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7 , 17:00

不通水电还没网,但我有女票

[-]

我经常看到像“这货显然没有女朋友”这样的评论,他们说的就是我!好吧,我得告诉你我有女朋友,而且她好得惊人,是女神,我们很相爱!她喜欢和我呆在我的不通水电离网小屋里,而且她现在就在过来的路上。下面就让她来分享一下她对于不通水电蜗居的感受好了…

如果你跟罗布·绿地在一起,你就像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罗布他在简单自然的环境里长势喜人,我(原文作者)也可以说,相反地情况同样成立,在人工创造的环境里,他往往觉得不舒服。

我在4年前遇到罗布,从此一直享受他的相伴,现在我们很相爱。我们都住在圣地亚哥,我住在离他的小屋约5英里的公寓,有时候他来我这里住,但我也经常去他那里住。

[-]

我见证(也帮助)了他的绿色小日子变成今天的样子,一幢完全工作正常的离网小屋,而且这很美妙!这里是热衷环保健康的人的避风港,对于不习惯这种生活方式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惊人的体验……我就是其中之一。

[-]

那么住在一间不通水电、可持续的离网小屋里,对我来说是什么感受?

我在一张舒适的床上在罗布身边醒来,我能朝各个方向伸展四肢,尽管这里站直起来不大够高。装修简洁而不拘一格,非常小的内部空间舒适又不杂乱。我打开窗放进新鲜空气,院子有私密的围墙,穿过院子去室外卫生间时,赤脚脚底能感觉到松软的泥土。卫生间是竹墙的,围起的空间里有水槽和橱柜、镜子,还有一个茅坑,树木和鸣禽就是屋顶。虽然技术上来说是在室外,但我感觉完全隐私。当然我被使用茅厕的想法吓尿了,谁不会呢?就算我很随和而且适应性很强,还是对于住在这里的这一方面感觉很奇葩。然而,通过一些木工、一个真正的马桶圈,和一铲干树叶湮灭证据,我真的不惦记传统的冲水马桶。事实上,这感觉惊人地自然,而且你意识到所有用来冲马桶的水不但没必要,而且极端浪费。

住在一间离网小屋里就好像在从浪费中度假。你步入院子的一刻,你就不再消耗地球,而开始融入它。人们这样生活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享受!是的,这和我们所习惯的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古怪的、吓人的、不舒适的,或者大多数人会有的任何负面假定。毕竟,没有目前我们习惯的所有这些现代进步,人类也生活了几百年。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甚至考虑一下没有这些技术的生活都不可想象。

[-]

我在燃气炉上做燕麦粥时想道,我们所面临的问题都是我们消费主义生活方式的结果。所有的食材都存放在院子里的储藏柜,在带水槽的厨房柜台旁边。水来自收集雨水,所以我们极端节约地用水。大部分食物来自本地合作社的有机粮食,比如燕麦和扁豆,我们用能反复使用的玻璃罐批量购买,存放在他井井有条的储藏室里。罗布通常保持充足的有机食物储备,因此我们不经常出去吃,因为那也会导致产生垃圾(像纸巾、纸杯、打包容器、塑料餐具……)。因为我们两人都不吃肉或奶制品,也没有必要有冰箱。罗布开垦了一片小花园,种植西红柿、甘蓝、芝麻菜、罗勒和甜菜等蔬菜和草本。花园给室外“客厅”增加了色彩,那里有盖着粗麻布的藤沙发围着地里一个火坑。

[-]

我为我们的早餐准备了两大碗燕麦粥,加入了新鲜水果、蜂蜜、亚麻籽和椰油等。我们依偎在大躺椅上一起享用早餐。没有电子打扰我们(除非我打开手机),相反,我们注意到院子周围树上有多少蜜蜂在嗡来翁去。我们在他以可重用材料创造出的干净放松空间里享受着不被打断的交谈。如果我们想联网工作娱乐,就一定要到街那头的咖啡馆去用无线。相反地,我们在阳光明媚的院子里读书,或者走到太平洋里去游泳。

[-]

回到传统公寓的家中,几乎做每一件事,我都意识到在以各种方式消耗地球的资源。虽然在罗布的帮助下我做了一些容易的改造,像安装低流量水龙头起泡器来节省用水,用果蔬厨余堆肥,转换到LED灯泡,我在自己家中还是只做了降低消耗的最低努力。见证和参与一幢功能完善的离网小屋对我来说是巨大的唤醒。

[-]

很多人问我有一个环保行动主义男票或者住在蜗居里是什么感受,更不用说是离网蜗居……对我来说,过和别人“不同”的日子会是一种挑战,但是,我不是为了别人的看法而活着的;我想要过的生活方式,要使我对自己、和我对生活的贡献感到满足。我也享受生活中使我成长的有益挑战。只要有知识、一丢丢勇气、也许一种冒险精神……离网生活在诸多方面都是一种新鲜气息。

[-]
[-]

本文译自 robgreenfield,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