者妈妈卖到穷山沟里去~~

    [52] XX [5] 回复 [0]
  6. 啊喽哈
    @2 years ago
    2901380

    我之前好像在煎蛋上看过类似的文章

  7. 2901385

    还有比笑贫不笑娼更适合的评论吗

    [56] XX [10] 回复 [0]
  8. 煎蛋侠
    @2 years ago
    2901387

    想想苍老师的儿子,看到™的作品…

  9. 苏渊鹿
    @2 years ago
    2901401

    Eric Cartman

  10. 2901408

    周一到了

  11. 2901409

    韦小宝就没有感觉到过来自自身的鸭梨

  12. 啊哈
    @2 years ago
    2901411

    王小編總喜歡翻譯這些又長又沒有閱讀樂趣的文章

  13. 2901413

    为性工作者父母是什么体验?

  14. 阿拉卡
    @2 years ago
    2901415

    马上就去搜下别人家的小编的片子

  15. 魏吉娜
    @2 years ago
    2901421

    为什么提到性工作者就一定是女人?东尼大木的爸爸是情色界著名的男优。

    [35] XX [0] 回复 [0]
  16. 2901438

    @11: 笑贫不笑娼是一种悲哀,想想那些所谓的性工作者的孩子被其他孩子说:嘿,我看见你mom跟别人上床,嘿,我看过你mom的片子诸如此类的话,他们内心怎么可能正常成长。

    [44] XX [7] 回复 [0]
  17. 一本盗
    @2 years ago
    2901450

    知乎什么体验系列

  18. 2901458

    星期一(☆_☆)

  19. 摇号好多
    @2 years ago
    2901464

    @eidt: 感觉如果拍的正常av还好 如果是那种女奴啊bdsm什么的让小孩看到自己妈妈这样会怎么想

  20. 2901466

    小朋友成长不光需要吃好穿暖有人照顾,还需要有周围人的尊重和认可。
    如果有个性工作者的爹妈,后两条基本就没有了。

    [12] XX [1] 回复 [0]
  21. 哦买嘎
    @2 years ago
    2901481

    真·女博士

  22. 2901489

    在别人父母身上爽完,再去歧视人家的子女,要点碧莲么?

    [9] XX [14] 回复 [0]
  23. scythe
    @2 years ago
    2901500

    当那一天大家讨论的是,无爱婚姻的子女是什么体验,这个社会才会比现在健康一点点

  24. 邻家怪蜀黍
    @2 years ago
    2901508

    推油技师、女王、女奴

  25. 2901569

    把同性恋和性工作者的处境类比也是够了,人家同性恋是与生俱来,你靠睡觉赚钱是自己选择的吧?

    [17] XX [5] 回复 [0]
  26. 驭受之王
    @2 years ago
    2901571

    和别人口角的时候,别人想艹他妈就艹他妈并且拍下视频给他看的体验。

  27. 风白Abe
    @2 years ago
    2901589

    = = =。=

  28. Overmind
    @2 years ago
    2901599

    其实没啥。只要不是演熟女片的话,10年前的xx片真的有人看吗,这行业都是追新人的

  29. Cross rain
    @2 years ago
    2902003

    @胡安: 就是没有合法化才会出现各种混乱

  30. 隐身衣
    @2 years ago
    2902056

    其实我尊重失足女,但我大概会更加尊重一个普通人。

  31. 阿卡特兹
    @2 years ago
    2902092

    那孩子真的成了婊子养的了

  32. 煎蛋
    @2 years ago
    2902322

    韦小宝即视感

  33. 你好
    @2 years ago
    2903369

    工作原因,我见过抱着两个小女儿的失足女,说白了就是为了养活孩子,鸡头和代聊的还剥削她们,所获只有嫖资的一半以下,非常可怜,而那些鸡头和代聊混蛋的只要送人去宾馆和敲敲键盘就抽一半的嫖资,太可恨!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