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1 , 13:00

色盲当上设计师是种什么体验?

做一个色盲设计师是种什么感觉?这个问题最早出现在Quora上, 产品设计师Abhinav Sharma对此进行了回答:

[-]

我是个红绿色盲,目前是Quora的一名产品设计师。我的色盲情况较为严重,全世界仅有不到1%的男人患有(而非更为常见的、约影响5%男性的那种)。

大体来说,需要我在绿色和棕色之间做选择的情况非常少,而真碰到了可以向别人求助,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了,色盲对于设计师来说确实是一个障碍,但对我而言障碍并不算太大。我曾想过假如我是一个需要做更多颜色选择的时尚设计师或室内设计师,那会是一番什么体验;我猜那会困难得多吧。

每当人们首次得知我的色盲时,都会露出“什么?!你是一个色盲设计师?!”的反应,而我通常有以下两方面的应答:

如果你没有亲身体验的话,是很难用言语描述色盲的。我曾戴过EnChroma的一款太阳镜,透过它我终于可以分辨绿色和棕色,同时发现红色比平时所看到的强烈得多——这是我最接近无色盲状态的一次体验。正是那次经历使我第一次明白为何一条红裙子拥有那般强大的魔力。除了红色、绿色、棕色之外,我对光谱上绝大部分区域的反应都和你们任何人一样。

绝大多数情况下,我所使用的配色都是大家达成一致意见的。当然,需要我独自创建配色的时候确实会出现一些问题。通常来说,我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正在接近我所不擅长的颜色,而这个时候我会求助别人。

总而言之,我认为这种障碍使得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产品设计师(重点在“产品”上,因为我不确定它是否能使我成为一个更好的时尚设计师或室内设计师),原因有如下两点:

我必须在颜色上更加训练有素,更多地依赖系统和模式;而这可以帮助增强产品的和谐性。

我代表了5%的男性人口,即2.5%的潜在用户。我可以在其他设计师的产品对于色盲者而言不太舒服的情况下向他们指出。有一次,我接管了一个布满棕色正文的网页——对我而言它更接近红色,满屏幕的字都在往外蹦出、吸引我的注意力。对于95%的人而言,这只不过是“啊没关系啦,我们可以挑选任何其它颜色,无所谓的”,但对于一小部分人而言,这简直是糟糕透顶的经历。对此,我最喜欢的故事是:Facebook之所以是蓝色的是由于扎尔伯格是个红绿色盲,而10年来从未有人对此有怨言。

关于这一点,我还想补充一句:为色盲人士做设计并不困难,有些工具会自带色盲模式,强烈建议大家在设计上多多使用。当涉及到安全相关的产品时,色盲是一个重大的考量,比如你绝不能在红绿灯上使用不恰当的红绿色。

最后再说一点,找工作的时候,我通常会将色盲这一点在一开始就清楚明白地告知对方,而绝大多数雇主都会开始询问我它是否影响到之前的工作。若是立刻给出消极反应,则通常表示对方完全不理解色盲的机理。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