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1 , 22:00
21

粗野主义之美:保护罗宾汉花园这些“丑”建筑

[-]
κύριαsity/Flickr, CC BY-NC

伦敦东部的波普拉区(Poplar)的两处住宅街区为现代主义粗野主义建筑爱好者和憎恶者们提供了象征性的战场。

建于七十年代的住宅罗宾汉花园最近被公布未能进入英国政府的遗产保护名录。这意味着它现在又一次面临拆迁的威胁。我(原文作者)作为二十世纪协(国家市容协会)的副主席,算是为后人保护该建筑的长期运动的先锋。

罗宾汉花园由艾莉森和彼得·史密森为伦敦塔村区(Borough of Tower Hamlets)设计,于1972年建成。这些建筑被故意设计成毫无吸引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正是它们的要点。它们是史密森夫妇的住宅建筑思想的声明——这个主题自从他们为Sohu区初次设计了一所果断地“丑”的住宅后,就一直占据着他们。

只要他们愿意,史密森夫妇完全可以是优雅的设计师。在伦敦圣詹姆斯街为《经济学人》开发的三座塔楼显然就是。而他们事业起步的诺福克的洪斯坦顿高级中学看上去非常了不起,尽管它在技术上来说几乎每一方面都不行。

[-]
《经济学人》大楼,1965。joseph beuys hat/Flickr, CC BY-NC-ND

不过史密森夫妇作品的共同主题是被他们叫做“沙砾”的东西——他们意指对于建筑和住宅的一种激进态度。他们在英格兰北部的工人阶层露台住房里长大,对他们来说,这些周围环境的丑陋是一种地道的英国特征,他们相信应该为之找到一种新的表现形式。

有态度的建筑

他们是宣传家、辩论家,和建筑联盟学院有影响力的教师,在那里他们和其他教员争相对学生的批评意见喷出狡黠刻薄的评论。

艾莉森·斯密森在与我同年的建筑学生中被称为“全英国最粗鲁女人”不是浪得虚名的,建筑里史学家Alan Powers曾把他们称为“现代主义运动聪明而破坏性的孩子,经历过后而安顿下来进入循规蹈矩的中年。”

[-]
罗宾汉花园:英国式丑陋的新表现。κύριαsity/Flickr, CC BY-NC

彼得·斯密森晚年接受BBC电台采访在谈及罗宾汉花园在技术性和社会性上明显的失败时,脱口而出是人们不懂得如何好好对待自己的家。两人继续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而英国野兽派运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们。

美学上的问题?

组成罗宾汉花园的两个街区的整体构成实际上有一些令人愉悦的方面。街区长而弯曲的形状设计成两条挥舞的手臂的形式,在内面花园一侧铺有开放式人行道,由垂直的窗棂有节奏地穿插。

街区之间的花园景观由一个奇特的低矮草地土丘所主宰——可能是对该地之前建筑的一种隐喻式坟冢。

[-]
斯密森的令人困惑的土丘。Tor Lindstrand/Flickr, CC BY-SA

对于政府部长来说美学是不够的,他的理由必须经得起公众监督,并满足贫困的内城区对高密度建筑和更好物理环境的需求。

并非所有的罗宾汉当前居民都不满。他们(以及几年前的委员会)将其变作一个合理的居住地。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处理剩余实际和技术问题的知识和能力。

所以,罗宾汉花园的物理状况和美学争议其实并不是其是否应该被保护的问题核心。

相反,该建筑的继续存在的理由是因为它作为其中一分子的数量众多的大规模历史问题。当然,纯粹的建筑学故事也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文化地标

在斯密森夫妇的学生中有理查德·罗杰斯(河畔的罗杰斯男爵),他作为建筑师最知名的作品是巴黎蓬皮杜中心以及最近的马德里巴拉哈斯机场第四航站楼。罗杰斯被认为是由于他们的教导而发展出他自己犀利和表现性的建筑构造系统和布局,并且仍然是他们作品的积极支持者

[-]
罗杰斯的德里巴拉哈斯机场第四航站楼。Phranet/Flickr, CC BY-NC-ND

更重要的是,建筑学的高科技运动——英国最成功的出口产品之一——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施密森夫妇全盛时期建筑联盟的疯子们所捍卫的荒唐想法。

战后东区总体上的公共住房计划——特别是在塔村区——代表了实验性住房惊人丰富的集合,在大多数情况下,住在里面愉快而舒适。

就在罗宾汉花园的北面是弗雷德里克·吉伯德设计的Chrisp街市Lansbury产业。这个优美如画的集合能代表斯密森的粗野主义的美学。邻近地区不可错过的建筑学景点是Ernő Goldfinger的Brownfield产业,把古典风格的二十世纪初法国理性主义带到了意想不到的风景和文化国度。

