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10 , 21:00

汽车报警器无用又吵,留着作甚?

2005年8月一天晚上10点后不久,在加利福尼亚西米谷市,一辆车上的汽车报警器响了起来。随后近45分钟里,在近方圆一英里的郊区,一直都是“WREE !WREE !WREE !”的噪音,100分贝的响声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狗吠声、叫嚷声不绝于耳。这辆肇事的白色丰田凯美瑞让人根本无法入眠,而其主人却是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

居民们不得不忍受这报警器不辞辛苦的叫嚷,最后48岁的David Owen Rye 表示受够了,穿着睡衣下了楼,冲出公寓,发现那辆破车正得意的闪着大灯呢,于是他操起手枪砰砰砰,直截了当地开了三枪。

当然Rye 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几分钟后他就因为故意破坏罪被捕了),但很多人都把他当作英雄,我们中间谁不想把这辆汽车的报警器砸得屁滚尿流?估计再没有其他音响设备是这样总是遭人憎恨了。发声警报不仅非常烦人看,而且几乎完全无用:他们并不能减少犯罪或阻止小偷。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

所以,尽管报警器完全没用,为什么这货还存在呢?!

音响汽车报警器的令人遗憾的起源

汽车报警器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大规模生产的汽车上,而最早的汽车报警器并不是今天这样的:

“当车主离开车时,在驾驶座上设置报警器。这个装置可以在盗贼试图打火盗车时发出类似警笛的声音。发明者认为声音会使偷车贼惊慌失措,还能吸引注意。”

1918年,两个波兰人,St. George Evans 和 Edward Birkenbuel申请了全电动汽车报警器的专利,一旦被触发,引擎将锁起来,警报声会一直持续到电池没电。

[-]
反人类装置的起源:第一个专利汽车报警器,1918年。

最开始的时候,过多的电动汽车报警器进入市场,而老式的汽车报警器拒绝下台。当时有很多款的报警器,现代轿车绝大多数都是厂家配备的所谓的被动报警器——司机熄了火、锁了门后自动激活(被上帝遗弃的)装置。

基本上,这些汽车警报器可以分为三部分:传感器、警报和控制器。汽车技术专家表示,这些零件的交互方式相当简单:

“传感器(运动、震动和压力都会使之激活激活)连接到车的不同部分上,是为了避免小偷的接近。当其中一个传感器被触动,就会给控制器发送信号,然后控制器会激活警报,以使车子引起注意或者惊走小偷。”

理论上,警报器的存在是警告潜在的窃贼,可是吵闹的音乐、呼啸的风声和猫都会触发它们。这就是报警器的恼火之处:传感器非常的敏感,99%的情况下警报都不是因为小偷引起的。

噪音污染研究者携手哥伦比亚环境法期刊进行了“关于汽车鸣笛和警报噪音规则的反思”(Rethinking the Regulation of Car Horn and Car Alarm Noise)的研究,预计在纽约95-99%的警报器是被误起,通常都是“过往卡车的振动,或者轿车电气系统的小故障。”

纽约交通替代组织(Transportation Alternatives)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5%的人听到警报声会采取行动观察是否有潜在的小偷什么的,而余下的95%根本不甩它。相反,59%的受访者承认警报声引起的不是对盗窃的警觉,而是对噪音的抱怨:

[-]

公路安全保险学会(一个非营利组织,旨在减少车辆事故)的一份报告发现,假警报“无处不在”,车主即使听到了也不会采取行动。1992年在《纽约杂志》的一篇文章阐述了这一点,小偷们深谙其道,而且经常利用的事实:

“当有人走在有车来往的街上,不断有轿车的警报在响着。小偷知道附近并没有人关注警报,借着噪音,他打破了车窗,然后绝尘而去。”