[-]
Brownfield的Balfron大楼的曲线。French Disko/Flickr, CC BY-NC-SA

罗宾汉花园在国民甚至国家历史上所代表的东西不仅是一幢怪异建筑物。它是关于公共领域是什么或者能够成为什么、也是战后英国政治和治理如何部署建筑物,改造市民的生活和视野的故事的一部份。

[-]
[-]
[-]
[-]
[-]
[-]

本文译自 The 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7)

TOTAL COMMENTS: 21+1

  1. 迷蒙
    @2 years ago
    2895161

    苏联时期的现代建筑更粗野

    [12] XX [1] 回复 [0]
  2. 2895167

    苏联的现代和后现代那叫狂放好么。。。粗野,那是经过“苏式/俄式维修”之后

    [11] XX [0] 回复 [0]
  3. 无名氏
    @2 years ago
    2895170

    70年代的楼居然现在还没拆迁?

  4. 2895171

    1972.。看上去跟现在差不多啊

  5. Infire
    @2 years ago
    2895172

    教学楼。

  6. 周日游鱼
    @2 years ago
    2895188

    看来中国的现代建筑之所以为人厌倦,关键因素在于没有用“现代”、“后现代”等时髦的名词和让人晕头的高深理论来包装下——如同政府宣传常见的毛病一样,不但要会做,更要会说才行。

    [2] XX [17] 回复 [0]
  7. 2895201

    这不是我大天朝的男生宿舍么!!!!

    [16] XX [3] 回复 [0]
  8. 2895248

    感觉像人艰不拆的外景地

  9. 2895305

    现在的建筑师已经把各种高深建筑理念精炼到了四个字:有钱任性

  10. 2895314

    建筑学上叫brutalism,就是直接暴露建筑材料结构,缺乏装饰的,大量使用矩形样式的建筑。当然当初建的时候并没有考虑什么主义,只是为了降低设计和建造成本。前社会主义国家和香港这样的飞地里有不少体现brutalism的建筑。这些建筑之所以吸引我,首先就是理想主义的烙印,现代人看来粗制滥造的小区,工人宿舍区,单位大院,其实是当年货真价实的对社会主义,人人平等,工人解放的实践。这些运动早已烟消云散,留下粗糙毫无修饰的建筑,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废墟感,如同那些被埋葬了的激情的墓碑;再其次就是力量感,代表作是曼哈顿的AT&T交换机大楼,为了防备核武器攻击,数十层的大楼没有一个窗户,就像一根石柱,与现代那些玻璃幕墙大厦相比,更接近夺回山洞的人的本性,

    [34] XX [1] 回复 [0]
  11. 隔夜
    @2 years ago
    2895333

    粗野注意?这种建筑不是应该叫野兽派建筑的吗?矩形线条,没有装饰的外墙面,体现力量和功能性,在欧美被大量的政府建筑所采用。

  12. 2895372

    一看好熟悉,原来是家对面。

    这种房子住满了孟加拉国来的穆斯林,想了都很可怕

  13. 装模作样芝麻
    @2 years ago
    2895443

    @无名氏: 帝国大厦1931年的产物,四几年被轰炸机撞过一次,照样没拆迁

  14. 2895460

    为了骗经费教授们也是拼了

  15. 呼伦贝尔
    @2 years ago
    2895557

    我就记得神秘博士有一集去的这里,那个外星小孩把衣柜变成鬼屋的那集。

  16. 2895560

    这个建筑是不是在电影《beautiful things》里面出现过?

  17. 荡汉
    @2 years ago
    2895579

    粗野主义不错啊,很时代现代人的口味。这些矫情的建筑师应该来看看中国当代的民间建筑,他们会气得跳起来。

  18. 2895619

    中国的那个福禄寿大楼算什么?

  19. 你爸爸
    @2 years ago
    2895993

    不就是常见的七八十年代中国居民楼么

  20. ……
    @2 years ago
    2896439

    @508: 我最喜欢古典风格的建筑,但是对brutalism也有一种情怀,来自并不遥远过去的亲切感,你不属于它但它曾孕育了你,你不熟悉它但保留了那份感觉。
    现在商品房越来越西化,旧居民楼频频拆迁,真是好遗憾当初没有把老家小区全貌拍下来。

  21. jasmine0914
    @2 years ago
    3035456

    这哪算丑,有钱真是任性。前几天看了重庆一家煜珂集成房的产品还挺有意思的。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