这似乎反而给窃贼们提供了便利,而窃贼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鉴于99%的汽车警报器估计是假的,在美国汽车的失窃率相当高。仅在2012年,联邦调查局的统一犯罪报告程序记录显示有721053辆车被盗,平均每100000辆汽车就有230辆被盗。每44秒就会有一辆汽车不知所踪。这些盗窃的绝大多数(80%)是由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和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对他们来说,让汽车警报没声音并不是什么有挑战性的事情。

“绝大多数的警报夸张点说,10秒钟就能被废掉,”纽约市一位前汽车报警器安装员告诉TransAlt说,“一个经验丰富的小偷可以在不到5分钟里,拆开1000美元的最复杂的报警器。”

[-]

不管是汽车制造商还是售后给的报警器都没有什么区别,一位拖车司机给 San Jose Mercury News的一封信中吹嘘说他如何毫不费力地绕过报警器进入车辆的:

“没有车是我打不开的。只要我想要你的车,我就能打开车门。有时我根本不需要钥匙,自然无损,还不会让警报吱一声。很多售后的报警器很容易搞定,15秒钟废了它。我的顾客和警察都很惊奇我的开门速度...警报器根本没用。”

对于步行的贼来说更容易,“盗贼要是想要你车内的物品就要打破车窗,而警报器的声音刚好掩饰掉了敲碎玻璃的声音。”

汽车报警器的社会经济成本

2003年,在受够了无休无止的报警声不眠夜后,纽约居民Aaron Friedman “开始研究轿车的警报器,结果发现完全没用。这简直变成了报复社会。”

为了与噪音做斗争,他发起了一场全面的汽车警报器对抗战,声称警报器不仅是无用的,还会对无法忍受的人士造成金融和健康负担。为了证明这一说法,他列出了一个公式:

[-]

这里,"V"表示纽约人平均每分钟的价值(人均收入数字计算得来),"APF"既加重持久性因素,包括警报造成的伤害和噪声的持续影响(缺乏睡眠、效率低下,等等。),“N”指报警的噪声超过街上平均声音的分贝水平,“NDI”既噪声贬值指数,对会降低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的噪音的措施。

Friedman 写到,“当一个人购买并安装汽车报警器,其价格并没有包括报警器对车主邻居健康、生产力、属性值和生活质量成本。有了这条简明易懂的公式,我们可以计算在警报器密集的纽约,其成本价究竟是多少。”

根据Friedman 的计算,每年警报器平均会给纽约人带来100-120美元的直接或间接损失。

[-]

噪音污染也会带来健康风险。在斯德哥尔摩1982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噪音(任何超过95 dBA)会使健康者的血压上升,更不提患有高血压的患者了。”其他一系列关于噪声与公共卫生关系的研究发现,警报和“胃肠疾病、心理问题和胎儿不健康的发育”有着密切联系。

还有很多新车警报声音超过125分贝,比最大的摇滚音乐会还吵,这并不奇怪。

无用...还过剩?

现在,被动可闻汽车报警器只不过是汽车制造商们给他们的产品配备功能的一个选项。

最常见的发动机防盗锁止系统(司机手上拿着遥控器,车内安装一个基站) 成了强大的替代品。钥匙上有和引擎想通的电脑芯片,没有钥匙,偷一辆车的唯一途径就是拖走。

汽车零售商使用防盗控制系统取得显著成就。福特的新野马一体化后,盗窃率下降了77%,保险索赔下降了三倍。同样地,日产在安装这一设备后,平均每年报道盗窃损失从14148美元下降到了5429美元。

无声警报可以使车主警觉,还不会惊扰到整个社区,也变得越来越便宜,也更容易买到了。然而只有相对较少的新车从工厂制造出来时以这个为标配。

尽管如此,“老式的”汽车报警器,那讨厌的□□像折磨人的幽灵,简直能引起了我们内心最深、最黑暗、最原始的仇恨——它仍然是最常见的一种安全系统。至少就目前而言,这个完全无用的设备会继续侵蚀我们的灵魂,“WEE-uuuu.......”

[-]

本文译自 priceonomics,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